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43 章 第四十三章

  入夏后雷雨多,经常上午还阳光灿烂天气闷热,下午就乌云罩顶雷声隆隆。这段时间雷声频繁,城内外的妖怪都很消停。蛇公柳太真按照习惯,每年这个时候就会出城去洞玄寺住上半个月,为她已逝的娘亲祈福,同时也算是修养身体,毕竟她作为人类的身份,是个体弱多病的娘子。

  柳太真待在妖市的时间比武祯多,管的事情也比武祯多,武祯经常按着性子偷懒,柳太真相比起来就要认真许多。因此每年这半个月间,柳太真去寺里住着休息,长安城整个妖市的事务就交给武祯处理。

  “有什么事就让凌霄或者朱萦去叫我,当然,如果没什么大事就别打扰我了,你自己解决。”柳太真离开前一晚照常嘱咐,武祯摆手不太在意,“行了我知道,你那两位副手负责的很,就算你不在,我包管这半个月长安也能好好的。”

  确实,妖怪怕雷,最近的雷雨多,妖怪基本上都躲着走,根本没妖出来闹事,这也是一年当中她们最清闲的日子。

  柳太真出城后,武祯也没在妖市多待,她最近都住在梅逐雨的宅子里,没事就陪着他,他去上值工作了,她偶尔觉得在外面玩着没趣,还会特意变成狸花猫去刑部官署看看郎君,顺便四处逛逛看看有没有人在背后骂他。

  平静的日子过了几天,一天半夜,武祯忽然惊醒。她猛然睁开眼睛,一手按着胸,感觉有些窒闷。睡在身侧的梅逐雨被她的动静惊醒,他起身点起灯,探身过来抚着武祯的额头,低沉着声音问她,“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武祯坐起来,深吸了一口气,扶着额头摇头,“没事,大概是做了什么不太好的梦。”

  外面狂风大作,有闪电劈下,那一瞬间照亮天地,甚至透过窗棂,将屋内都照出一室雪白,当屋内重归黑暗,有轰然的雷声砸下来,震得窗框都在响。武祯侧头看向窗外,心口说不清的烦闷,有些心绪不宁。

  梅逐雨给她倒了一杯茶,抬手贴着她的额低声念了两句什么,武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觉得脑袋有些痛,可是被梅逐雨这么贴着额头摸了摸,忽然觉得脑袋清醒了不少,她喝了口茶,笑笑,“好了,没事,睡吧。”

  “嗯。”梅逐雨没有吹灯,让她重新睡下,自己伸手揽着她,并且捂住了她的耳朵,“睡吧。”

  外面雷声震天,可是被梅逐雨这么揽着,看着他沉着的目光,武祯不由自主就觉出一些安心,于是她闭上眼睛静心,慢慢在这个怀中睡了过去。

  此时,距离长安三座山脉的一片荒原,一个扎着道髻,身穿白色道袍背着一把木剑的年轻男子正在疾行,他速度快的不似人类,脚下一双灰布鞋子满是灰尘泥泞,白色道袍下摆上也溅着不少泥点子,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狼狈。然而这人面色凝重,一边疾行还一边往后看去。

  在他身后是一片暗沉夜空,没有丝毫异常,然而道士仿佛看着什么近在咫尺的巨大危险,脸色难看至极,他手执一枚阴阳双鱼道盘,盘上银针颤动,指着的方向正是长安城。

  “怎么会有如此劫数!”年轻俊美的道士咬牙,脚下速度又加快几分。

  天色刚明,武祯醒了,往常她要睡到很晚才会醒来,特别是梅逐雨不需要去上值的日子,她更是得睡到梅逐雨来喊她起床不可。但这一日,她夜间睡得不安稳,醒的也早。

  “今日怕还会有雨,天色都一直沉着。”梅逐雨说了一句,他也隐约觉出不太对,但没有表现出来。

  武祯看看外面天色,一直到中午还是阴沉着的,偶尔打个闷雷,就是没有下雨。吃过宅中老仆准备的午饭,武祯与梅逐雨说了声就出门去了。她表现得与平时无异,梅逐雨没察觉什么,目送她离开。

  武祯骑马在大街上疾奔,一阵狂风吹得她衣袍鼓动,她抬眼望向天际翻滚的阴云,眉间簇起,加快速度来到东市,进了妖市。白日妖市安静,再加上雷雨天,这里就更加安静了。武祯直奔雁楼,意外的在里面见到了神棍。

  神棍虽说也是她的副手之一,但他很少待在雁楼,要找他就得往各个旮旯角落里翻。今日他竟然待在雁楼,而且神色不太寻常。

  武祯脚步一顿,接着快步走到神棍面前坐下,“你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神棍欲言又止,最后拿出他那本无字书,哗啦啦翻了一阵,才对武祯说:“不太妙。”

  武祯:“有什么不太妙,直说。”

  神棍直说:“我也看不太清晰,但是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往长安城来了。”

  武祯皱眉,“不好的东西……”

  神棍看向她,叹了一口气,“是你之前没有遇见过的东西。”武祯虽然厉害,但她终究年岁太小了,神棍此时看她的目光,就像是长辈看着一个将要历险的晚辈,满是担忧。

  被他这么瞧着,武祯倒是沉静下来,她笑了下,显出一种与平时随性不太相同的稳重,“没事,你去将斛珠叫来,帮我一起结起雁楼大阵,然后去找朱萦和凌霄那对夫妻,让他们别开店了,都给我待在这守着,我要看看是什么不好的东西会过来。”

  闭门鼓快要敲响的时候,长安城门进了个白袍道士,惹得周围人都往他那边多看两眼。城内外道观佛寺都很多,道士和尚也常见,但这么年轻俊美的道士不多见。

  不过那白袍道士对所有的目光都视而不见,一心赶路,风尘仆仆的赶到了东市。

  妖市忽然闯进来一个道士,引起了一点小小骚乱,武祯感觉到来人身上气势,很快出现,平息了这场骚乱。

  她看向白袍道士,语气熟稔,“霜降道长,一年没见,这么匆匆忙忙闯进我们妖市是干嘛,又是来抓妖的?”

  被她称作霜降道长的白袍道士吸了一口气,凝重道:“出事了,我是特地来给你报信的。”

  武祯面上笑意一扫,“怎么?”

  霜降很快说道:“有瘟神往长安过来了,还不小。”

  武祯一听,饶是她胆子大惯了,这会儿也露出凝重神色,确认道:“瘟神,你没看错?”

  霜降点头,“没有,很快就要到了,我就在它之前。”

  武祯再不废话,爆喝一声,“凌霄!”

  一个气质温和的男子出现在她身侧,武祯道:“你去城外找你们蛇公,说有瘟神要过境,让她赶快回来。”

  “好,猫公务必坚持住。”凌霄说罢又消失在原地。

  武祯:“神棍,你留在雁楼看着这大阵,斛珠,跟我一起去城外。”

  见她匆匆带着斛珠赶往城门,霜降道长也默默跟了上去。

  武祯如此如临大敌,只因为那瘟神实在不好对付。所谓瘟神并非神,而是一种会给人带来瘟疫疾病的赃物,不是妖怪也不是精怪,乃是由大面积死亡的人与兽尸体所生之物,吸收各种天地秽气壮大成形,形态如云似雾,一般人无法看见。

  之所以称它为瘟神,只是一种民间叫法,就像人们也习惯将引起蝗灾的东西称作蝗神。只因为这些东西都能带来极为可怕的后果,所以人们恐惧敬畏,便尊称为神,企图以祭祀让这些东西褪去,然而武祯对这种行为嗤之以鼻,若是祭祀真有用,就不会每次都死那么多人,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像解决捣乱的妖怪那样解决它们。

  武祯赶往城门的时候问跟在身后的霜降道长,“长安乃一国都府,那种脏东西怎么会跑到长安来?”按理说长安国运龙脉所在,瑞气笼罩,不太可能会引来什么大灾难,可这瘟神偏偏来了。

  霜降道长冷着脸,“我不清楚,但我觉得瘟神来的蹊跷。”像是被什么东西特意驱赶过来后面这一句他不确定,所以没有说出口。

  武祯三人隐去身形,站在高高的城门上,遥望远方天际。普通人只看到漫天阴云,但武祯却看到了天际那一线飞快涌过来的黑色。

  “真是瘟神,瞧着还不小。”若真让它来到长安,这百万人口,偌大的一个城,不知要死多少人。武祯目光黑沉,身后浮起巨大的影子,那影子开始还是猫形,但后面渐渐拉长,脱离了猫的形态,更像是一只什么巨大狰狞的怪物,站在城门上,对着远方咆哮。

  “斛珠,准备。”

  斛珠一改往日风情万种的姿态,同样凝重的显出原形,严阵以待。

  武祯又看一眼背着木剑的霜降,“霜降道长,你在这怕是危险,不如先进城去,里面有雁楼大阵护着,应当无事。”

  霜降道长乃是道门常羲观弟子,不过二十一二岁的模样,已经能单独对付百年修为的妖怪,以他的年纪来说,如此修为已算了得,但面对如此规模的瘟神还是有些不够看,武祯不愿连累他。

  三年前,霜降追着一个作恶的妖来到长安,为了杀那恶妖与武祯闹了些矛盾,后来不打不相识,倒有了几分交情。武祯认识的几个道士里面,就属他年纪最轻身份最高。

  虽然霜降道长为人冷傲不服输,但也很热心,一年前师门有召回观去了,这回途中发现瘟神往长安去,还先行一步来报信,武祯感激他有心,就更不愿他在这里白白送死。

  霜降道长向来是个骄傲之人,哪怕对上他对付不了的东西,也不会有惧色,可今日他也清楚事情严重,一时间有些犹豫。

  眼看瘟神越来越近,他好似决定了什么一咬牙道:“我观中小师叔也来了长安,小师叔天纵之资,比我厉害百倍,若是他在定能助猫公化解此劫,我去请他!”

  武祯不知道他那小师叔何方神圣,不过能被冷傲如霜降道长如此推崇,想必是个厉害人物,她乐得多个帮手,于是也不推辞,点头道:“那就多谢你了,若真能渡过这一关,之后我得好好谢谢你和你小师叔。”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