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30 章 第三十章

  接到鬼仆传来的失败消息后,裴季雅吐了一口血,他倒是习惯了时不时吐口血,淡定的端起一旁的茶漱口,洗掉口中的血腥味。

  难道姓梅的天生与我犯冲不成?裴季雅忍不住想,为什么次次失败都和梅家人脱不了干系?

  先是梅四,虽然前面还算顺利,按他所想用他特意炼制的妖灵笔画出了恶鬼,然而那些恶鬼都没来得及闹出什么大事,就没了动静。梅四这人在他的调查中明明是个天真愚蠢的家伙,胆子并不大,却干脆的毁掉了妖灵笔,不仅让这件事脱离了他的掌控,还打草惊蛇的惊动了武祯那边,差点间接暴露他。

  再是梅逐雨,隐藏的如此之深,竟然是个修为不俗的道士。他在旧宅邸那次想顺手消灭人家不成,反倒被人家干掉了一个分.身,连他养着准备制造混乱的妖犬,也在一个照面间被杀光。就裴季雅所知,那些修为不俗的道士都禁欲,根本不会在俗世嫁娶,这可恶的丑道士怎么偏偏要来抢他的东西。

  还有就是昨日他放出去的那个猫地衣,这种东西属于精怪的一种,是借由某种动物的皮,用奇特术法人为炼制出来的。这猫地衣能裹住一个人,然后将人变成一只猫。裴季雅从前试过炼制狗地衣和狼地衣,不过都不怎么满意,此次的猫地衣是他最喜欢也最成功的作品,原本这东西他是特地为武皇后炼制的,他算好了猫地衣会为武皇后吸引,将她变成猫,然后引起混乱他不信武皇后变成那个样子,武祯还有心思大婚。

  可是现在,变成猫的不是武皇后,而是梅贵妃。

  梅四、梅逐雨、梅贵妃,各个都不在他预料坏他好事,裴季雅心底真是说不出的憋屈。想着想着,又吐了一口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做多了,连这个身体都被他自己搞得乱七八糟的。裴季雅不太在乎这个,拿出帕子擦了擦嘴,又开始思考接下来做点什么,才能成功引起混乱,阻止武祯的大婚,又不能将自己暴露在她面前。

  裴季雅一点都不敢大意,他了解武祯,若真被她发现这些事,她是绝不会留情的,从某方面来说,裴季雅喜欢的就是她这种绝情。

  才想着武祯,武祯就过来了。她每日总要过来一趟,对他这个幼时在一起玩过两年的表兄挺不错。

  裴季雅拿出一套茶具,准备给他煮茶。今日天气算不得太好,不见阳光,天气有几分阴沉闷热,感觉着是要下雨了。两人坐在大敞的窗边,偶尔有风吹进来,听着耳边沸水嘟嘟的声响,也算惬意。

  这边待客的园子里种了许多牡丹,正是开花的季节,大朵的花盘格外好看。这一园因着裴季雅的喜好,种的是白牡丹,虽同样是白色,却有好几个不同的品种,照玉白、送夜香、清琼、雪塔和玉楼春雪。

  屋内的瓶子里也插了两枝剪下来的玉楼春雪,武祯等着裴表兄煮茶,闲得无聊揪起瓶中牡丹花瓣。

  时人喝茶,大多爱往里加许多东西,熬成一锅茶粥,裴季雅却不同,他只用茶叶烘干,研磨成粉,用沸水煮茶,什么旁的杂物都不加。煮好这味道清淡的茶,推了一杯到武祯面前,裴季雅道:“南边的显贵如今都更爱喝这种清茶,祯也尝尝,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武祯终于放开摧残花朵的手,给面子的尝了一杯,然后诚实的告诉这位裴表兄,“又苦又涩,喝不惯这味,不如甜茶。”她煮茶汤是习惯加甜枣桂圆一类的,对于裴季雅这种风雅人物的喝茶法,武祯表示做派看着不错,但味道不能恭维。

  完了她又加了句:“不过我觉得梅家大郎会喜欢这种,他口味比我清淡多了,裴表兄大概能和他聊得来,下次我让他来尝尝表兄的茶。”

  裴季雅笑的和善,心里却想着不如下次直接毒死那个梅家大郎好了。

  武祯今日不是为了喝茶来的,这几日她与裴表兄相处,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她是一心把裴季雅当表兄亲人的,但裴表兄似乎对她有其他的意思,总是似有似无的做些暧昧举动,说些意有所指意味深长的话。武祯本就是个敏锐的人,察觉到这些后,她便想与裴季雅说清楚。

  裴季雅爱拐弯抹角,但这不是武祯的习惯,她更喜欢有话直说。

  “裴表兄,”武祯放下茶杯问:“你的未婚妻死去多年,这些年怎么不再为我找个表嫂?”

  裴季雅:“我并不着急此事。”

  武祯:“表兄莫非是对我有意?”

  除了武祯,裴季雅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谈论起这种事没有丝毫羞怯扭捏,态度大方舒朗,哪怕太过直接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也教人没法对她生出恶感。

  裴季雅一笑:“祯察觉到了?”

  武祯:“裴表兄也没特意隐藏,我自然感觉得到。”

  裴季雅静静望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其实我早就对你有意,想娶你为妻,几年前还曾送信与姑父,想让他成全此事,然姑父婉拒了我,只说你对嫁人一事无意,我本以为祯今生都要过那种无牵无挂的潇洒日子,谁知突然传来婚讯,因而我心中实在不甘……”

  武祯听着,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纵使裴季雅说的深情,仿佛已经恋慕她许久,武祯也没有丝毫触动。

  “裴表兄,既然你我乃是兄妹亲人,我便直言了,其实,你并不如你说的那么喜爱我,或者说,你对我并非男女之情。”武祯说的笃定。

  裴季雅诧异,“祯怎么会这么想,我对祯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只要想到祯日后会属于另一个人,我心中就如火烧灼。”

  武祯敲敲桌子,忽然笑起来道:“哎,表兄上次见到我与梅家大郎,可曾注意他的眼神?”

  裴季雅不明所以,武祯就道:“下次表兄注意看看,看我那未来郎君望着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眼神与表情,你自然就会明白了。表兄看我,从未有那种发自内心无法掩饰的心意。”

  裴季雅不以为然,还有两分委屈:“祯是否太过武断了,你非我,如何知道我对你就不比梅家大郎?”

  裴季雅是端正的坐姿,姿容风韵都说不出的优雅,武祯则随意的多,人靠在凭几上,一条腿架着一条腿垂着。她打量自己这位从容微笑的裴表兄,想起一件往事,“当年表兄住在我家中那段时间,我就知道,表兄性子与一般人不同,表兄对所谓喜爱之物,也与旁人不一样。”

  “表兄可记得,当年表兄得了一只良种小马驹,十分喜爱,每日亲自喂它草料?那马驹性格孤傲,除了裴表兄,从不理会其他人。后来有一次,裴表兄病了几日,无法亲自去喂食,我便替表兄喂了几日,那马驹对我也亲近起来。可是表兄病好之后,却令人杀了那马驹,只因为它接受了我的喂食。”

  “我知表兄一直以来就喜欢独一无二的东西,也知晓表兄收藏了些奇特宝物,”武祯敲着凭几扶手,发出笃笃轻响,“表兄心中,对马驹的喜爱,与对一卷书一件古物的喜爱,都是一样的,便是此刻说对我,也无不同,如此偏执独特的喜爱,表妹我消受不起。”

  她声音带笑,眼神却很冷,携着芒刺般的锐利,还有几分怀疑探究。哪怕是裴季雅,此刻坐在她的面前,也不由觉得窒息,只因武祯身上的压迫感实在太重,任何人在她眼前,好像都平白矮了一寸。

  裴季雅静了一会儿,笑了:“祯如此说表兄,真教表兄伤心。”

  武祯毫不客气的说破:“裴表兄口中说着伤心,眼里却一丝伤心意味都没有,仔细看去只见盘算琢磨。”若是换了小郎君,被她当面说了之前那么一番话,他恐怕要伤心至极,哪里还能如裴表兄这样不起波澜的思考事情。

  “我今日话说的清楚,裴表兄不如好好想想,我就先走了。”

  武祯走后,裴季雅又给自己煮了茶,他对武祯先前那番话不以为意,年幼时那匹马驹虽然是死于他手,但他也清楚记得,武祯那时明明也喜欢那马驹,可他要杀马驹的时候,武祯完全没有阻拦,她甚至就在一旁笑盈盈看着,只说了句可惜,然后便又去选了匹新的马驹。

  真说起来,武祯又比他好到哪里,说他的喜爱并不真实可期,武祯自己的喜爱难道就不假么?他们本就是很像的,所以裴季雅不信武祯真会喜欢那梅家大郎。

  “真是麻烦,不如干脆直接将她带回去算了。”可惜打不过她。裴季雅颇有几分苦恼的思索着,伸手在面前的空气中划动几下,仿佛翻找着什么东西似得。

  武祯不知道她那个病怏怏的裴表兄也非常人,还又准备搞事情,她好几日没见小郎君,刚才与裴季雅说起,就忽然兴起想去看看小郎君。

  今日他应当是在刑部官署上值的,但武祯这回变作狸花猫来到桐树枝头,却见那窗户紧闭,小郎君不在里面工作。

  莫非是有事出去了?他偶尔遇上案子,确实也是要出门的。武祯特地来一趟没见到人,心里有些不爽快,原本准备晃一圈回去了,谁知却意外看见自家姐姐。

  见到武皇后也不奇怪,她偶尔会跟着皇帝在前朝上朝,帮助处理一些事,外廷也是常走动的。不过,若她怀中抱着一只猫,这就稀奇了。

  武祯其实知晓姐姐的心病,她对猫的排斥这些年一点都没减轻,可现在,她竟然看到那个一向讨厌猫的姐姐抱着一只白猫?这绝不寻常,武祯心中好奇,跟了上去。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