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29 章 第二十九章

  宫中,梅贵妃走上高高的大殿,她的裙裾拖在光滑的黑砖上,像一朵散开的花。她慢慢走近那个眺望宫城的高挑人影,将脑袋放在了那人肩上,柔声道:“殿下。”

  武皇后回过头,牵了她的手,“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太子今日不是有些不舒服吗,怎么没有陪着他?”

  梅贵妃柔声道:“太子喝了药睡下了,我便过来看看殿下。殿下一人在此眺望宫城,可是心情不好?”

  武皇后叹息一声,“只是想到妹妹也要嫁做人妇,一时有些感慨罢了。”

  梅贵妃:“殿下放心,我看我那大侄儿是真心喜欢她,日后必然会对她好的。”

  武皇后笑起来,“我哪里是不放心你家的郎君,我是不放心我那妹妹,只怕她日后欺负你家的小郎君。”

  梅贵妃捂唇也笑,好看的眼睛弯成月牙,“欺负便欺负了,我想侄儿心中也是心甘情愿的,殿下不知,我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侄儿怕是早就对祯妹情根深种,他那个性子与我大兄一模一样,祯妹与他一起,不会受半点委屈。”

  两人站了一会儿,皇后想到什么,又说:“今日乌兹使臣送来了些珍兽,我听说太子喜欢里面一只白猫儿,叫了留下养着,你却令人将猫儿送走了?”

  梅贵妃看她,“是,我知道殿下你不喜欢猫,所以送走了。太子若喜欢这些小动物,我下次令人给他养个猞猁便罢了,也不用非得猫儿。”

  武皇后出了一会儿神,忽然问:“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猫?”

  梅贵妃摇摇头:“不知,但殿下不喜欢,我便不会让一只猫出现在殿下面前。”

  武皇后牵着她,顺着朱红的柱子往前走,微微叹了一口气,眼神望着天际陷入回忆,“我的阿娘当年死的突然,我与父亲悲痛万分,操持葬礼时疏忽了妹妹,竟让她从高楼上摔了下去。那时她伤的严重,眼看是活不成了……那夜,我守着只剩一口气的妹妹,看到……一只巨大的猫出现在房中,它将我的妹妹吃了。”

  梅贵妃愕然,但见武皇后神情严肃不似在开玩笑,便认真听了下去。

  武皇后望着天,“我一度以为那是一个梦境,但是父亲匆匆赶来,也看到了那只巨大的猫,它吃掉了我的妹妹,然后跑了。我与父亲惊异又惶惑,谁知只是一天过去,妹妹好端端的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她从楼上摔下的重伤痊愈了,也不记得自己被猫吃掉的事。我那段时间很怕她,因为每到夜晚,她的院中会聚满了猫,安静的围着她的房间。”

  “我不知道我的妹妹,究竟还是不是我的妹妹,我心中怀疑她是什么妖邪,但又不舍做什么,毕竟她是我失而复得的亲人。其实,那孩子从小就不寻常,她与我们不一样,她好像可以看到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阿娘在时,她经常拉着阿娘说空无一物的地方有着什么东西,恐怕,也就只有阿娘完全不怕她吧。”

  “阿娘曾满怀忧虑的对我说,妹妹与旁人不同,恐怕日后会有磨难波折,终是应验了。后来须提寺的大德高僧静言大师被父亲请来,他告诉我们,妹妹死而复生是有一场大机缘,她的一线生机是阿娘给她留下。”

  “她慢慢长大,变得越来越正常,除了行事出格些,再没有幼时的异样。此事,我与父亲瞒过了所有人,如今这么多年过去,我本该忘记这些事,但心中总有些无法释怀的惶惑。看见猫,我就会想起当年的事,回想起我的亲妹妹被那只大猫吞下的场景。”

  梅贵妃的神色从惊异不敢置信到最后的平静,她紧紧握住武皇后的手,拍了拍她的背,柔声安抚:“世间奇事何其之多,殿下,既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不要再想了,日后妹妹必定会平平安安。”

  武皇后摇摇头,接下来的话却又没有再说下去了。其实就在今年元日,静言大师圆寂时,父亲又见了他一面,大师说武祯命中还有一劫,需得贵人相助才能避过,而这贵人与她当年的一线生机也有渊源。父亲再三恳求,静言大师才终于又给出了一个字。

  那个字是“雨”。

  所以,原本已经不再勉强妹妹婚事的父亲,才会如此上心的促成她与梅逐雨的婚事,他觉得梅逐雨,便是静言大师所说的那个雨,他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了。

  “算了,我最近大抵是思虑太重所以心绪不宁,回去吧,别在这吹风了。”

  武皇后恢复了平时的模样,携着梅贵妃一同离开。

  当夜,一片阴影降临皇后所居宫殿,在熟睡的皇后身侧徘徊不去。床上的武皇后满头大汗,深陷梦魇,口中无意识惊呼出声。白日里听到她心事的梅贵妃恰巧不放心,端着灯前来看她,听她梦中呓语连连,赶紧上前坐到床边,想要将她喊醒。

  谁知,匍匐床下的那团阴影忽然暴涨,一把将梅贵妃裹进了阴影之中,在梅贵妃愕然间,她被那片阴影包裹着,变成了一只猫。

  白色的猫儿,碧绿的眼睛。

  梅贵妃先前手中端着的灯砸到地上,发出当啷一声响,灯火也灭了。犹陷入梦中的武皇后猛然被这动静惊醒,满身虚汗的坐起。她又梦见了当年吃掉妹妹的巨猫,心绪一时无法平静。

  “喵”

  一声轻轻的猫叫让武皇后悚然一惊,她转头,看见自己床边蹲着一只白猫,那猫儿一双碧绿的眼睛里,似乎还带着人性化的愕然焦急,看得武皇后一愣。不过她很快沉下了脸,扬声喊人进来。

  “这里为何会有猫?”

  见进来的宫婢是伺候梅贵妃的青萼,武皇后又诧异道:“青萼你不陪侍在贵妃身边,怎么会在此?”

  青萼环顾左右没见到梅贵妃,也是奇怪,跪下道:“我陪着贵妃过来的,贵妃半夜醒来不放心,说要过来看看,方才端着灯进来了。”

  灯盏滚在床边,武皇后听青萼这么说,也顾不得猫了,眉头紧锁打量殿中,“贵妃进了殿中?那她人在何处?”

  殿中的一切都一目了然,除了她们,并不见梅贵妃身影,青萼慌张摇头,“我,我不知啊,我与其他人都见到贵妃进了殿中,只有短短一会儿,我也不知道贵妃怎么会不在了。”

  武皇后目光一凝,忽然扭头看向床边那只白猫,眼神渐渐冷下来。每次碰到猫,她身边总会发生不祥之事,这只猫出现的诡异,说不定就与此事有关。

  她古怪的盯着猫看,几个宫婢也不敢吱声,而那猫好像看得懂武皇后神情,略显焦急的又喵了一声,然后跳到了武皇后身前,试着用爪子去勾她的衣服。武皇后神色一变,反应极大的一甩手,将白猫摔到了床角。

  那白猫被甩的栽倒在锦被中,翻了两个跟斗,爬起来幽怨的朝着武皇后喵喵叫。

  武皇后不知道哪来的心虚,竟然觉得自己这么做很不该。

  听她一直不说话,跟在她身边多年的宫婢娥黄试着出声问道:“殿下,这猫……是不是带出去?”伺候皇后多年,她也知晓皇后一向不喜欢猫的。

  武皇后惦记着梅贵妃不见了的事,摆手:“带走吧。”

  白猫朝着武皇后喵个不停,宫婢上前来想抓她,白猫闪躲着,不停叫喊,武皇后被她叫的心慌意乱,眉头皱的越来越深,忽然道:“行了,不要管这猫了,带人在这殿中找找,一定要找出贵妃,青萼,你带人去外面寻找,说不定贵妃方才又出去了。”

  人都走了,武皇后披衣起身,捡起那个落在地上的灯盏。

  事情向着武皇后最糟糕的预想发展了,一宫的宫婢寻了半夜,都没找到梅贵妃身影,她好似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在这重重守卫的宫殿中,突兀的消失,唯一不正常的,就是多出的白猫。

  武皇后不得不让人封锁消息,瞒下此事,然后继续派遣众人寻找。在她忙碌的时候,那只白猫就一直跟在她身后,无奈的喵喵叫。

  武皇后被她叫的烦了,忍不住扭头厌烦的说了声:“别吵了!”

  那娇娇俏俏的白猫停了一停,忽然一扭头直奔殿中一排架子,看准了其中一个胎薄色润的瓶子,抬爪一推。武皇后嘶了一声,瞧着自己最爱的一个瓷瓶在地上摔成碎片,脸黑了。

  “死猫,你……”

  白猫又是一爪子,推倒了武皇后另一个心爱的琉璃镜。

  武皇后:“……”为什么专挑我最喜欢的东西下手!

  她大步上前,想要抓住白猫,但白猫灵活异常见机飞快的溜了,她一头钻进一个柜子里,然后衔出了一个老旧的荷包,放在了武皇后面前。

  武皇后动作顿住,这是梅贵妃给她做的第一个荷包,梅贵妃性子冷淡高傲,其实不擅这事,手艺不佳做的难看,后来做了更好的给她,这个荷包就被武皇后收藏在了柜中。这个荷包的位置和意义,只有她和梅贵妃知晓。

  武皇后古怪的看着白猫,好半天才问:“你是说,她在你手中,我不得轻举妄动?”

  白猫:“……”

  白猫的爪子伸出来又缩回去,来回了两次,才磨磨牙,扭头四处寻找,又在柜中拖出了一条裙子。

  武皇后的眼神终于慢慢变化了,“……你是素寒?”

  梅素寒,乃是梅贵妃的名字。

  白猫点了点头,一改方才的凶暴,温驯的走过来,蹭了蹭武皇后的手。武皇后缩了缩,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