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室小说网 > 亭戏草 > 章节内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七章 沉堂

    这裤子脱了,那不是要被子桑姑娘看光?木亭赶紧拼了力气去阻挡,谁知美人嘻嘻一笑道:“好啦,逗你的,你真当姐姐要脱你裤子啊,看来这毒也不是什么厉害得东西。”

    原来是在逗他,木亭心里松了口气。子桑暖将木亭身子摆正,在他身后坐下,两手就拍在了他身上,木亭知道子桑姑娘是在为自己内力逼毒,不再作他想,闭上了眼睛,但自己光着上身,子桑暖的温润细手毫无阻拦的接触到自己的肌肤上,这种感觉使他身体中气血乱窜,脸上更是燥热不堪。

    子桑暖好像感觉到他的不对劲,嗔笑道:“傻小子,别乱想,心如止水懂吗?你这毒下的太深,不脱了衣服,哪里能快好。”

    木亭见居然被子桑暖发现了,心里暗骂了一声自己,赶紧转移注意力,突然感觉一阵清凉从背后通向身体内,浑身像放松了一般,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有了,那日自己差点走火入魔,也是子桑姑娘这样为自己运功,才保全了心脉,这舒服的感觉遍满全身,让木亭觉得好似身处一个清凉舒爽的地方,渐渐有些欲罢不能,只一会,就感觉头已经不晕了,四肢仿佛也能够动了起来。

    随意张了嘴,喊了一声,已经可以说话了。但子桑暖被他这一声叫吓了一跳,担心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还不舒服?”
看书室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m.kanshushi.com/

    木亭嘿嘿一笑道:“舒服。”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子桑暖一巴掌拍了他的背上,笑着骂道:“傻小子居然还耍流氓,看来没事了,赶紧把衣服穿了。”

    木亭已经能动,被美人这一巴掌拍的火辣辣疼,但也知道是自己说话轻抚了,从地上拿起衣服来准备穿上,见子桑暖正盯着他,低声道:“那个,子桑姑娘,你能不能先转过去。”

    “不行,姐姐我又不是没看过,你害羞个什么劲,快穿,我刚刚只是帮你止住了毒,等回去还要让郎中给你开几副药,不然还会复发的。”子桑暖语气里有些霸道,也有些体贴。

    木亭无奈,只好用手尽量遮挡着披上了衣服,眼睛也不敢朝子桑暖看去,生怕四目相对,弄的更加尴尬。

    美人突然咦了一声,欣喜的说道:“你看,这烟雾都散干净了。”木亭正系好了衣物,听她这么一说,四周环顾一圈,确实,日上的高了,烟雾散的很快,点点斑驳从枝叶中露了出来,虽比不上平地的亮堂,但也比之前能见的清楚多。

    两人再次前进,原本是想去找王将军汇合,但这密林中实在分不清方向,走了好一会,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子桑暖飞上了树梢,试图从四周的山壁来观察,却无功而返,在外面不觉得,林中看去,四周都是一模一样,根本分不清南北。

    不过渐渐似乎听见水声,两人对视一番,都觉得奇怪,照说那桃花点居于密林中,世代人生存总缺不了水,难道误打误撞,竟然走到了桃花点?

    子桑暖对木亭嘘了一声,都低头前行,可脚下落叶遍地,每走一步总有些咔嚓响声,即使轻功在身,脚下生风,也难以避免,只得缓步前行,若是前方真是那桃花点,被人发现,两人怕是凶多吉少,幸好林间风声不停,也能用作掩护。

    待两人小心前行到水边,都有些惊讶,眼前所见,一条一步宽的小溪慢慢流淌,应该就是水声所发出的地方,溪那边有一间小屋,和他们想的倒是一致,确实有水便有人,但是若说这间屋子是桃花点,要让人相信还是有些难度。

    屋子太破了,别说是这几年没人住,看着都似乎百年无人问津,房顶都已经塌了大半,四处长满了杂草,居然还有一两颗树从屋中穿插出来,透过屋顶,直耸入云。一扇只剩半边的门勉强的挂在屋边,风一吹,吱吱呀呀响个不停,幸好是在白天,若是夜晚见到,必是要吓个半死。

    子桑暖观察了一会,直起身子来道:“看来是处没人的屋子。”木亭想了一会道:“难道是其他几处点中的一处?”

    “想那么多作甚,上去看看就知道了。”子桑暖从树后窜出,跨过小溪,便直接走到了屋前,木亭只好跟了上去。走到近处,看的更加真切,最大的一间屋子上仍然还挂着一块牌匾,布满蛛网,半拉挂在空中,上面的字被蛛网灰尘掩藏着,只能看到一些红色的横钩。子桑暖轻身飞上去,抓住屋檐,用剑挑开了蛛网,又轻轻一掌拍去,将灰尘向一边扬走,才看清上面的字。

    “‘沉堂’?”木亭念了出来,子桑暖飞了下来,走去河边洗手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不知。”木亭摇头,“主要是不知我们现在处在什么位置,那卷轴图上的点我还隐隐记得,若是知道这是哪种花点,我们应该就能找到路。”说着感觉脖子一亮,连忙后退后头,却发现子桑暖怪笑着,两手举在空中,水滴慢慢从玉手上滑落。

    “哈哈,傻小子这么胆小。”子桑暖道,“还愣着干什么,既然有希望,赶紧进去看看。”

    挑开门口的蛛网,慢慢走进去,一股怪异的味道直冲鼻尖,呛的两人咳嗽不断,子桑暖皱起了眉头:“看来真是好久没人来了,这屋里都长满了草。”

    不仅仅是草,屋中还有一颗树拔地而起,从一旁绕过去,正对面是六座雕像,直冲屋顶,虽已残破不堪,倒是还能看出表情肃穆,仙风道骨之感。

    “这是什么雕像,菩萨不像菩萨,天王不像天王。”木亭自言自语道,走近观察,却是没有发现什么。子桑暖走到雕像后面,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突然唤道:“木亭,你来看看这是什么?”

    木亭赶紧走过去,看子桑暖所指的位置,是在一处雕像的背后,居然有一朵硕大的莲花,木亭欣喜道:“成了,看来这里就是莲花点了。”

    “看起来不是。”子桑暖已经转去另一处雕像后,用手撑着下巴道,“这还有一朵牡丹。”

    刚以为找到了莲花点的木亭,被她这话弄的满心狐疑,侧眼一看,果然是一朵牡丹,连忙再去看另外四座雕像,发现背后分别刻着荷花,桃花,菊花,月季。

    这倒是奇怪了,木亭没有真正见过几处花点,心里还想着是不是每处花点都会这六花人雕像,但是这样一来,怎么知道现在所处的是哪个花点呢。

    “我再去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标志。”木亭心想若是这样,总会有其中一种花的特殊标识,但是子桑暖喊住他道:“不用了,这里应该不是任何一处花点。”

    木亭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子桑暖笑道:“姐姐这么聪明,猜都猜出来了。”木亭自然不信,走到她身边去,才看到在子桑暖面前的台子上放了好几块块很小的木牌,子桑暖拿着一块念道:“这上面说,一个叫李无涯的天机门弟子,因为犯了错,被罚关在这里面像沉思一年,牌后还有十二道刻痕,莫非是一个月记一次?”又拿起另外一块:“这上面是一个叫陈禀环的弟子罚两年,果然,后面划了二十四道刻痕,难道这里是以前天机门弟子关禁闭的地方?”

    “应该是了,这块上面说有位谷相子的私自锻造门内神兵,被罚十年。”木亭也翻开其他的牌子来,子桑暖噗嗤一声笑了:“这十年得刻一百二十道划痕,他是怎么刻出来的。”木亭变翻过木牌来看,牌子后面密密麻麻的刻着划痕,他将牌子举给子桑暖道:“看,就是这么刻的。”

    “你快数数看,是不是一百二十道,看看那人有没有偷懒。”

    木亭无奈的数起来,不过幸好这刻痕都有规律,横竖整齐的很,稍微一算,都能算出来,“只有八十道。”木亭说道。

    “还真偷懒了啊,是不是那牌子满了?”子桑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好奇的从木亭手中拿过来,“不对啊,这底下还有这么些空隙,是不是你算错了。”随即自己数了起来,一会说道:“还真是八十道,这人偷懒的厉害。”

    木亭见子桑暖一本正经的乱猜,竟然有些可爱,说道:“十年,这人或许没有活到那么久吧。”

    子桑暖严肃的点点头,突然叹气一声:“唉,还真是可怜啊,就在这地方待到死了,木亭,你干什么呢,别看这个了,赶紧想想这地方在那卷轴画上有没有标出来。”

    美人这话转的猝不及防,木亭心里暗道,还不是你让我数的,何况那图你也看过,子桑暖好似看破了他的心理,娇声道:“我也就看了一眼,根本不记得,你赶紧想想。”

    木亭没法,摊了双手,转动起记忆来:“那卷轴画了六处花点,分布在六个花瓣的尾部,围成一个圈,哎,对了,刚刚一直没往这处想,那图上好像有一个两点一横的标记,当时看的时候感觉像是眼睛和嘴,只不过太过抽象,现在看来,会不会就是刚刚碰见怪猴的地方。”

    “很有可能,可是我们现在已经不在那里了,你怎么不早些想起来。”子桑暖居然叉起腰来,语气里带着责怪,脸上却挂着暖暖的微笑,木亭看她这模样,也知道她并不是真的责备,也不在意,只是配合着装作委屈道:“刚刚慌了。”

    子桑暖哈哈笑起来:“赶紧再想想其他的标记,我记得不止一处。”木亭点头道:“是有好几处,我想想,有一处画着弓箭,当时我们都觉得应该是机关,这处特意绕开了,离的近的口子也只是让王将军派人守着,不让人走那里进来。还有一处鸟头,这位置倒是没法躲开,处在桃花点的旁边,不过和这里也联系不上。”

    “原来都是这样的标识吗?也太抽象了。”子桑暖笑道,看来她是真的没有去看那图上所标。

    木亭耸了耸肩:“确实都是这样的,我们看到的时候也是一脸迷糊,根本就想不到这些具体是指什么。”

    “你往这屋子上想想看,比如有没有和沉堂能联系上的,或者小溪,或者这个木牌?”子桑暖似乎对那木牌上的记载特别感兴趣,仍然在一块块看着。

    “没有,实在是想不到,也或许是我看忘了?”木亭沉思了片刻,发觉一点念头都没有。

    “唉,那算了,我看完了,咱们走吧。”子桑暖微微一笑,木亭一撇嘴,心想你就是好奇心作祟,想看完这些牌子吧,根本就没指望通过那些标识来指明位置。

    子桑暖率先走了出去,木亭虽然知道她本意并不在此,但心里隐隐觉得既然是天机门的一处地方,图上怎么可能一点线索没有?抬头看去,那六尊雕像似乎都在看着自己,屋里昏暗,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觉的瘆人,赶紧抬脚出去,外面的日光照在脸上,眼前一片五彩,突然脑中冒出一个想法。
看书室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m.kanshushi.com/

    “我知道了!”
陆鸣小说 赵权韩璐免费全文阅读 王者废婿全文免费阅读 岳风柳萱全文免费阅读 叶棠采褚云攀 史上最强炼气期 叶凡秋沐橙 我是一把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