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9第16章 阴沟翻船3*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9第16章 阴沟翻船3*

    第916章阴沟翻船

    那两个人手拉着手,趁着前院人声乱成一团,借着火光冲天之势,悄悄从后窗而出,跃出了后院矮墙,向着西方疾奔而去。

    大师兄事先已经探查明白,那东黎国的太子妃并不懂得多少武功,只是医术如神,并通毒技,只要不让她近得自己的身,她的一身毒术就发挥不了半点用处。

    至于她的夫君,那东黎国的太子殿下,却不知道从哪里学得了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身手之强,几乎不逊色于他的十七师弟。

    但却看不在他的眼里。

    如果自己想要刺杀他,他早已经死了一百次了。

    要想杀人,武功高低并不是排在第一位的。

    大师兄展开轻功,不疾不徐地追在二人的身后。

    他并不着急,因为他很笃定,这二人就算跑得再快,也绝对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只要十七师弟不回来搅局,护着那个女人,他一定可以顺利地完成这趟任务。

    交了这次差事之后,他就可以真真正正地退隐江湖了。

    过了整整十年刀头舐血的日子,又过了十年隐退生涯,他很喜欢那种平淡的感觉,那份波澜不惊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

    可惜,他当年欠下了别人的一个承诺,所以无法真正的退出江湖。

    如今,只要摘了这个女人的脑袋回去,他就彻底地解脱了。

    这个任务几乎是毫无难度,所以他没有半点犹豫就答允了下来。

    唯一的难处就是他的十七师弟。

    但是和他即将获得真正的自由比起来,还是自由更为重要。

    至于女人嘛,就像美丽的花儿一样,这世上多得很,杀了这个女人之后,他会再找十个百个更美更好的姑娘送给十七师弟,他总会再遇到一个他喜欢的姑娘,慢慢地就将这个女人忘在脑后。

    时间,总是可以治愈一切伤口的。

    过了整整十年,他不也是对往事忘怀得差不多了么?

    曾经他以为在记忆深处永远不会磨灭的容颜,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渐渐模糊了。

    他都可以遗忘,十七师兄又怎会做不到呢。

    “真舒服啊。”他发出长长地一声喟叹。

    夜风徐徐,凉凉地吹在他的面颊,拂起了他的衣襟。

    星月朦胧,一切都笼罩在黑暗的夜影里,前方的两条人影在夜色中若隐若现,他却看得十分清楚,他始终不远不近地跟着二人。

    还是找一处僻静的所在再下手罢。

    像是感知了他心中所想,前方的若水和小七忽然拐向了一条偏僻的街道,那条巷子里暗沉沉地,星月无光,两个人的身影迅速没入其中。

    很好,就在这里罢

    大师兄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本来想再多给这两人一点时间,让他们跑得再远一点,可惜这两人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就让这条小巷成为那太子妃的葬身之地罢。

    他提气一纵,身子有如一只大鸟般翩翩飞过夜空。

    距离目标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而前面正在奔跑的两人毫无所觉。

    他的拇指按在钢珠的机括上,只需要轻轻按下去,钢丝弹出,瞬间就会刺穿那个女人的心脏。

    就在这时,他的心中忽然起了一阵厌恶的感觉。

    十年了,他已经整整十年没有杀过人,没有让自己的手染上他人的血。

    没有人知道,杀人如麻、杀人不见血的他,最厌恶的东西会是别人身体里的血。

    每当看到那浓稠的血液流出来的时候,他都会产生这种厌恶的感觉。

    所以他才会花重金请唐门子弟为自己打造了这件独门暗器。

    这件暗器的好处就是,杀人之后,血过无痕。

    大师兄眼瞅着自己距离前方的目标越来越近,近到只要轻轻伸出一指,就可以点中她的死穴,让她无声无息地死去。

    他心念一动,把钢珠收进了怀里。

    念在她是十七师弟的意中人份上,他就让她不流血而死,也算是对得住十七师弟了。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的骄傲。

    对付一个不通武功、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自己居然还需要出动自家的独门暗器,实在是有失尊严。

    他正准备伸出食指,对着那太子妃的背心点去,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正在奔跑的两个人突然分开,一左一右,分别跑向两条不同的岔路。

    “哼果然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大师兄心里冷哼一声,看来这两人是察觉到了危险,所以才会分开。

    他毫不犹豫地追在那身材苗条的女子身后,对向另一个方向跑去的男子视而不见。

    那名男子不是他的目标。

    距离越来越近。

    那女子没有回头,只是拼命奔跑,一头青丝在风中飞舞,她的脚步踉踉跄跄,忽然脚下一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扑地一下摔倒在地。

    她剧烈地喘息着,身子一起一伏,因为刚才奔跑使力太过,竟然爬不起来。

    大师兄停下了追逐的脚步。

    猎物已经无力奔跑,他一步一步地缓缓走近。

    那女子猛地回过头来,乌黑的发丝被风吹乱,披了满脸,只露出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此时眼睛里盛满了恐惧。

    怕了么?

    大师兄不感兴趣地看了她一眼,对这种孱弱的猎物不屑一顾。

    此时他只需要轻轻一指,指风疾出,就能要了她的性命。

    可是他还是有一丝好奇。

    这个东黎国的太子妃,究竟和旁的女子有什么不同,竟然能让小十七为了她而背叛了师门,脱离了组织。

    他停在了那女子的身前。

    女子匍匐在他的脚下,簌簌发抖,像一只可怜的小兽,却没有让他的心肠变得有一丝柔软。

    他缓缓地抬起了右掌,将功力凝聚在掌心,一点点地对着那女子的头顶压了下去。

    他知道自己的功力,这一掌只消轻轻击在她的头顶,登时就会让她香消玉殒。

    他的掌风四面八方笼罩住了,那女子不会武功,决计挣扎不得,只能闭目待死。

    他的掌心距离那女子的头顶不过一寸之时,大师兄忽然看到那女子抬起头来,伸手拨开满面的青丝,对着他勾唇一笑。

    那笑容如出拔开了青天的乌云,露出灿然的阳光,让人眼前一亮。

    大师兄顿时一怔。

    就在他怔神的一瞬间,那女子突然右指疾出,快逾闪电,不偏不移正好戳在他胸口的膻中穴上。

    饶是大师兄一生经历过无数的风浪险恶,面对着这样一名不会武功的女子,他半点提防之心也没有,竟然被那女子突出一指,点中了穴道。

    他脸上露出十分古怪的神色,似是惊奇,似是不解,还有几分愤怒,同时身子慢慢地软倒在地。

    “啪,啪,啪”。

    清脆的击掌声在他身后响了起来,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人的脚步声。

    大师兄很想扭头去看,可是他的身体却像僵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这种为人所制的感觉,竟然是如此的难受。

    大师兄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尝到过这样的滋味。

    他只能睁大了一双眼睛,看着身后的那人,慢慢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这、这、这……

    大师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是不是连眼睛都出现了幻觉?

    从他后面走过来的这人,居然是他此次要暗杀的目标。

    东黎国的太子妃

    虽然她穿着一身男装,可是那清丽无双的容貌,他绝对没有看错,正是太子妃无疑

    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太子妃,那刚才点倒自己的人又是谁?

    难道说这世上竟然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他的背上蓦然窜起一股寒意,汗毛都竖了起来。

    随即一个念头倏地钻进了他的脑海,糟糕

    中计了

    刚才自己追上去,突然出手点倒自己的人,压根就不是太子妃

    那她是谁呢?

    刚才她这突如其来的一指,显示了她深湛的功力,江湖上何时出了武功这等高强的女子,他竟半点不知

    他的目光对着地上那穿着若水服饰的女子看了过去,只见她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随后将披垂的满头青丝拢到了脑后,露出一张清雅俊逸的脸庞来。

    好面熟

    大师兄眉心微皱,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女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只听得“咯咯”的骨骼关节发出的响声不绝于耳。

    大师兄诧异地询声看去,这骨骼声竟然是这女子发出来的。

    缩骨功

    他瞬间想明白了什么,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苗条纤瘦的身体,一点点变得高大强壮起来,只不过片刻之间,就换成了一副男人修长挺拔的身材,那件女子的衫裙套在他的身上,登时绷得紧紧的,显得不伦不类,很是古怪好笑。

    大师兄笑了,却是苦笑。

    长年打雁,今天居然被雁啄了眼

    这就是他重出江湖之后的报应吗?

    都说是金盆洗手再出江湖,乃是不吉之事,会有血光之灾。

    他从来不信,今天却阴沟里翻了船,艺成二十年,头一遭吃了一个大亏,居然被一个瞧不起的黄毛丫头给算计了。

    哈哈,还当真是好笑。

    古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