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1402章 心甘情愿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1402章 心甘情愿

    墨白忽然转身回洞,来到方才的石室,只见一地的瓶瓶罐罐,是若水被唐问天抓走的时候从包袱里散落下来的,还有那面古镜也掉在了地上。

    他心中再次狠狠一痛,一步一步慢慢走近,拾起了桌上的镜子,轻轻拂去上面的冰渍,镜面如水,照出他一双冒着火泛出血丝的眸子,脸上肌肉扭曲,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笨蛋!蠢货!你就是天字第一号的傻瓜加蠢蛋!”

    他薄唇微启,带着一股透骨的寒意,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道。

    “打死你,你这个蠢货,是你生生的害了她,让她被那个魔头给掳了去了!”

    他右拳一起,对着镜面中的人像狠狠砸了过去。眼见这一拳砸下,古镜定然是四分五裂。

    肌肤刚刚碰到镜面,他的拳头忽然停住了。

    这面古镜是她的心爱之物,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毁掉了,否则她一定会伤心的。

    他的手慢慢从镜子上收了回来,咬了咬牙,将古镜收进了包袱里,再把地上的各种小瓶一个个拾了起来,束好包袱,负在背上。

    他眼中闪过一抹坚毅的光芒。

    水丫头,不管那唐问天把你掳到天涯海角,我一定都会寻到你,救你回来。

    一定!

    他身形一起,像头白雕般扑出冰洞,在陡峭的雪峰上行走如飞,履险如夷,将轻功展开到了极致。

    两个时辰之后,他已经进了北曜国的都城,直奔东北角的一所宅院。

    到了大门口,他想都不想,飞起一脚,将两扇严实的黑橡木大门踹得直往里面飞出,啪的落在地上。

    他双手叉腰站在门前,大声喝道:“燕孤云,给老子滚出来!”

    很快,房间里就跑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身穿藕荷色衫子,领口翻出一圈雪白的狐毛,衬得一张俏脸宛如朝露,清新脱俗。

    她一脸惊慌的看向墨白,大大的眼中充满了恐惧,嘴唇动了动,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看到她,墨白的怒火更盛,再次大喝一声:“燕孤云呢!叫他滚出来见我!”

    那少女不是别人,却是凝露。

    她被墨白的大喝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泪珠在眼中滚动也不敢落下,小声道:“公子他……他出去还没回来。”

    墨白目光一扫,果然没有发现燕孤云的马车停在院子里,他恶狠狠的瞪着凝露,那样子活像要把凝露吃下肚去一般。

    凝露差点把脑袋缩进脖子里去了,像个鹌鹑一样,一眼也不敢看向墨白。

    “好,姓燕的兔崽子不在,那唐绛儿那个贱女人呢?让她给我滚出来!”墨白又是一声厉喝。

    凝露身子抖了一下,嗫嚅道:“好,我去叫唐姑娘。”

    她想不明白墨白怎么会突然出现,并且发了这么大的火,心中暗暗为唐绛儿捏了一把冷汗。

    这一路上,她和唐绛儿朝夕相处了几个月,感情却十分亲厚,已经情如姐妹。

    两人年纪相若,加上唐绛儿的容貌虽然丑陋,可是性情温柔,又饱读诗书,一路上像个大姐姐般关心凝露,凝露对她又感又佩,早就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

    甚至在她的心里,唐绛儿的位置比燕孤云还要高上几分。

    只是这番话她从来不敢宣之于口,更不敢当着燕孤云的面前表露出半点。

    她咬着嘴唇,转身去给唐绛儿报讯,刚刚走出两步,墨白已经大步过来,一掌将她推开,冲进房间。

    他一冲进门,差点和准备出门的唐绛儿撞了个满怀。

    唐绛儿在房间里已经听到他在外面大叫大嚷,于是出来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一头差点撞在墨白胸口。

    她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心如小鹿乱撞,慌忙后退,又惊又喜地叫了一声:“墨公子,你找我?”

    墨白一看到她,仇人相见,份外眼红,眼珠子都绿了,右掌一起,一把扣住了她的喉咙,把她整个人像老鹰捉小鸡般拎在了半空,咬牙切齿地嘶吼一声:

    “丑八怪!你和那唐问天老贼是什么关系?今天你要是不说一个清楚明白,老子就扼死了你!”他恼怒之极,已经是口不择言。

    这“丑八怪”三个字一出口,唐绛儿本来羞红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充满了喜悦的眸子也失去了光彩。

    她被墨白掐住脖子提在半空,吸不进气,连话也说不出来,苍白的脸转眼间又憋得通红,双足乱蹬。

    凝露早就被墨白的样子吓得像筛糠一样,缩在一角,可是看到唐绛儿这般模样,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活活的被墨白掐死,再也顾不得害怕,鼓足勇气冲上前,用力去掰墨白的胳膊。

    “墨墨墨大侠,墨公子,求求你放了唐姑娘吧,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肯定都和唐姑娘无关啊。她一直和我在一起,哪儿也没去过,墨大侠,你再这样下去,唐姑娘就没命了。”

    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可是却如蜻蜓撼石柱,动也不动。

    墨白手臂轻轻一振,凝露马上被弹了开去,摔倒在地,一时间手足酸软,再也爬不起来。

    墨白没去理她,双眼直勾勾地瞪着唐绛儿,大吼一声:“你说是不说!”

    唐绛儿脸胀得青紫,眼珠突出眼眶,舌头也吐了出来,她连气都吸不进去,又哪有能力说话。

    “墨大侠,求你放了唐姑娘吧,她要被你掐死了……”凝露哭叫,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冲向墨白。

    墨白斜眼一瞧,只见唐绛儿果然两眼翻白,只有出气没有入气,很快就要气绝身亡。

    他才意识到自己恼怒之下出手过重,啐了一口,重重把她抛了出去,摔在地上。

    紧跟着他一足踏在唐绛儿身上,居高临下地睨着她,恨声道:“丑八怪,快说,那唐问天老贼是你什么人?他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一五一十给我说清楚,别想骗我一个字!”

    “咳咳咳咳。”唐绛儿憋得太久,终于吸进空气,忍不住大咳起来,咳完了,她微微抬眸,看向墨白,眼中闪过一抹痛楚之色,沙哑着嗓子道:“你、你都知道啦?”

    “老子什么也不知道!快说!”墨白狂躁地叫道,恨不得一掌把这个墨墨叽叽的女人劈成两半。

    唐绛儿垂下眼皮,低声道:“他、他、他是我……亲生的爹爹。”

    “什么?!”墨白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他虽然早就料到了几分,但亲耳听唐绛儿说出来,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接着他就冷笑起来。

    “呵呵,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有那样丑八怪的爹爹就有这样丑八怪的女儿,我真该早想到才是。”

    唐绛儿身子一颤,再次抬眸,大大的眼中已经充满了泪水,盈盈欲落,但她死死咬住嘴唇,几乎咬出了血,硬是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是,我是丑八怪,真的是很丑很丑的丑八怪。”她喃喃地,闭了闭眼,忍了许久的泪珠像断线珍珠般滚了下来,神情凄楚哀伤,伤心欲绝。

    她容貌虽丑,可是这伤心的神情却哀伤动人,凝露看在眼里,心如刀绞,既为她伤心,也为她不值。

    唐绛儿虽然一个字也没对她说过自己的心事,可是她不傻,这一路上她早就把唐绛儿的心思看得透透的,唐绛儿几乎是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着一个人,记挂着一个人。

    而这个人就是,墨白!

    凝露是女人,她知道一个女人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容貌,最受不了的就是被自己的心上人骂丑八怪。

    唐姑娘这样喜欢着墨白,墨白却一口一个丑八怪的骂着她,唐姑娘如何能够禁受得起?

    她的心一定变得粉粉碎了。

    “墨大侠,你怎么可以出口伤人?唐姑娘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你要这样骂她?你知不知道,唐姑娘她一直很喜欢……”

    凝露实在忍不住了,脱口而出,可是话没说完,就被唐绛儿打断。

    “凝露,别说,一个字也别说!”唐绛儿尖声叫道。

    “可是我要说,唐姑娘,你要是不说出来,他怎么会知道你一直在喜欢他!难道你就由得他这样侮辱你、责骂你吗?你明明什么事也没做错过。”凝露跪在墨白脚下,抬头哀求地看向墨白。

    “墨大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生气,可是真的和唐姑娘无关啊,你放过她好不好?求求你,放过唐姑娘吧,凝露给你磕头了。”

    说完,她砰砰砰开始磕起头来。

    唐绛儿的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喉头哽咽道:“凝露,别这样,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墨公子要杀我,就让他杀好了,能死在他的手里,我、我……我心甘情愿。”

    墨白的一个头变得有两个大。

    他微微低头,看向脚下的两个女人。

    一个不停地向他磕头,一个闭着眼睛默默的流泪。

    好像他是一个凶神恶煞,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

    他一抬脚,放松了唐绛儿,冷冷地道:“少在那儿装模作样的哭哭啼啼,给我站起来说话!”

    右手又一拂,一缕袖风将凝露推出了门外,喝道:“再敢冲进来,老子第一个要了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