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40 章 第四十章

  “崔郎中请了好几天假,说是犯了恶疾,可我昨晚还瞧见他在平康坊呢,怎么一晚上就出事了,还谢绝探望,该不会是……”说话的小吏欲言又止,但其他人都明白他的未尽之言,一时之间众人脸上都露出了微妙的怜悯混合着鄙夷的神情。

  梅逐雨依旧是万事过耳不过心,对这些每日都有的闲话流言置之不理,只一径淡然的收拾东西离开官署,准备回去。

  可是他这副冷淡神情在看到官署门口等待着的人时,变成了掩饰不住的欣悦。虽然表情还是那个表情,但沉着的目光骤然亮起来的时候,谁都能感觉到他的情绪改变。

  武祯今日难得的没有穿着男装,而是穿了身雪青色对襟襦裙,裙边上绣了大片的菖蒲花,一条黄色宫绦系在腰间,压了块圆形的白玉佩。就那么简单的往那一站,其柔情卓态,妩媚天成,如明珠之辉,有兰草之芳。

  她在各种好奇目光中走向梅逐雨,对他伸出手,梅逐雨上前两步握住她的手。

  武祯:“郎君,与我一同去一个地方。”

  梅逐雨:“好。”

  武祯感觉到围观众官吏的目光变幻,唇角扬了扬,凑近梅逐雨轻声道:“是去妓馆。”

  梅逐雨:“……好。”

  武祯笑开了,拉着他往外走。两人并肩而行,挨得很近,袍角裙角偶尔会交缠在一起,武祯特意轻声说话,而梅逐雨一只手背着,另一只手被武祯拉着,低头与她说话,声音比对其他人要柔和许多,两人如此低声交谈,格外显出别样的亲昵之感。

  有从未见过他们二人同处的刑部官吏见状,都怀疑起那个梅逐雨武祯夫妻不合感情冷淡的传言。瞧这模样,哪里不合了,根本就柔情蜜意。

  出了刑部官署,武祯捏了捏那只宽厚的男人大手,拽着他的指尖道:“这些日子我听到些不太好的流言,郎君是不是被人欺负了?有没有人来找你麻烦?”

  梅逐雨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事实上从小到大,还从未有人能欺负他。见梅逐雨摇头说没有,武祯爱怜的又摸了摸郎君的手,“脾气这么好,被人欺负上门了也不说。”

  梅逐雨:“……?”可是真没有。

  武祯不知道自己多想了些什么,又瞅了他一眼,语气和缓安抚的说:“没事,以后不会有这种事的。”

  说罢她转开话题,说道:“先前端午赛龙舟得了不错的名次,你得居头功,崔九他们说要邀你聚聚。我这几天有点忙,一直没回家,今天正好有时间,就约在今天了。明日你不用去上值,刚好晚上能玩的晚一些。”

  梅逐雨嗯了一声,专注的看着她。武祯侧了侧头,见他只盯着自己,好笑道:“眼睛一眨不眨,不过几天没见,有这么想我吗?”

  梅逐雨略有些窘迫,只得移开目光,但转了一圈,从天上的鸟到地上的树,最后又转回了武祯身上。武祯被人看习惯了,也不多说什么,就大方让他看,偶尔回一个含笑的目光,纵容的很。

  梅逐雨生平第一次进妓馆,是被自己夫人带进去的。她对这里果然很熟悉,到了平康坊后,就有等在坊门前的两个奴仆恭敬的上前来,热情的将他们引到一处宅院。这院中遍植花木,开凿水渠,还建了个浮于水面的平台,平台上是一座能容几十人围坐的六角大亭子,六角有六根红漆石柱,拱着一个八宝顶,翘起的檐角下挂着两尺长的大灯。红柱之间有垂挂着竹帘轻纱,在渐暗的天色中,数盏灯火透过纱帐朦胧的映照在水面,波光荡漾。

  亭中放置着小几软垫和屏风等物,已经有人坐在那,都是些熟面孔,崔九梅四赵郎君等人,还有一位孙娘子。见武祯二人来了,他们都招手道:“终于来了,快来坐。”

  梅逐雨要与他们一一打招呼,武祯却不让,一把将他拉到一个位置上坐下,“多礼什么,随便点就好。”

  对梅逐雨说完,她执起一根小锤敲了敲小几上摆着的一个金钟,铛铛声响后很快有人快步进了亭,武祯道:“给郎君来一盏银龙羹,配细丝雪面,记住,要你们马娘子亲手做的,还有蜜仙人和玉露团两样,我记得你们十五会煮十花汤吧,恰好,也端一份来。”

  奴仆记下了,点头很快又跑了下去。武祯对梅逐雨道:“先简单吃点,这里的马娘子有几样拿手好菜,我吃着不错,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若喜欢下次咱们再来,点上一桌。”

  虽是妓馆,但不得不说,这里与梅逐雨先前所想的并不一样,景色宜人令人舒心,且没有脂粉佳人陪伴,唯有他们几人,自在的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那边梅四跟他打了个招呼之后,就一直在屏风后的桌上埋头画着什么;崔九正在调试一把琴,时不时拨一下弦;赵郎君在摆弄一盒子酒筹,嘀嘀咕咕着什么;孙娘子坐在香炉前,身边摆着许多零碎的大小盒子和瓶子,偶尔会挑一些粉末放进香炉里;还有人靠在柱子上喝酒,有两人点着灯在下棋,总之人人都是一派的自娱自乐。

  武祯则用一把小匕首在切瓜,她的刀用得好,表皮洁白的玉瓜被她轻巧的削去了皮,切成一块块摆放在盘子里,最后推到了梅逐雨面前。

  “你是就这么吃,还是待会儿拌了乳酪蜂蜜一起吃?”

  “这样就可以。”

  武祯一手撑在案几上,托着下巴瞧他,“不用拘束,我只是带你来看看我平时在这里做什么而已,也好让你知道,我没有像那些人说的一样乱来,我来妓馆一般就是听曲看舞而已。”

  她说的大方,梅逐雨则点头,毫不犹豫,“我知道。”他是会看面相观气的,武祯气息纯粹眼神清正,没有丝毫浑浊,是个磊落光明之人。

  “不用在意流言,那些都不可信。”梅逐雨道。

  武祯:“这是我想对你说的。”得,多虑了,郎君确实不在意那些外头的胡说八道,亏她还以为郎君要生个小气吃个小醋什么的,谁知道郎君这么信任她又这么胸怀宽广。武祯认识的朋友中,也有成了亲的,她问了问,发现几乎人人都会和家中郎君或者娘子闹点小矛盾,因为双方总有些小误会小摩擦,口角几句很正常。

  可是到了梅逐雨这里,武祯发现他们一直就没有过任何不快与口角。别说口角之争了,她这郎君就没对她说过一个不好。不管她怎么对待他,疏远也好亲近也好,他都安之若素的。见了她会欣喜,见不到她也不会主动来找,让她觉得自由的和婚前没什么两样。

  武祯忽然觉得以郎君这心态,都能去修道了,如此定力克制,定然能有所成就。

  确实是个厉害道士的梅郎君吃完了奴仆送来的饭食,就是之前武祯替他点的那些,味道很好,饶是梅逐雨不重口腹之欲,也觉得这等手艺长安城少有。

  饭后,武祯与他闲聊几句,吃了些瓜果,天色就完全黑了下来。

  有奴仆来点灯,本来此处的灯火已经不少,但十几位奴仆过来将角落无数盏小灯以及中间一盏会旋转的大灯全给点着了。除此之外,还有在水面上点的灯。这水不深,只有到小腿肚的高度,在岸边放的灯,会随着水流全都聚集在亭边,照的亭内亭外都明亮如昼。

  远远的传来环佩叮响,一队身穿轻纱的舞者你推我搡的进来了,还有好几个手执乐器的娘子。

  为首的娘子气质绝佳,穿一身绛紫罗裙,她坐下后,微笑着对武祯点了点头。舞者们就在亭子中央站好,随着那娘子的一声琵琶响,舞者们扭动起腰肢。

  亭中微风徐徐,翩然舞动的娘子们水袖招摇,影子映在中间的大灯上,更显纤细窈窕,如同水中舒展的青荇,她们身上细细的铃儿轻响,随着轻飘的裙裾飞扬,如花如雾一般朦胧美丽。

  琵琶娘子的琵琶也极为悦耳好听,几乎融入这夜与风中。武祯托着下巴,眯着眼听,手指点在几上的白玉盘壁,偶尔会发出一点点轻响,好像品咂出了些滋味。场上众人,不管先前在做什么,这会儿都细细听着曲,欣赏着舞,只有梅逐雨,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武祯身上,没有分给其他任何人一毫。

  这样轻软美丽的歌舞,并不能让这位冷静的道长坚如磐石的心动上一动,他依旧专心的在解自己的相思之苦。

  曲罢,琵琶娘子叹息了一声,问众人道:“菀娘这新曲如何?”

  崔九赞道:“很是不错啊,菀娘子技艺越发精湛了。”

  众人都点头夸赞,但菀娘脸上并不见喜色,反倒带着忧愁,最后她看向武祯,“二娘子,你怎么看。”

  武祯就摇摇头,“不行,有几个地方听着凝滞了些,你这回的曲子曲意与之前不同,但终究没能完全改变,落了个不上不下,粗粗听着还好,但细听还得琢磨。”

  菀娘听她这么说,反倒眼睛一亮,身子不由前倾道:“不知道能不能请二娘子指点一番?”

  当今推崇舞乐成风,就连皇帝陛下都沉迷此道,民间更是如此,而武祯这鉴赏功夫,乃是皇帝都肯定的,她自然也有些道行,但让她点评可以,亲自动手的机会很少。不过,武祯瞧瞧身边的郎君,今日是带着郎君来玩的,她弹奏两曲助助兴也无不可。

  武祯起身,坐到了灯下。她不与其他乐者一样坐在软垫上,而是抱着菀娘递过去的琵琶,坐在了一张胡床上。她姿态不甚端庄,很是随意,垂首弹拨琵琶的模样,却令人移不开眼。

  先前那一曲没能入梅逐雨的耳,这一曲,则让梅郎君那磐石之心下长出了一簇花儿。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