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1317章 雪落如雨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1317章 雪落如雨

    墨白伸出手去,想要碰触那颗熔岩珠,又收了回来。

    想到它破裂的后果,他有些不寒而栗。

    “这世上还有这种东西?”若水的眼中也满是兴味。

    她的目光很快从熔岩珠上移开,看向洞窟的两旁,那里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色小球,淡淡的幽香就是这些白色小珠散发出来的。

    “小白,你看这是什么花?”

    若水走近那些毛茸茸的小白球,只见它们生长在岩石的缝隙里,一团团,一簇簇,就像是一朵朵无瑕的雪花。

    她信手摘下来一朵小白绒球,然后她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到那小小的、雪白的毛团,飞快的枯萎。

    只见白色的小绒毛纷纷扬扬的洒落,就像是一片片的雪花般,飘落在地,然后瞬间消失,只留下点点水渍。

    那一幕实在太美,就像是下了一场美丽的小雪,更像是做了一个奇幻的梦。

    若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看向自己的手中,只剩下一枚红色发亮的小种子。

    莫非这就是这种小花留下来的花种么?

    “雪落。”

    刚才那一幕墨白也看到了,他喃喃地吐出了两个字。

    “雪落,是这种花的名字么?”若水问道,“这名字好美。”

    “嗯,听说这是一种西域产的奇花,我也只是在书上看到过它的记载,所谓雪落,取其雪落无痕之意,据说这种花花谢的时候,就像是下了一场雪,美丽无比。今日一见,果然不虚。你能得到雪落的种子,说起来也是一种奇缘呢。”

    “雪落,雪落。”若水将小小的花种握在掌心,念着它的名字,对这种奇花说不出的喜爱。

    她有心想多采摘一些花种,可是一想到只要摘下它,就会让它枯萎,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是一种生长极为困难的花,听说只有在冰山雪地里才会找到它,只要不摘下来,它就会永远绽放,绝不会凋谢,但只要一摘下来,就会像它的名字一样,落地化雪,消失不见。”

    墨白说着,也摘下一朵雪落,看着它在自己手中枯萎,凋谢,化为一场雪落。

    他心中若有所悟,把手中剩下的种子放到若水的手里,低声道:“好好收着吧,种到你想要它开花的地方。”

    若水点点头,取出荷包,将两枚雪落的种子珍而重之的收了进去。

    她凝望着那一簇簇绽放的雪落花,淡雅而温和,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名白衣飘飘的女子,正倚墙而坐,对着自己温婉柔和的笑着。

    她轻而又轻地叹了口气,幽幽地道:“我想这些雪落花,一定是之前住在那间房里的女子所种的,只是不知道她为了什么离开了这里,难道是去世了么?”

    她莫名的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女子产生了好感。

    “你们女人,就是喜欢这些花啊草的,你要是舍不得这些雪落花,就搬到这里住好啦,我瞧这里不错,有熔岩珠取暖,倒省得天天闻那烧炭的味道。”墨白提议道。

    若水眼前一亮,道:“好啊,那我就住在这里,只是以后又要多辛苦你了。”

    这个洞窟又温暖又明亮,加上幽幽的清香环绕其中,和传说中的人间仙境也相差无几。

    墨白便将她日常所用的一切用品都搬到了洞窟之中,若水就在这里安心地住了下来。

    每天一睁开眼,她看到的就是美丽无瑕的雪落花,每当看到的时候,她的心中就会漾起一抹暖意。

    “喂,水丫头,今天我听到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过了大约十余日,墨白忽然从外面进来,带来了一身冰雪的气息。

    他竟是连身上的积雪都来不及扫落就赶了过来。

    “什么好消息,坏消息?你说的好消息在我听来未必是好,坏消息呢,也未必是坏。”若水懒洋洋地靠在岩壁上,微笑答道。

    这几日她临产之期将近,肚子更是一天比一天大,常常会觉得胎动不己。

    “是关于东黎的,你想不想听?”墨白不满的瞪她一眼。

    “东黎?”若水目光一闪,好像想到了什么,问道:“都灵城还在下雪,这个时候,东黎那边已经是阳春三月,春暖花开的时候了吧?”

    “不错,那你猜上一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墨白故意卖了个关子。

    “难道是南越对东黎起兵了?”若水道。qks6

    闻言,墨白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怪物一样看着若水。

    “怎么,我猜错了么?那你说说是什么消息?”

    墨白瞪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是神仙下凡?能掐会算么?怎么一猜就猜中!”

    “我不是能掐会算,只是估计时候差不多了,以兀立汗的性子,能等到这个时候已经实属不易。”若水又问道:“你说的究竟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你说得不错,事实上这件事发生在一个月之前,等消息传到西泽,战争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若水微微一惊,“怎么会这么快?南越战败退兵了,是不是?”

    “喂,你怎么猜到的?为什么就不是东黎被南越打得大败亏输,俯首称臣?”墨白叫道。

    “这很简单,有乐大将军镇守边关,兀立汗又怎么可能讨得了好去?我只是奇怪,南越为了此次出兵,已经准备多时,就算乐大将军早有准备,也定然需要一番苦战,怎么会用这么短的时间就将南越击得败退而返呢?”若水蹙起了眉,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哼哼,我听到的消息是,兀立汗雄心勃勃,亲自带兵东征,在狼牙谷布下了天罗地网,并给乐正毅下了战书,结果,他不但被乐正毅杀得大败,而且在战场上吐血数升,回营不久就翘了辫子啦!听说他死之后,由他的儿子继任为帝,新帝在军前发丧,然后带着南越大军拔营而回,乐正毅并未追击,只是对那南越新帝发下话,要是再敢侵犯东黎,他就率兵将南越踏为平地。嘿嘿,这位乐大将军真是好霸气!要是有机会,我定要见他一见。”

    墨白提起此事,不由得眉飞色舞。

    “兀立汗死了?”若水又听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她的眼睛睁得圆圆的,想着兀立汗那样强壮的体魄,还有那深沉的心机,就像一只千年狐狸。

    这样一个狡猾奸诈的敌人居然就这样死了……

    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继位为帝的是他的儿子,可是拓跋小王爷么?”若水默默的出了一会儿神,追问道。

    “他不是只有一个儿子么?不是拓跋小子还会有谁!对了,我听说那拓跋小子离开的时候,将一封书信交给了乐正毅,让乐正毅亲手交给东黎的太子妃,那可不就是你么?喂,水丫头,那拓跋小子识得你么?他为什么会给你写信?你究竟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墨白咄咄逼人地问道。

    若水的脑海里回想起拓跋小王爷和自己相识之后的种种,想到他误以为自己身死的时候,那撕心裂肺的哭叫声,以及他对自己的一片痴情,不由得神色黯然,叹了口气。

    “往事种种,已如过眼云烟,还提它做什么。”

    “这么说,你和那拓跋小子有过一段情喽?”墨白斜起眼睛,似笑非笑地瞅着她。

    “你别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和他有一段情。”若水道:“曾经我把他当成朋友,他对我……一直是很好的。”

    “很好是什么意思?他有我好么?”

    “小白,你别胡搅蛮缠好不好,你刚才说要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想必就是东黎大败南越之事,那坏消息又是什么?”

    若水不愿意再回想往事,所以岔开了话题。

    她一说完,墨白的脸色顿时一沉,深幽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若水。

    “坏消息就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你确定要听么?”

    “你来,不就是打算告诉我的么?怎么事到临头又不想说了?说吧,不必吞吞吐吐的卖关子。”

    若水白他一眼,将手放在腹部,只觉得一阵阵的隐隐作痛。

    她有些喜悦和兴奋,模模糊糊的想道,莫不是自己期待了许久的小生命,很快就要来临了么?

    “你是不是不舒服?我看你的脸色不大好。”墨白很快发觉了她的异样。

    若水摇摇头,她只觉得腰酸得厉害,便向后靠在石壁上,这洞窟在熔岩珠的照耀下,一直温暖如春,就连石壁都触手生温。

    她笑了笑,道:“我没事,可能是坐得久了有些累,你说吧,我听着呢。”

    墨白犹豫了一下,拿不定主意说还是不说。

    可是要不说出来,这件事憋在他的肚子里,当真是要憋炸了。

    “好,那我就告诉你,那个西泽国的女皇,她……她……”他动着嘴唇,吞咽了好几次,终于一狠心说了出来。

    “她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

    他的话就像是一颗炸弹,瞬间将若水炸懵了。

    若水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呆呆地看着墨白,似乎没听清他刚才说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