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4 章 第十四章

  梅逐雨望着武祯:“他们请我来此,是一片好意,可我让所有人都不高兴。”

  武祯笑了一声,抱着胸,饶有兴致的问他:“你应该不喜欢这种场合,怎么会答应过来?该不会是梅四那家伙硬拉你来的吧?”肯定是了,毕竟是堂兄弟,拒绝总不好意思。

  谁知梅逐雨转开了头,说:“我是想看看,你喜欢的地方是什么样的,而且我们……日后就是夫妻,既然你喜欢,我就去习惯。”

  “还有喝酒,听说你喜欢喝酒,但我从前没喝过,日后我也会去习惯。”

  武祯不笑了,笑不出来,她甚至还无意识皱了皱眉。其实答应这场婚事,她没考虑多久,这个没考虑多久就是她也没多在意的意思,这场婚事成了,那就过,不成那就分了,不是什么大事。对于两人日后该如何相处,她没想过也不太上心,总有人说她们日后肯定没法长久,说他们不合适。武祯从来不回应,但心里未必没有这种想法。

  她对梅逐雨不熟悉,一共只见了几次,对于他的了解,只有几分浅薄的表面,还有就是知晓他可能早就对自己抱有几分喜爱,相处起来挺舒服,但其他的就不了解了。

  她以为,梅逐雨应当是那种固执自我的男人,有点像是柳御史那种,骨子里带点清高的,这样的男人不太可能为了别人去改变自己的想法和做法,而且以她对梅逐雨的第一感觉,他也不可能喜欢她喜欢的那些美酒美人乐舞宴会,但现在,这小郎君认真的说,会去习惯,会去接受。

  如果一个人会为了另一个人去试着接受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其他不说,肯定是用了心。武祯一向对认真的人没办法,更何况这个认真的人还对她用了心。她突然觉得,或许这个小郎君,比自己想的还要喜欢她也说不定。

  这种慎重的心意,令她有几分不自在,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不尊重人家这份心意了。她的年纪比小郎君更大一些,婚事定下之后,她想,就当以后多个小弟。然后就在此刻,她发现,小弟是当不了的,这位小郎君想陪着她更久的时间,可能是冲着一辈子去的。

  武祯想都不敢想,那也太缥缈了,让人心里怪没底的。

  武祯的沉默让梅逐雨误会了什么,他的眼神黯淡下来,不再说话了。武祯敏锐的察觉到,咳嗽一声,说:“你刚才喝的那酒,叫琥珀光,容易醉人,下次我给你送点甜米酒还有味道较甜的冻春酒。酒还是要喝的,毕竟……”

  武祯大大方方的瞧着他笑:“两个月后我们的婚宴,你可得喝不少酒,先提前习惯一下也好。”

  梅逐雨一愣,眼睛又慢慢亮起来了。

  武祯看着在心里舒了一口气,继续甩着马鞭慢悠悠的说:“其实你不用跟梅四他们一起玩,他们都是我弟弟,你又不是,你不是我的郎君吗,以后陪着我去玩就行了。我知道的好玩地方不少,你要想去,以后我单独带你去。”

  “没道理夫妻出游,身后还跟着一大串捣乱的家伙,你说是不是?”

  武祯也不知道自己这番安抚的话怎么说出口的,但说完后,竟然都没后悔,还挺期待的。可能是小郎君刚才难过的情绪,表现的太明显了。她有点怕这种人前冷然坚定的男人独独为了自己几句话不安至此。

  她话说完,等着梅逐雨说‘是’,结果等了半天,等到他一个略茫然的‘啊’,还是疑问的语气。

  梅逐雨忽而轻声问她:“你答应这桩婚事了吗?”

  武祯:“我要是没答应,我们的婚事是怎么定下的?”

  武祯:“梅家郎君,你应该知道,这世上能勉强我的人,恐怕还未出世,我们的婚事,是我同意的,我以为当初送给你那些大雁就已经表明我的态度了。”

  梅逐雨深深呼吸了一下,是一个竭力忍耐的模样,但一直瞧着他的武祯,还是看到了他脸上冒出的那个笑容。

  武祯没想到,长相寻常的小郎君,笑起来的模样,竟然这么的,这么的抓人眼球。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冲散了他脸上原本矜持的冷意,好像这么大一个人,忽然开花了似得。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笑太短暂,小郎君意识到她在盯着他看,一下子就收敛了,又是一副成熟冷静的样子。

  两人已经走到了梅逐雨的宅子前,武祯眼看着小郎君已经平静下来,忽然说,“有一句话我一直忘了说。”

  梅逐雨:“什么?”

  武祯一笑,凑近他的胸口,仰头小声说:“小郎君,你的名字很好听,我很喜欢。”

  ……

  梅逐雨宅子里伺候的老奴发现,自家的阿郎,又在抄那劳什子的经了,这回还点了香,凝神静气用的。

  “阿郎,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

  梅逐雨应了一声,放下笔,对着清静经旁边那个鬼使神差写下的‘祯’字发呆。他想,他明白为什么观中同门们都说不能近女色了,因为靠的近了心就不能静,如此,还修什么道。

  他此刻想起今日那人凑过来,声音里含着笑意,直直看着他的样子,心里还是一阵乱跳,简直连从小读到大的清静经都忘光了。来回在心里念叨着清静二字,却根本不得清静,更是死活想不起来清静经第一句到底是什么,只能看见那双眼睛里愉悦的光。

  她那样笑着的时候,真的好看,让人移不开眼睛,就像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

  赵嵩岩赵郎君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回了家,家中父母见他闷闷不乐的样子,都担忧询问他发生了什么,赵嵩岩敷衍两句,晚饭也没多吃,回房去躺着了。

  今日他们请那个梅家大郎去乐坊,他一时没绷住脾气说了几句不好听的,搞得场面难看。其他人怪他也就罢了,但后来祯姐回来,单独将他喊到一边,嘱咐他明日去找梅家大郎道个歉。

  赵嵩岩很服气祯姐,但让他道歉这种事,他满心不乐意。原本他就不喜欢那个梅家大郎,现在看祯姐这么护着他,就更不喜欢了。一直陪着他们的祯姐,这次可能真的要被一个男人抢走了,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他不像梅四崔九那几个人,是从小跟在武祯身后长大,他幼时随着父母在旬州那边生活,十三岁时才回到长安认识的武祯。因为从小体弱多病,所以他的脾气格外不好,来到长安,最开始很是吃了些苦头,被人欺负了很多次。

  后来遇上武祯,她虽然是个女子,却不像赵嵩岩从前看到的大部分女子一样羞怯本分,武祯会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从不管他人眼光,赵嵩岩羡慕那种自由与随性。

  再之后,武祯带着他一起玩,教他骑马打猎,教他打球,带着他们一群小子上山下河,他的病不知怎么的也慢慢好了。

  赵嵩岩早已将武祯当做自己的亲姐姐,他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对于他们的祯姐要嫁人,都能轻易接受。他就不能接受,他只希望永远保持现在这样。

  然而,他心里有再多排斥和不情愿,祯姐一句话,他还是不得不低了头。

  祯姐说:“去给他道个歉,不然我很头疼。”

  赵嵩岩看到祯姐的表情,忽然意识到,祯姐好像挺喜欢那个梅家大郎,因为她从前也有过几个未婚夫,但从来没有这样上心,现在这个是不同的。

  发现这一点,赵嵩岩心情低落而惆怅,这份心情,一晚上他都没能排遣,从中午牵马出了门,赵嵩岩就在皇城附近犹豫徘徊。梅家大郎在刑部任职,今日他要去官署工作,等到下午才能出宫回去。赵嵩岩等在这,就是为了跟他道个歉。

  好不容易等到人出来了,赵嵩岩又不想上前了,不高兴的跟在梅逐雨身后,想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谁知这一拖,竟然还出了问题。

  就在梅逐雨路过东市的时候,赵嵩岩看到了吕挚。这吕挚当年与他们祯姐也说过亲事,后来因为斛珠娘子,两人还打过一架,他们所有跟着祯姐玩的人,都十分厌恶这个老是找祯姐麻烦的吕郎君。

  赵嵩岩亲眼看着吕挚带了两个人高马大的壮硕奴仆,不怀好意的跟在梅逐雨身后,然后在路过人较少的一条巷子时,那吕挚躲在一侧,让两个奴仆上前将梅逐雨堵进了巷中。

  远远跟着看到这一幕的赵嵩岩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吕挚肯定是为了报仇来的,这狗东西这些年对祯姐是屡战屡败,从未占过便宜,现在他发现打不过祯姐了,就想来欺负祯姐的人出气。

  “可恶!”赵嵩岩不喜欢梅家大郎,但怎么说那也是他祯姐的人,能被吕挚那条狗欺负吗!想也没想,赵嵩岩奔着那巷子大步跑过去。

  他原以为就梅家大郎那个不经事的样子,晚一会儿就得被人按在地上打,谁知冲到巷口,却愕然发现那个想象中本该躺在地上哀嚎的梅家大郎好端端站着,倒是那两个壮硕奴仆,一个已经倒下,另一个被梅家大郎按着后脑勺掼在墙上。

  赵嵩岩清楚的看见,那一脸不悦的冷肃郎君抬头朝自己看过来的时候,脸上分明溅上了鲜红的血迹。

  赵嵩岩伸手扶墙,脑子里傻呆呆的冒出一个念头——“梅家大郎在这杀了人?万一被发现肯定要被抓,被抓了他怎么跟祯姐交代,不行,要赶快帮忙毁尸灭迹。”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