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4 章 第二十四章

  永福坊,原尚书令郭寸忠的旧府邸。这座宅子荒废多年无人打理,从外头的坊墙到里面内宅的墙,中间原本寄马的地方长满了荒草。

  梅逐雨带着刑部几个小吏,还有仵作文书以及几位士兵,从永福坊坊墙上开的门,直接进到宅子。进门的时候,那扇摇摇欲坠的大门就轰一下倒在了一边,震起一片灰尘。

  那郭寸忠十几年前权势滔天,这座宅子建的面积颇大,内里雕梁画栋,据说全是超过形制规定的东西,后来他一夕被抄家,这华丽又广阔的宅子就此荒废下来。郭寸忠乃二品大员,这宅子空出来后,若要卖,就得找个品阶比他高的,不然若是品阶低的,不许用那些形制的建筑,还得费心全部打掉重建,实在太过麻烦。

  再加上当年郭寸忠犯的事太重,他家里人几乎全都吊死在这宅子里,太不吉利,就这么着,这座大宅子一直没能再卖出去,荒废至今。被遗忘了十几年的旧宅,已经破败不堪,只依稀还能从乱草中无数系马的石头和马槽,以及门楣上不复鲜亮的各色漆花,遥想当年这里盛极时的模样。

  两个年纪较大的小吏曾来过这里,叹息了几声物换人非。走在最前面的梅逐雨问:“尸体是在哪发现的,报案人在何处?”

  “在里面等着呢,大堂那里,报案的是附近里坊一个名叫马盼的男人。这宅子吧虽说官府封了不许人进来,但都过了这么些年,门都倒了,外面封条也烂了,这么大个宅子里面东西搬空就剩个空架子,也没人费心来管理照看,所以附近一些里坊的居民就偶尔偷偷进这里来,想碰碰运气找点还能用的东西回去。”

  说话的是刑部司一个员外郎,这陶员外郎蓄了一把小胡子,说起话来摇头晃脑,说一句就要摸一把自己的胡子,“到了,就那,哎哟这气味,可熏死人了!”

  众人纷纷掩鼻,梅逐雨提步走进大堂,眉头微皱。

  这大堂也破败许久了,积满了灰,空荡荡的,连门窗都已经被人撬走了。因为没人管,这里面就成了乞丐流浪儿的藏身之所,好歹有片瓦遮身。大堂中那两具看不出原样的尸体,衣衫褴褛,其中一颗头颅滚落在一边,一头杂草样的乱发,显然,这两个死的人,正是在这破落宅中休息的两个乞丐。

  两个坊里的士兵押着一个衣着寒酸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跪在一边瑟瑟发抖,见他们来了,马上哭喊道:“小人真的与这两个死人无关啊!小人只是来这里想搬几块瓦片回去修缮屋顶,谁知道一进来就闻到了臭味,还以为是死了野狗野猫在这里,好奇的过来一看,就看到这……这死人,真的不是我做的啊!”

  梅逐雨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了,安静。”

  那马盼闻言,立刻不敢说话了,乖乖缩在一边。梅逐雨招仵作过来检查尸体,让文书过来记录,自己也走到尸体旁边查看。

  那两具尸体死状凄惨,基本上已经不成人形,身体四肢散落,像是被什么大型野兽撕碎了,老仵作检查的时候就在咕哝着什么肯定不是人干的,人哪有这么大的力气把整个人撕扯碎了。

  陶员外郎背着手站在门外,往里瞄一眼就转头,一副不忍直视,也忍受不了臭味的样子。见梅逐雨蹲在尸体旁边,他忍不住招呼道:“梅郎中啊,你靠那么近不臭吗,还是过来外面等着吧,让他们检查完了就算啦。”

  反正也不是人干的,最后定个野狗吃人也就算结案了,死的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两个流浪乞丐而已。要不是这梅郎中得罪了徐侍郎,也不用这点小事都被支使来这里走一遭,陶员外郎心里嘀咕。

  梅逐雨站起身,又在大堂四周看了一圈。大堂空旷,四周墙壁上斑驳,普通人看不见,但在他眼中,这里到处都是黑色的爪印。

  妖气四溢的爪印,从形状来看像是犬类,但比一般犬类大太多。那两具尸体的碎块上,也满是犬类涎水的腥臭味。

  仵作少看见这样碎的尸体,快速检查了一遍,就让士兵把尸体收拢准备抬出去。

  梅逐雨看看外面天色,对收拾的众人说:“你们都快点,收拾完了早点出去。”

  其他人也不想在这多呆,听他这么说,赶紧的加快了收拾速度。见他们收拾好了,梅逐雨说:“陶员外郎,你先回去,我待在这里再检查一番。”

  陶员外郎啊了一声,显然不理解他为什么还要一个人在这种阴森森的鬼地方多呆,但想想这位梅郎中一向古里古怪的,他也就没多问,只客气道:“一个人怕还是有点危险,不然让两个人陪着吧。”

  梅逐雨简短道:“不必,你们先走。”

  果然与其他人说的一样怪,陶员外郎心想,叫上众人一块儿走了,只留下梅逐雨一人在这里。

  众人一走,只剩一个梅逐雨,宅子里阴风似乎一下子就更重了,明明太阳还未落山,屋内阴影处的东西就蠢蠢欲动起来,整个宅子都显得昏暗了。四周寂静至极,一点人声都没有,只有梅逐雨的脚步声,笃笃笃的轻响。

  “吱……”梅逐雨穿过大堂走到后面的院子,后面二楼一扇窗户忽然发出一声悠长的吱声,哐的一下关上了。那些二楼黑洞洞的窗户里,传来黏腻的视线,锁在梅逐雨身上,有什么东西在窃窃私语。

  那些都是久未住人的旧宅中滋生的阴晦之物,不过都不成气候,也害不死人,梅逐雨并不放在眼里,因此他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只定定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那里的东西才真的需要处理。

  宅子深处,一个戴着幂篱的男子发现了梅逐雨的靠近,他轻轻一笑,摸了摸身边一只凶犬的脑袋。“我还没准备杀他,他却自己送上门来了,真是不要命,算了,去吧,把他吃了。”

  “哦对了,不要咬烂他的头,脸得让人认得出来,总得让武祯看看,她选的男人死时是怎样一副恐惧表情。”

  男人说罢,他身边围着的几只凶犬全都站了起来,站起时的凶犬都比男人高一个脑袋,它们神情狰狞,嘴边还残留着血迹,悄无声息就全都风一样卷了出去。

  梅逐雨感觉到了后宅妖气,但走到中庭,他脚步一顿,迅速抬手往前一指。白灰相间的凶犬在空气中现出身形,它的脑袋正中被梅逐雨一点,整个身体都像遭到重击一样,重重摔倒在地,眨眼间就死了。

  梅逐雨也不管地上这只,一侧身闪过耳边风声,手飞速往空中一拉,硬生生从空气里拉出来一只森然利爪,只听得喀拉一声,那只利爪被那只看上去文弱无害,只适合拿笔的手折断了。

  接二连三,梅逐雨将五只凶犬尽数找出打死。最后那一只察觉到危险已经想跑,也被梅逐雨一脚踢了出来,砸在右边一堵墙上,整面墙都被撞的倒塌。

  梅逐雨口唇微动,从袖中掏出几道黄符,分别打在几具凶犬尸体上,这几道黄符在尸体上燃尽,原本巨大的狗身一下子缩小,变成了一般家犬大小。

  梅逐雨看了一眼,眉头更皱,依旧往后宅去。

  这些凶犬已经快变成妖犬了,不过它们并非天然是妖,而是被有心人喂食了太多人肉,使之妖化。这种喂食人肉催化出的妖犬,毫无理智只知食人,性格残暴,若放出去,恐怕长安城内要死上不少无辜百姓。

  后宅中戴着幂篱的男子发现自己那几只凶犬都死了,顿感惊异,“这梅逐雨竟不是个普通人?他怎么可能会道家法门?!”他之前查过这个梅逐雨,分明只是个寻常男子,在他出手前,他也未察觉任何不对,可他一动手,幂篱男子便觉不妙,这人非但是个道门中人,修为恐怕还不低。

  原以为想解决这个梅逐雨不过小事一桩,却突然发现横生枝节,几件事情都不如预期顺利,幂篱男子心情糟糕,也不准备继续在这耗下去了,这次是他大意轻敌,待到下次准备好了,再来会会这梅逐雨。

  谁知幂篱男子刚一转身,便听到门外传来梅逐雨的声音,“出来吧。”

  “来得倒挺快。”幂篱男子推开门,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打量着梅逐雨。先前他还以为这就是个普通人,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现在发觉他也是此道中人,才终于正眼看他。

  梅逐雨不管他用什么眼神看自己,只问他:“你故意喂养这些凶犬,令他们吃人?”

  “显而易见,不是吗。”幂篱男子摊手笑道:“只是吃了些乞丐罢了,和吃几只老鼠也没甚区别。”

  那笑容还未完全展开,一只手突兀出现在他身后,拧断了他的脖子。男子的笑声戛然而止,神情变得愕然,最终定格。

  梅逐雨一把打落他戴着的幂篱,看了一下他的脸,发现并不认识,手下再一用力,男子的脖子就彻底软塔塔的耷拉了下去。

  梅逐雨松手,任由男子的尸体倒在了地上,他自己绕过尸体往外走。

  普通人的世界,需要按照国家律法。非人之物的世界,没有律法,不过轻贱他人性命者,该杀。

  梅逐雨走出阴气森然的宅子,意外的在门前看到了正在下马的武祯,方才冷酷拧断了一个脖子的男子,一下子变成了情窦初开的少男,突然撞见了心上人,惊喜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在路上撞见刑部的陶员外郎,他说你一个人还待在这破宅子里,我就过来看看。”武祯走到他面前,扭头看了看破烂大门,“这地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以后还是別来了。”

  梅逐雨点头,“好,我不来了。这里确实不太好,你也不要来。”

  武祯笑:“我没事来这种破烂地方干什么,行了,既然你没事,我先走了。”

  梅逐雨下意识说:“我们好几日没见了……”

  武祯:“没有啊,我们不是经常见面吗。”说完武祯就想起来,是自己经常变成猫跟着小郎君,对小郎君来说,他确实是不常见到她。

  “郎君舍不得我走?想见我啊?”

  “……”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郎君想见我,不如下次想见我的时候给我送个信,我来见你就是。”武祯笑眯眯的摸了一把小郎君的手,把人摸成了一只僵硬的兔子,耳朵都直了。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