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8 章 第八章

  梅逐雨没察觉到她的故意,他怕小袋子又给猫儿不小心抓下来,便打了个结牢牢系在了腰上,并且站起来走到书案边,远离了武祯。

  武祯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又跟到了书案那边。

  梅逐雨在书案边端正的坐下,开始研墨,准备写些什么。见猫儿跟了过来,他想起来上次沾了一爪子墨的狸花猫,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只,但他还是将砚台换了一侧,远离了猫。

  武祯看他没有赶自己走的意思,也就跳上了案几,她的眼睛盯着梅逐雨那一把稍显瘦削的腰……上的不化骨袋子。隔了一会儿才忽然发现,梅逐雨写的是什么。

  他在写庚帖,上面写着他自己生辰八字的那种,订婚问名要用上的。武祯一时心情复杂,瞧瞧小郎君的腰,又瞧瞧他的脸。

  似乎昨日她才接到父亲与阿姐的消息,怎么今日瞧着小郎君都开始写这玩意儿了?婚事难道不是慢慢谈的吗?武祯回忆了一下从前的经历,确实没有这么迅速过。可能是父亲和阿姐觉得夜长梦多,决定迅速把这事给定下再说。

  可她这边还没决定呢。这小郎君比她小四岁,孤苦无依的,她堂堂猫公,总不能仗着家中势大,仗着阿姐的皇后身份,强迫人家小郎君娶她。

  武祯很清楚坊间关于自己的流言,什么浪荡不羁男女不忌,不知礼数不学无术等等等等,就没句好话,身份相配的正常郎君没有愿意娶她的,哦,大多数都是不敢娶。看梅逐雨这个做派就知道与她不是一路,大约也瞧不上她这种人,想必是不甘愿娶她的。https://www.kanshushi.com/

  这就没意思了。

  武祯一向乐得清静自由,但家中父亲和阿姐不知为何总是为这事焦虑着急,她偶尔也想,干脆找个人嫁一回得了,反正一般女儿还要顾虑是否被人欺负,到她这里,就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若是不开心,她也能随时踹了对方直接回豫国公府住。

  一直以来对婚事不上心只是因为她懒散惯了,没心思和个陌生人相处,而最让她犹豫的就是——真嫁了人,晚上不好瞒过枕边人偷溜出门。

  这也太麻烦了。

  武祯一时只觉头疼,盘算着现在拿不到不化骨,干耗在这里也没有用,就跳下案几,准备先离开再说。

  她悄无声息出了窗,跳到外头水池边的一块石头上,发现那水池里竟然有几条红鱼,先前藏在荷叶与水草底下,她没瞧见。因着这几条红鱼,这片绿意盎然的院子,好像也一下子显得鲜活了起来。

  她忍不住又扭头望了一眼屋内的梅逐雨,他神情认真而郑重的在写那张庚帖,她于是又扭回头,翻墙跑了。

  武祯就这么保持着猫样一路去了平康坊,好在常乐坊离平康坊不是很远,以她的脚程没多久也就到了。平康坊里许多妓馆,白日里还挺安静,武祯要找的斛珠就在平康坊坊东,一座面积不大但布置的无比精巧华丽的宅院。

  猫公手底下两位副手,一位神棍落拓不羁,一位斛珠风生水起。斛珠在长安城也是个名人,平康坊最有名气的妓馆娘子。才华与美貌兼具,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为她写诗作词,贵族子弟们为了见她一面请她吃一席酒而一掷千金是常有的事。

  如此善于迷惑人心的斛珠娘子,原身乃是一只狐狸,也就显得理所应当了。自古志怪小说坊间传闻,美貌妖怪十有八.九都是狐妖。武祯这些年所见的狐妖,多半都长得好看,且生性风流,斛珠是里面的佼佼者,只要她能看得上眼,与人春风一度从来都是大方的。

  斛珠这会儿还在补眠,武祯从她窗户跳进去,又跳上床。床上的被子里裹着个……皮毛油亮的红狐狸。武祯直接跳上去给她踩醒了,斛珠幽幽转醒,眨眼变成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

  她慵懒的坐起身,锦被往下一落,露出雪白肌肤上的一些玫红痕迹。用满是水光的狭长眸子瞅了一下被子上的猫,声音嘶哑的抱怨:“小祖宗,奴才刚歇下不久呢!”

  武祯可不管她,“给我找身衣服,我要跟你说些事。”

  斛珠靠在背后的几个软绵靠枕上,浑不在意自己胸前的大好春光暴露在外,笑呵呵的抱起猫,“最近太平的很,有什么事儿啊~”

  武祯抬起爪子,亮闪闪的爪子尖从爪垫里伸出来,斛珠身子一僵,按住自己的胸,赶紧放下她掀被下床,嘴里道:“好好好,马上马上,小祖宗你怎么耐心这么不好,真是怕了你了。”

  斛珠这里没有男子穿的衣服,只有各种漂亮裙子。武祯嫌弃穿裙子不好骑马,有段时间没穿过裙子了,不过她也没再多说什么,干脆把裙子穿上,然后对打呵欠的斛珠正色道:“蛇公与我说,她们在长安城里发现了不化尸的踪迹,那东西不知道散布出去多少个不化骨,我们得尽快找出来。”

  斛珠唉了一声,抱胸道:“好,奴知道了,奴会好好打听有谁最近特别倒霉的。”

  身上带着不化骨的人会特别倒霉,一般人只以为这是自己一时运道不好,却不知是因为身上的不化骨引来的脏东西。斛珠消息灵通,由她来探查这些事,最适合不过。

  说完正事,斛珠打量她问:“今日遇到了什么事,怎么的变成这样,连衣服都没找回来?”

  武祯道:“衣服还在梅家大郎的床底下。”

  斛珠眼睛一亮,“哦?就是昨晚你说的,那个要娶你的小郎君?”

  武祯随意的摆手:“不谈这个。”

  斛珠好奇的很,但见她这个样子又知道打听不出来,只能暗自可惜,嘴里问:“今晚咱们得到长安城四处查探吧?”https://www.kanshushi.com/

  武祯:“你和神棍去,我得去梅家大郎那儿一趟,他那有不化骨,我得拿到手。”

  那小郎君身上带着个不化骨,她又往人家床底下落了一个不化骨,要是不管,估计他今晚上就能死在那个屋里。

  斛珠:“那梅家大郎……”

  武祯看了她一眼,斛珠悻然的闭了嘴。

  “好了,你多上点心,尽快把其他的不化骨找出来,我先走了。”去梅大郎那儿之前,她还得先回家一趟,去陪老父亲吃个晚饭。

  武祯依旧是从这二楼窗户翻下去的,斛珠听到外头一声骂,似乎是猫公许久没穿裙,不小心裙角勾到了树枝,差点没摔倒。

  回到豫国公府,武祯见父亲竟然一脸笑容的坐在厅前,顿觉奇怪。

  “怎么笑的如此开心,有什么好事?”

  豫国公摸摸胡子,朝她招招手:“来,带你去看个东西。”

  武祯跟着神神秘秘的父亲到后头一看,却见木笼子里关了只大雁。豫国公指着大雁说:“今日纳采,媒人送来的大雁,是梅家大郎亲手猎到,据说他特意请了假,去城外寻到的大雁,就为了过来提亲,这份心意实在难得啊!他既如此诚心,想必以后也会好好与你过日子。”

  武祯:“……您老这手脚也太快了点吧?”

  豫国公哼哼:“不快就又要黄了。”

  武祯瞧瞧自家老父亲那欣慰喜悦的神情,心下一软,也不忍心老是叫他失望,反正只是结个婚这种小事,不如就顺一次他的心意算了,免得他老惦记着。不过有个问题,她必须得搞清楚。

  武祯半开玩笑的问父亲,“梅家大郎是真心想娶我,还是迫于你与皇后殿下以及梅贵妃的威压,不得不娶?”

  豫国公:“我没告诉过你吗?这桩婚事,是梅家大郎先向梅贵妃提起的。”

  “他主动提起?”武祯这下是真的诧异了,一直到她吃过晚饭溜出来跑到梅家大郎宅子外,还在回想自己从前是否见过梅逐雨。

  想了好一阵,武祯都没想起来什么,只能暂时将这事放在一边,坐在墙头靠着一棵大树掩藏身形,望着那边映着灯火的窗户。她要在这等到梅逐雨睡着了,再悄悄潜进去,将那两枚不化骨拿出来。

  然而等到夜深,那灯火还未熄灭,梅逐雨不知为何一直没有睡。外头街上传来更夫的打更声,武祯蹲在墙头,觉得自己脚都酸了。

  她站起身,在墙头上活动了一下,忽然,她察觉到什么,扭头望向院中。那里出现了一条黑影,黑影扭曲着,最后变成了一个神情楚楚可怜的少女。

  少女抬手风情万种的理了理鬓发,忽而扭头朝她这边一笑,嘴唇张了张,无声说了几个字,然后上前叩响了梅逐雨的房门。

  武祯当然看得出来这少女是斛珠所化,她方才说的几个字是——奴来帮你一把。

  深夜有人叩门,打开房门一看,是个柔弱可怜的美丽女子,口中说着自己在躲避坏人,求一个蔽身之所。若是一般男子,即便心有疑虑,大概看在女子的美丽柔弱上,也不忍心将人赶出去。

  但梅家大郎,他皱眉听少女说完后,完全不为所动,直接叫来府中老奴,两人一同押着那可怜少女走出大门,招呼来了街角巡逻的卫兵,明言此女深夜私闯民宅来历不明,让他们按律将少女带走关押起来。

  那两个巡逻街巷的士兵是认识梅逐雨的,先前坊中出了命案,就是这位梅郎中带人过来结了案。不管是见到可怖尸体时还是见到痛失爱子的老妇悲泣欲绝时,他从头到尾都是这种冷淡漠然的样子,干脆利落的结了案,不多说一句话,让人看着就觉得无情。

  所以他们虽然瞧着少女柔弱可怜,但在梅郎中的眼神下,愣是什么都不敢说,老实的将人押走了。

  武祯眼看着斛珠神情愕然的被士兵带走,心中暗道辛苦了,自己趁机溜进了梅家大郎的房中,拿到了自己白日里落在这里的衣服与那个不化骨。但还有一个在床上遍寻不到,想是仍在梅家大郎身上。

  梅逐雨回来的太快,武祯还在思考是就此先走还是躲在房中等待机会,房门就被推开了。这下子武祯不用再犹豫,一矮身翻进了床底。

  她非常有信心自己能隐藏气息不被发现,只等小郎君睡着就能拿走他身上那个不化骨。

  可她没想到,这位梅家大郎刚走到床边,就冷喝了一声:“何人躲藏在此!”然后迅速的一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臂将她从床底拖了出来。

  武祯一只手被扣住,仰躺在地心想:不妙,阴沟里翻了船。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