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3 章 第二十三章

  月上中天,李沅真靠在窗边望着殿前那株枯死的白茶树。她睡不着,脑中只想着等明日,小姨会怎么救这株茶树。

  今日是月圆,她的公主殿地势颇高,殿前又开阔,月光如霜一般照下来,让外面的夜色也变得明亮。李沅真托着腮,怔怔看着。忽然,她看到那株枯死的茶树下恍惚站着个白色的人影。

  缥缈的白影在月光中呈现出半透明的模样,衣袖招摇,远远地,似乎在看着这边。李沅真愣了一下,接着瞪大了眼睛。那个人,出现在她这十年不断的梦中,是她朝思暮想着要再见一面的人。

  想了那么多年,以至于成了一个无法言说的执念。

  李沅真忽然疯了一样跑出殿门,奔下殿前的阶梯。她已经准备休息,发髻拆了,头发散着,脚下踩着一双凤头鞋,跑下阶梯的时候,因为太急,她的鞋子掉在了阶梯上。顾不得这许多,李沅真只看着那边的人影,生怕自己晚一步,移开一下眼睛,那人就消失了。

  照顾她的宫婢们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拿着披帛灯笼跟在她身后追了出来。

  “公主!公主!”

  “殿下,您怎么了,慢着点啊,小心摔了!”

  李沅真头也不回喝道:“都不许跟过来,你们回去,谁都不许跟过来!”

  宫婢们顿时停下,面面相觑,不敢再追过去,只望着她一直跑到那株白茶树前。

  李沅真气喘吁吁的停下,仰头望着树下的白衣男子。他还是和十年前,以及她的梦中一样,静静的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李沅真在他身前停下,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见他对自己笑,也下意识对他笑起来,但眼睛却是一酸。

  “我……”李沅真握着自己的裙摆,她赤着脚踩在松软的泥土上,感觉自己像是踩着云,声音轻飘飘的,不像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男子又笑了,他摇摇头。

  李沅真透过他的身体看见后面那株枯萎的白茶树,一下子哇哇哭起来,就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个小女孩的样子,狼狈又可怜。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她哽咽的重复道。

  李沅真看到男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牵住了她的手,在掌心里放了一颗花苞。手指一点,花就开了,四片白色的花瓣,围着嫩黄色的蕊。

  这是今年开的花。李沅真莫名的想到这句话,她听不到男子的声音,但却有种强烈的感觉,她觉得他是来告别的。

  男子放开了她的手,后退了一步。李沅真心里一慌,握紧手中的那朵花,又去抓男子的衣摆。

  “不要走!”

  李沅真感觉自己抓不住男子的衣摆,眼睁睁看着他消散在眼前,鼻子一酸,又想哭,然而此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沅真,把你手上那朵花给我。”

  李沅真被吓了一跳,已经到嗓子的哭声吓得憋了回去,憋得打了个嗝。她猛地扭头,却见武祯站在身后。

  “小……小姨?”这可是半夜,小姨是怎么进宫的,还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身后?李沅真又发现不远处的宫婢们都倒在地上人事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都亲眼见到寄灵了,对她半夜忽然出现怎么还这么无法接受?武祯见李沅真呆呆的,自己从她手中拿出了那朵白茶花,细细看了两眼。

  “确实是凝聚的最后一点精华。”武祯说完,往前吹了一口气,周围霎时起了一片白雾,原本已经消散的男子身形重又凝聚起来,只是更显缥缈。

  原本瞧见武祯吹出一片大雾已经傻眼了的小公主,见到男子重新出现,顿时更呆了。

  武祯手掌一翻,拿出一只木头雕的簪子,簪头是一朵栩栩如生的白茶花,她将簪往前一指,对着那不言不语的男子:“寄身于此簪中,可保你无虞,但你须舍弃原身,再不得自由,你可愿?”

  男子望一眼李沅真,点了点头。武祯于是又转过头去看李沅真,“沅真,你可愿供养此寄灵……”

  李沅真飞快的回神又飞快的喊出声:“我愿意!”

  武祯:“听我说完,急什么。”

  李沅真乖乖的缩回去:“小姨你说。”

  武祯认认真真的看着她:“你可真的想好了?他非凡人男子,乃是一种名为寄灵的精怪,虽有神智不能言语,虽能看见却不能时时陪伴……”

  李沅真实在忍不住:“能看见他我就很高兴了。”

  武祯挑眉,“堂堂公主,怎么如此没出息,你难道都不多想想别的事?”

  十六岁的小公主李沅真一脸的懵懂,不远处的寄灵也散发着纯然洁净的气息。

  武祯:“……算了,你还小,其他事以后再说吧。”

  她说着,握住李沅真的双手,在她指尖一捏。李沅真十根手指上陆续滚落出血滴,十滴血珠汇聚成一团落到武祯手中。武祯将血珠弹到空中,瞬间化作红线捆住了白衣男子即将消散的身体。同时,武祯也将男子最后留给李沅真的那朵白茶花弹向他,口中道:“入!”

  白衣男子的身形不由自主化成一道裹着红线的青烟,飘然进入了那朵白茶花中。武祯伸手一招,将白茶花捏在手中,她将那朵男子暂寄的白茶花放在木雕茶花簪上,掌下骤然出现一片莹莹辉光,与月光一般无二。

  在这种光华照耀下,白茶花融入了茶花木簪,当两者完全相融之后,原本木色的茶花木簪一下子变得莹润光泽,如同白玉雕就,隐隐还有清气氤氲。

  武祯闭了闭眼,让变成竖瞳的眼睛恢复原状。然后她将手中簪子随手插在了李沅真的耳朵上。李沅真一下子连脑袋也不敢动了,小心的把簪子拿下来后,看着发了一会儿呆,才兴奋的红着脸举着簪子问:“他、他是在里面吗?”

  武祯:“对,以后你就天天带着他,而且是必须带着了。”

  李沅真快要飞起来了:“我是不是还能看到他?!”

  武祯:“过阵子吧,等他稍微恢复,你叫他看看,要是他愿意就会出现了。”

  李沅真静了一会儿,忽然蹲下,抱着脑袋大喊:“啊啊啊啊!”

  武祯吓得一把捂住她的嘴:“小祖宗,你喊得这么大声,把外面巡逻的人都喊来了,小姨我往哪躲啊。”

  李沅真乐疯了,眼睛亮晶晶的,紧握着那根玉簪,跳起来抱着武祯:“小姨!小姨!我能看到他了!”

  见她身上充满了快乐的气息,武祯也不禁为她所感染,同样笑起来。得,小外甥女这么高兴,也不枉她废了这么大劲弄来这木头,虽然欠了那妖怪一个大人情,但总算今夜一切顺利,老天爷也成全。

  “谢谢小姨!以后小姨有什么事,沅真一定也努力帮忙!”

  “好了。”武祯好笑的说:“我有什么事要你帮忙,还是谢谢今晚的满月吧,这么纯粹的月光,帮了你一个大忙。”

  等武祯走了,李沅真握着簪子躺在床上平复心情,终于想起来一个问题,猛地坐起身来——等等,小姨为什么会这种仙人一样的法术?!

  ……

  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屋内的灯已经全都熄灭了,只留下一些淡淡的灯油气味。梅四瞪着面前案上毫无变化的画,眼睛通红,手臂也通红。为了不让自己半夜睡着,他每次困得不行了就用力掐手臂,整条胳膊都给他自己掐红了。

  昨夜他想了一夜,如果画上的恶鬼跑出来,他该用什么样的姿势把画给劈了,结果等到早上,画还是没有丝毫变化,想出来的十种姿势一个都没用上。

  杵着剑站起来,梅四双腿发抖,坐了一夜,腿都麻了。他绕着桌案走动,时不时看看桌上的画,心中犹豫不决。

  这画,他觉得有问题,但没亲眼看见,如果就这么毁掉,心里还是颇不甘。就这么迟疑纠结了半晌,梅四终于还是下定了主意。他拿出自己扔废纸的盆,狠狠心咬牙将案上的画卷了,扔进了盆里,点燃火折子扔了下去,看到桌上那支笔,心中一动,将笔也一同投入了火中。

  眼看着火焰吞噬了纸上的恶鬼,梅四长舒一口气,颓然坐在了一边的垫子上。

  就在这时,火焰中忽然冒出一股紫烟,闪电般的直冲梅四,在梅四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冲进了他的身体里。梅四身体一顿,向后倒去。

  只过了片刻,梅四再度睁开眼睛,但此刻他身上已经没了往常那种带点天真的赤诚,那双眼睛比以往更黑,连一点光都反射不出来。

  ‘梅四’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自己现在这个身体,露出了个令人不舒服的笑,很快,他离开梅四的家中,消失在了长安城的某个角落里。

  在刑部官署的梅逐雨正签署公文,骤然觉得眼皮一跳,仿佛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下意识扭头看向窗外,晴日,阳光热烈。放下笔,梅逐雨刚准备掐指简单算一算,忽然有个小吏匆匆走进来。

  “梅郎中,永福坊发生了命案,徐侍郎让你即刻带人前去。”

  梅逐雨收起手上工作,接过他递来公文书卷看了看才道:“知道了。”

  永福坊一处荒废旧宅,发现两具尸体,尸体死状可怖,如被巨大野兽撕咬,然而这泱泱长安之中,又怎么会有食人的巨大野兽。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