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6 章 第六章

  暖风徐徐,城南玉带池上,画舫游船三三两两,行人走在岸边都能清楚听到舫中靡靡乐声,悠扬婉转,令人熏染陶醉。

  玉带池是一条人工开凿的河渠,并不如何宽,大约只得四五艘船并行,但长度可观,乘船绕一圈,一日时间差不多就没了。这会儿其实不是玉带池最热闹的时候,最热闹的当属前段时间,那会儿玉带池两岸种植的桃李杏花开的正好,远远望去,笼着一层烟雾云霞般,纷纷扬扬落下的花瓣,几乎铺满玉带池的水面,而行船更是多的几乎将玉带池堵个水泄不通。

  风流才子诗人,踏春女眷,上至贵族下至平民,人人都爱往玉带池这边观花赏景,享受大好的明媚春光。但如今,花都已谢了,只剩下两岸连绵的青青杨柳,在风中浮动,不时落下一些纷然柳絮。

  武祯倚在一艘画舫的二层窗边,眯着眼睛打盹。她那些小弟们都在一层,隐约的打闹声和琵琶乐声不断,让她睡的有点不太.安生。

  没过一会儿,有轻快的脚步声上了楼来。武祯睁开一只眼睛,瞄了一下。是梅四郎君,他抱着两张画,兴冲冲的跑过来,“祯姐,找到你了!你怎么又一个人躲在这睡觉!”

  武祯坐起身,靠在栏杆上,困倦的道:“昨晚听歌听得太晚了,一大早又被我家那位老父亲喊起来,困死。”

  她晚上偷溜去平康坊玩,快天亮了才偷溜回家,往日都得睡到中午起,今日可好,豫国公在家,早上全城钟声刚响了没多大一会儿,就将她喊起来用早食,接着把她拘在家里训.诫了一上午,好不容易偷溜出来,准备在这补个觉,却睡不好。

  想到父亲武祯就要叹气,这回老头是铁了心的要让她嫁人,也不回寺了,说要等她和梅家大郎的婚事定下来之后再回寺,可以想见,这段时间,她是要不得自由了。

  梅四不清楚自家老大遇到了什么,献宝一样的将手中的画展开给她看,“祯姐你看,我新画的,你给品鉴品鉴。”

  武祯展开一张一看,是个青面獠牙的恶鬼,“嗯,不错,瞧着挺凶的。”

  梅四小少年胸脯一挺十分骄傲,“这是我按照《妖鬼札记》里描述的‘青面獠’所画,若世上真有青面獠,定是长得如同我画中一样!”

  可惜,并不像。真见过青面獠的武祯心中暗道。

  梅四这个少年酷爱看那些野史杂记,尤其喜好各种鬼神故事,简直到了痴迷的地步,而他生平最崇拜的人,除了武祯,就是《妖鬼札记》的著者‘白蛇郎’。虽未见过,但梅四总说自己与白蛇郎神交已久,若见面必为知己。

  总之,因为太喜欢《妖鬼札记》,梅四决定将这本札记里描述的所有妖鬼全部画一遍,待最后集结成册,再亲自去拜访白蛇郎,将画册送与他。其他人都不耐听梅四说这些神神鬼鬼的,家中人更是斥他不务正业鬼迷心窍,唯有武祯,不会因此笑话他。

  梅四一聊起这个就有说不完的话,武祯还以为这次又要听这小子聒噪一下午,谁知没一会儿,他忽然停下了话头,站起来往岸边一指:“啊!是姓柳的那群人!”

  武祯转头一瞧,看见岸边一棵大柳树下一圈围起的帷幕,里面坐着几位少女。一般贵族女眷出门游春踏青,便会这样用帷幕围出一片空间,避免被人打扰。

  那几位少女好像也发现这边画舫上的他们了,凑在一起对他们的画舫指点了几下,不知说了什么,又一同笑起来。

  “她们肯定又在说我们坏话!”梅四愤愤哼了一声,二话不说转头下了楼,不一会儿,他们这艘画舫就靠了岸。武祯一动不动,就靠在画舫二层栏杆上瞧着,梅四带着刚才楼下听曲的几个少年少女,大步朝那片帷幕靠了过去。

  武祯不用看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果然,那帷幕里面几个少女瞧见梅四几个去者不善,也不甘示弱纷纷站起,然后两方人马就各自叉腰隔着帘子互相骂起来,场面热火朝天。

  武祯眼神好,能看到那边被几个少女挡在身后的女子,她沉静的坐在上首,一脸平静的望着杨柳,仿佛压根没看见眼前的骂仗。她也实在是和武祯一样,对这种场面见惯了。

  这端坐在一旁的女子名为柳太真,父亲乃是御使大夫。柳御史是让皇帝都头疼不已的一位厉害人物,为人正直,用皇帝私底下的话来形容,就是茅坑里的臭石头。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人都敢谏,更可怕的是他曾当过国子监祭酒,教出过一批与他一般无二的死脑筋,如今整个御史台的御史都向他看齐,一大群二愣子走出去简直可怕。https://wap.kanshushi.com/

  而柳太真就是这可怕柳御史的宝贝女儿,柳御史疼女儿人人皆知,所以整个长安,就没人敢惹柳太真——除了武祯。

  如果说武祯是长安一群显贵纨绔子弟的老大,带着这群人一起玩闹,那以柳太真为首的一群贵族女子,就是端庄知礼的典范,两方人马互看对方不顺眼,后来就演变成,但凡看见对方就要来一场骂仗。其实这事本来很简单,就是几年前,武祯与柳太真吵了一场架被人发现,双方小弟都想为老大找回面子,于是就愈演愈烈,变成如今这个情况。

  到了现在,梁子结的大了,互骂变成习惯,连武祯喊停也不管用,她只能由他们骂去,反正也闹不大。

  武祯瞧着那边,忽然眉头一挑,因为她看见柳太真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骂战正酣的双方,没有一个人发现坐在一边的柳太真不见了,她避开众人单独走到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背后,而原本在画舫上的武祯,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她身边。

  传说中身为仇敌的两人并肩站在一起,气氛平和。

  “长安城里混进来了脏东西。”柳太真一上来就说,一张略显苍白的脸庞冷漠如冰。

  武祯:“什么脏东西,我怎么没发现?”

  柳太真瞥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试问猫公每日待在乐坊妓馆里听曲,如何发现。”

  武祯一手搭在她肩膀上,笑道:“小蛇,你这可冤枉我了,我昨晚也去了妖市的,没发现什么事,倒是你,没瞧见你和两个副手在雁楼,你们跑哪玩去了?”

  “你以为我是你,整日想着玩?”柳太真语气糟糕,却没甩开她的手,“我带他们两人去追寻那个脏东西的踪迹了。”

  “哦,辛苦了。”武祯道:“那有没有发现什么?”

  柳太真从袖中掏出了个小东西给她看,“没寻到那东西,但发现了这个。”

  武祯看了一眼就皱眉了,低骂了一句,“又是这种狗东西,忒的麻烦。”

  柳太真手中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石头,没有半点杂质,石头中间有一点凝固的鲜红色,看上去异常奇特美妙。普通人看不出其中玄妙,在非人之物眼中,这东西却是极为不祥的。

  世有精怪名‘不化尸’,是人受了极大痛苦死亡,死后怨气过重,生成的精怪。这种精怪皮肉腐化而尸骨不朽,这些不朽的骨头会变成许多晶莹剔透的石头,中间晕着的那点鲜红就是怨气。这种东西叫做‘不化骨’。

  不化尸拿着这些满含怨气的‘不化骨’,将他们送给普通人,普通人佩戴着‘不化骨’,不出半个月,就会死于非命。https://wap.kanshushi.com/

  这些以害人为乐的精怪是武祯最讨厌的,他们大多都是人死后化成,没有理智,只知害人。她作为‘猫公’,处理这些潜入长安城的脏东西,是分内职责。

  “不知道还有多少个‘不化骨’,尽快找出来,不然又得死上几个人。”柳太真道。

  武祯应了一声,从她手中拿过那块不化骨扔进自己腰间革囊里,“你这体质不适合拿着这种东西,放我这了。”

  柳太真一愣,随即语气明显好了一些,说:“别总想着偷懒,好好干活。”她们相识多年,几乎算是从小一起长大,柳太真自然知道,武祯爱玩归爱玩,办事非常靠谱,不论什么事,她去做了便没有完不成的。

  武祯笑着撩了一把她的头发,一副登徒浪子的模样,“是的,蛇公,在下不敢偷懒了。”

  柳太真眉心狠狠一抽,还待再说话,武祯已经哈哈大笑飘然远去。

  ……

  梅四他们几个与那群牙尖嘴利的少女们斗了一回嘴,心满意足的回到画舫上,他想找武祯继续聊自己的画,却看见武祯正在把玩一个奇特的透明石头。

  他随口说了句:“这石头我也有一个的。”

  “哦,你也有?”武祯动作一顿,自然的伸手道:“我喜欢这东西,你那块给我。”

  梅四挠挠脑袋,露出了个遗憾的表情:“啊,可是上午堂兄来家中,我见他喜欢,就送给他了。”

  武祯神情奇异,问:“你堂兄,梅家大郎?”

  梅四点头:“是啊,我大堂兄。其实我与他也不熟悉,只见过几面,平时并不来往,他今日好像是为了自己的婚事才会上门,我上次见他还是年关那会儿呢。哦,对了,他在刑部任司郎中,祯姐你大概不认识。”

  武祯:“……”

  你祯姐不仅认识,还有可能会变成你堂嫂呢,武祯心想。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