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0 章 第二十章

  武祯说要把婚期提前,一句话说下去,原本定好在端午后的婚期就提到了端午前。武二娘子任性惯了,没人管得了她,于是各处店铺里为她婚事制作器具衣服的匠人们,就纷纷赶起工来,好在不少贵重器物都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剩下的东西也不是很为难。

  梅逐雨这边要准备的东西同样很多,他父母双亡,亲近的长辈在长安城的就只有梅尚书也就是梅四的父亲这一支,以及宫中的贵妃。有许多事都需要长辈帮衬,才不至于手忙脚乱,所以梅逐雨近些时日常常上门拜访,与梅四来往也频繁了许多。

  梅四爱屋及乌,对他这个准姐夫……不是,对他这个要娶自己大姐头的堂兄态度越来越好,见到了总要和他多聊几句。

  梅逐雨又一次上门的时候,梅四恰好待在家中,见他来了,兴冲冲的凑过来跟他说:“堂兄,我想好该给你们送一份什么贺礼了!”

  他们一群小伙伴因为要送什么贺礼这件事已经闹腾了好久,崔九说要送个黄金屏风,屏风面要用金线绣牡丹,遭到了一群人的嘲讽,说他太俗没意思;赵郎君前阵子说要送两匹难得的好马,前几日又改了主意说想送只老虎,昨日大家聚在一起,他又改了主意说想送一张铺满床榻的大狐皮,一直没个准数;孙娘子说要亲调一匣子好香;还有说要送几个胡姬健奴的,大家似乎都已经有自己的想法。

  只有梅四,纠结了许久,对于这份礼物半点头绪都没有。因为不论怎么看,他作为双方的亲朋好友,送的礼物得比其他人都更好更有诚意吧!

  苦思冥想了好些时候,终于在今日上午,灵光一闪,梅四想到自己该送什么礼物了。

  “堂兄你猜,是什么!”

  “算了你肯定猜不到,我是不会说的,到时候我要给你们一个惊喜!”

  “好了,我不说了,趁时间还来得及,我要去买最好的纸和笔!”

  梅四自顾自的说了一大堆,也不管梅逐雨如何反应,他自己越想越兴奋,几乎是手舞足蹈的出门去了。

  梅逐雨:“……”既然这么说了,那贺礼大概就是一幅亲手画的画了。按照这个堂弟一贯的喜好,基本上能确定是鬼怪之类的辟邪图。

  梅四喜滋滋的大步走在大街上,叉着腰想,我的礼物一定是最有诚意最特别的!他决定送的是一副千鬼辟邪图,他自己亲手画的!到时候就让祯姐与堂兄挂在屋子里,保证百邪不侵平平安安!

  为此梅四都决定暂时放下手里为白蛇郎《妖鬼札记》所化的各种鬼怪,先一心把这份千鬼辟邪图准备好。为了配得上他的祯姐大婚,梅四想去买些更好的纸笔。他擅长作画,这些卖笔墨纸张的铺子也是常来的,但这回左右翻看,都寻不到满意的,最后无奈出门想去其他店铺寻找一番。

  结果找了一日,都没能买到合心意的纸笔,梅四心情沮丧极了。他正准备回家,明日去问问友人们谁有更好的,忽然被一个行色匆匆的路人给撞倒了。

  那人戴着幂篱,遮住了脸和身形,只能看出是个男子。他也被撞的往后倒去,手中一个木盒子砸在地上翻倒开来,露出里面一卷光洁的纸和一支深紫色的笔。

  梅四一眼看到那纸笔,眼睛都直了,他一看就知道这纸笔绝非凡品,合他心意的很,简直就是想什么来什么。顾不上自己被人撞倒,梅四扑过去就抱住了那盒子,很是急切的询问道:“这个、这个纸笔你卖不卖?卖给我吧!”

  戴着幂篱的男子嗓音嘶哑,说道:“这本就是要拿去寄卖的,你想买更好,省得我再走远路了。”

  他说了个价,梅四满口答应,立刻就付了钱,高高兴兴的道谢抱着木盒子屁颠颠往家赶。有了这么好的纸和笔,他肯定能画的比以往还要好!

  那站在原地望着他离去的幂篱男子轻笑一声,走进一旁暗巷,霎时化作一片烟雾消散不见。

  梅四赶回家中,什么都顾不得了,一头扎进自己的书房。小心的展开那卷纸,用手指在纸面上轻轻一蹭,脸上霎时露出陶醉神色,研好自己寻常舍不得用的墨,梅四深吸一口气拿起那支手感极好的笔,按着自己脑海中设想的千鬼图,开始在纸上落笔。

  他虽未见过真正的鬼怪,但他喜欢这些,他的想象足以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而这个世界,即将出现在他的笔下!

  梅四兴奋的画到房中灯火熄灭,这才惊觉自己疲累至极,强撑着将纸笔收拾好,他几步蹭到榻前,倒下去就睡得人事不知了。

  静夜之中,那被梅四摊开在案上的图,忽然微微抖动了一下。上面几十只墨色淋漓狰狞可怖的恶鬼仿佛活了起来,眼珠子在纸上咕噜一动,接着大团的深黑色从纸上抽离出来,腾升到半空,汇聚成了活生生的恶鬼模样。

  它们悄无声息,穿过房门院墙,消失在暗夜里。

  第二日,梅四睡到午时起身,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自己昨日画的图,谁知走到案前,他整个人都呆住了,许久才发出一声惨叫,引来了门外的奴仆婢女。

  “郎君,怎么了?发生了何事?”

  梅四不敢置信的跌坐在案前,反复抚摸着那光洁的纸面,那里空无一物,完全没有被墨色沾染过的痕迹。

  “怎么会,怎么可能,我昨日画的恶鬼呢!我明明已经画了好几十只了!我画的那么好,还想早上再好好欣赏一番的,怎么可能会没了!”

  奴仆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之后,互相看看,问道:“郎君,是不是你昨日没画,是做梦呢?”

  “是啊,不然这纸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梅四抱着自己刚醒还有点昏沉的脑袋,呆呆看着空白的纸面,“到底是我现在在做梦,还是我昨晚画的时候在做梦?”最后仔细擦了几遍眼睛,不得不承认,大概是昨晚在梦中画的图,所以现在醒来后纸上才会什么都没有。

  “呜……我明明都已经画过一次了,现在又要画一次!”梅四差点委屈的哭出来。旁边的奴仆劝他:“郎君,可不能再如此不注意休息了,整日不眠不休的画,这样如何使得呢,肯定是太过疲累,所以才有这种梦。”

  “好了,我知道了。”梅四摸着自己的纸,再次振作起来,“再画一次就再画一次!这次肯定会画得更好的!”

  梅四闭门画图的时候,武祯在酒肆里买酒。她对这些可谓是如数家珍,光看着色泽就知道是哪里运来的琥珀光,同样的颜色尝一口就知道是玉州冬还是玉州西的玉烧春,嗅着味道就知道哪种酒哪种年份。

  剑林、春酒、浔阳米酒、望风水酿、竹清酒……武祯走遍了东西市和有好酒的三十个坊,每一种酒都挑选了口感最好的,最后凑了一大车,让豫国公府的奴仆送到了梅逐雨的宅子。

  婚期近了,这酒量也该练练了。

  梅逐雨回家后,看到了那一大车的酒。随着这车酒送来的还有武祯写的信笺,上面说道,坛子上用红封的是最烈的酒,黄色封的则口感温和些,还简单写了些她对于各种酒的感觉喜好,也为他做了顺序推荐。

  梅逐雨细细看了即便信笺,然后按照信笺所说,拿了那车酒最上面的一小坛黄封酒,是叫杏子黄的,据说是一种用杏子酿的酒。

  处理完正事之后,梅逐雨带着酒回到房中,拆了封倒出酒液。

  酒液微黄,色如杏子,清透明亮,有一股清香扑鼻。

  酒色越浊越是便宜,清则贵,所以色泽又以清透为上佳。梅逐雨虽不喝酒,但也知晓如此透亮的酒液,价格必定不低。

  一小杯杏子黄入口,果然如信笺上所说,甜味四溢,回甘略酸,辛辣味极少。与他之前仓促喝的那杯琥珀光不一样,这杏子黄入喉温厚甜美,梅逐雨一连喝了小半坛都感觉自己没什么问题,于是干脆连另外半坛也一起喝完了。

  窗外树枝上蹲着一只狸花猫,她眼看着梅逐雨喝完一杯又一杯,跟喝水一样,不由摇头叹息,暗道小郎君这喝法真是暴殄天物,这杏子黄就是得慢慢品才能尝到其中滋味,而且这酒虽不烈,但后劲韵味悠长,一下子喝一坛,对一个从前不喝酒的郎君来说,仍旧是太过了。

  果不其然,狸花猫看到小郎君慢慢的,眼神直了,手里还端着大半杯没喝完的杏子黄。

  得,已经醉了。

  狸花猫甩着尾巴轻巧跳到屋内,大摇大摆的走到小郎君面前。

  已然迷迷糊糊的梅逐雨好一会儿才将眼神聚在面前的狸花猫身上,就这么直愣愣的看了一会儿后,他忽然正色跪坐在狸花猫面前,给她行了一个大礼,接着将手中的那杯酒递上来,口中道:“阿父,许久未见了。敬告阿父,儿不日将大婚,不能回渠州为你与阿娘奉香,心下实在歉疚,一杯薄酒,请阿父谅儿之心。”

  武祯:“……”

  梅逐雨认完爹,倒在地上安静的睡着了。武祯捻着猫胡须喝完那杯被送到面前的杏子黄,又转悠到小郎君的脸颊旁边,抬起爪垫按了按他的脸,拍了拍。

  梅逐雨迷糊间被她拍醒了,从地上晃晃悠悠的爬起来,揉揉眼睛坐到一旁的榻上,脑袋一歪再次睡了过去。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