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6 章 第二十六章

  柳太真将手覆在画上感受了一番,收回手之后说:“武祯,你感觉到了吗?”

  武祯点头:“感觉到了,这东西分明不详,却又太过‘干净’,就算有几分奇特的妖邪之力,也很淡。”她扭头望向凌霄二人,“你们怎么抓到的这东西?”

  身材比一般娘子魁梧丰满的朱娘子说:“当时我们见这些东西乘着黑云要往宫城方向去,就拦下了它们。我们开始以为是恶鬼,但又没有鬼气,郎君说嗅到了它们身上的墨味,猜想它们可能是墨鬼之流,便用一张灵符卷轴将它们拘了起来。”

  凌霄点头补充说:“正是如此,这些东西被拘进卷轴之后,就成了这样一幅恶鬼图。但这两日我们仔细研究了一番,觉得这似乎并不是墨鬼,所以才拿到雁楼请两位看看。”

  武祯注意的不是这东西,而是……“往宫城方向去的?”

  “是,猫公觉得有什么不妥?”

  武祯莫名想到小公主那株白茶,白茶虽然没说,但之所以会变成那副样子,显然是经过了一场恶战。武祯先前就在想,会是什么东西进入宫城却没有引起注意,就连她亲自去了,也未察觉到什么不详气息残留在附近。

  她忽然将画轴一卷,“这个先借我一下,我去找找梅四,看看是不是他画的东西。”梅四那小子每次画了新的图就要拿过来给她鉴赏,看了这么多,武祯几乎能肯定手里这画就是梅四画的,所以梅四到底是怎么画出的这种带着妖邪之力的东西?

  被武祯惦记了的梅四,此刻身在妖市。不过此时的‘梅四’,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梅四。他的身躯被一个妖灵占据,神魂也暂时陷入了昏迷,被挤在身体的角落里。

  占据梅四身体的妖灵在躲避一个人,那个将他抓起来,分割成两部分关在特殊炼制的笔和纸中的男人。那男人看着是个病歪歪的普通人,但手段奇诡,他原本好好的在扬州那边待着,却被那男人弄成那副样子带来了这里,还被迫让一个人类使用了自己的力量,真是憋屈的很。

  长安城他从未来过,人生地不熟,不过他能感觉得到这个地方妖气冲天,非人之物聚集,躲在这里的话,那个男人短时间里估计也找不到他,躲一段时间,等避过风头了,他就离开这里回扬州去。

  妖灵打算好了,在妖市中几番寻找,想要找个合适的地方休养一下。他的妖灵被这个身体的小子画画用掉了不少,他还把拘着他的纸笔投进火里烧掉了,虽然间接地放了他自由,但也让他伤了元气,得好好修养才行。

  转了一圈,妖灵选定了妖市中一栋形如展翅之雁的楼,也就是雁楼。这位外来的兄弟混进妖市,压根不知道这里还有规矩,更不知道雁楼里有妖市两位惹不得的公。他只是发现雁楼位置极好,对自己的伤有益,便毫不犹豫的潜入了雁楼。

  雁楼中,武祯走了,凌霄与朱娘子也回家去了,就剩下柳太真一人还留在这里。作为人与妖结合所生之子,她的身体有一些缺陷,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在水里待一阵,因为她的娘亲是亲水的水生蛇妖,对柳太真来说,待在水里也让她更加舒服。

  雁楼大堂中有一个巨大的水池,池水常年温热,水汽氤氲,柳太真时不时就会化作原形在这池子里泡一泡,这一次也是,她变成蛇泡进水里,静静沉在水底。

  雁楼很安静,这里总是如此安静的。忽然,柳太真感觉到了一个陌生的气息入侵了雁楼。这里是她的地盘,就算潜入的人很小心,也还是在第一时间就被她发觉了。柳太真没有急着出去,而是继续待在池子里,等着那潜入者靠近。已经很久没有妖敢偷偷潜入雁楼了,这一个敢就这么偷溜进来,不是胆子太大就是脑子太差。

  潜入雁楼的妖灵发觉这楼中无人,大喜过望。既然无人,他就方便多了。这楼里布置华丽,中央有个烟雾缭绕的大水池,池上横着一架长桥,通往后面的平台,两架盘旋的楼梯分别靠在左右两边。

  因为现在占据的是个普通人身体,又元气大伤,妖灵的感觉迟钝了很多,他走上那悬空的长桥,一点没察觉到桥下水中有一双碧绿的眼睛,在水底打量着他。

  这是梅四?柳太真在水底缓缓游动,同时观察着桥上行走的人。她是见过梅四的,常常跟着武祯一起玩的那些人她都眼熟,没办法,那些精力旺盛的少年们,看到她这边的一群少女,就非得过来互骂一场,吵吵闹闹的,次数多了自然就眼熟了。

  不过,这个梅四,似乎不太对劲。刚才不久前,武祯才拿着据说是他画的画离开,结果他现在就忽然出现在这里,普通人怎么能进入妖市,还能进入雁楼呢?

  妖灵走到桥中间的时候,终于察觉到了有异,不过此时才发现不对已经晚了,他连跑都没法跑,水中忽然窜起的一条巨蛇一口衔住了他,将他掼进了水里。妖灵猝不及防入了水,身体一阵抽搐,忽然吐出来大股墨汁。

  这妖灵原身是一卷变化无常的墨画,最怕的就是沾水。柳太真用尾巴卷着梅四的身体一甩,他顿时又吐出了大股墨汁,眼见差不多了,柳太真将脑袋凑到梅四面前,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脖子咬下去。这一下,并未见血,倒是随着柳太真的蛇头移开,一团扭曲的黑墨,外面裹着一层紫烟,被她逼出了梅四的身体。

  妖灵见情况不妙想要逃跑,张口就是一吸,直接将妖灵给吞进了肚子里。巨蛇的蛇身鼓起一块,最开始那里还鼓动两下,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接着那个鼓起也慢慢平复了。

  柳太真尾巴一甩,将方才梅四吐出的黑墨甩到了池子之外,她不可能任由这种妖墨染了自己泡澡的池子。

  梅四挣扎着醒了过来,妖灵从他的身体里出去之后,他的神智就恢复了,不过先前被附身之时的事情他完全不记得,所以一醒来睁开眼发现自己在水里,他真是吓了一跳,赶紧扶住了一边的石头。

  滑溜溜的石头是白色的,有点奇怪,上面还有花纹。梅四看着自己紧紧抱住的‘白石头’,慢慢后知后觉的发现这白石头很长,不仅长还会动呢。

  梅四明白过来自己浸在水里还抱着一只巨蛇的时候,内心毫无波动。他想,我大概是在做梦,不然面前的一切都无法解释。白蛇的脑袋大的吓人,就在他眼前,冷冰冰的盯着他。梅四和大蛇对视着,后背的汗毛忽然竖了起来,他的感觉告诉他,现在并非梦境。

  梅四坚强的伸手摸了一把蛇头上的鳞片,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而柳太真,被人摸了脸之后,她觉得这个梅四怕不是想死了。她张开蛇口,想让这小子知道天高地厚,谁知道嘴巴还没张开呢,这人就两眼一闭栽倒,沉到水底去了。

  瞧着水面上咕嘟嘟冒出的水泡,柳太真有那么一刻想到了好友武祯,如果就这么让梅四死了,武祯那边不好交代。

  没办法,柳太真还是变回了人形,游进水里把梅四拉了起来。两人冲出水面,柳太真将梅四甩到池边,自己在水中理了理头发,刚才梅四迷迷糊糊间把她头发都勾乱了。

  梅四再度两眼发直的醒了过来,如果刚才看到大蛇不是梦,那现在看到了赤身裸体的柳太真,一定是梦。不然,这个场面比刚才的大蛇还要没法解释啊!

  梅四快疯了,为什么他每次一睁眼看到的都是超越他想象的东西!他脸上神情呆滞的看着水中露出半个身体的女子,那白皙圆润的肩头,乌黑蜿蜒贴着背部的长发,清清冷冷的侧脸——啊!为什么是柳太真!是他祯姐的死对头!为什么她会在这里!最主要的是她为什么是裸着的!

  梅四的内心已经快要崩溃了,他这辈子都没有遇上过这么混乱的事情。忍不住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柳太真发现梅四醒了,略感诧异。一个普通人,醒的太快了,刚才也是,被妖灵附身,那么快就恢复神智。

  不过,看到了也没关系,他这段记忆是不能留的。柳太真想到这,便冷着脸朝梅四靠近过去。

  梅四见柳太真转过身来,身前那些……都看得清楚,顿时手一抖,哆嗦着往后退,捂着自己胸口眼神慌乱,“你,你要对我做什么,你别过来!不要过来,离我远一点!”

  柳太真:搞什么,你是正在遭受迫害的良家妇女吗?

  无言了一瞬,柳太真赤脚踩到了池边,从水里站起来,她伸手一把拉过梅四,凶暴的将他摁在地上。

  梅四使劲挣扎,又不敢真往她身上碰,只能扒拉地板,都快哭了,“你放开我,我是不会背叛祯姐和我那些兄弟们的!我们是对立的立场,就算你强迫我,我也不会站在你这边!”

  柳太真:不知道现在的少年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她懒得理会梅四这个小菜鸡的挣扎,一把捏住他下巴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然后按住他的脑门。掌下白光一闪,梅四这回终于软绵绵的晕了。

  柳太真把人的记忆清掉,也不管他,任他倒在池边,自己去换衣服。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