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59 章 第五十九章

  七夕佳节,梅逐雨的宅子里迎来了十几位客人,从梅逐雨住进这座宅子后,还从未一次来过这样多的访客,而很显然,以梅郎君的人缘,这些并非是他的客,而是这宅子另一位女主人武祯的。

  往年七夕,武祯认识的娘子们都要寻一个地方一同聊天玩闹,每家的宅子都去过了,今年武祯待在梅逐雨这边,连豫国公府也少回,与她交好的众位娘子们对此早有耳闻,一直想来看看,如今恰好有这机会,便将聚会的地点定在了这,因此一早就有马车络绎不绝到来。

  身体较弱或是带着孩子的娘子们,都是乘坐马车,那些性情豪爽些的干脆骑着马就来了。众人来得太早,武祯还在睡梦中,梅逐雨被一群娇客嬉笑围观的有些抵挡不住,难得有些落荒而逃的回到房中把夫人从被子堆里挖了出来。

  武祯早就把这事忘的干净,被郎君从床上挖起来还迷糊着,抓着郎君的手胡乱亲了两把哄道:“我再睡一会儿,乖,别吵。”

  梅逐雨真是无奈,还待再说些什么,门外传来一阵笑声。

  “二娘,起得这样晚,我们都来了,你怎么还在这与郎君厮混。”

  “祯姐如今是得一如意郎君,万事足矣,可不就把我们这些人给忘到脑后啦”

  “今日可是七夕,哪能让她这么赖着,赶紧的咱们进去把她拖起来!”

  这一群娘子们与武祯混惯了,互相之间认识许多年,关系亲近,在这里也十分随意,说着,就有两个穿着男装的娘子推门进来了,一人将梅逐雨往外推,口中道:“郎君且去,让我们姐妹们自己相处。”

  又有两个娘子嘻嘻哈哈的将半醒的武祯拉扯起来,门外还站着几个抱孩子的娘子,脸上都带着揶揄笑容,还有打趣问梅逐雨,“郎君看我家这孩子,是不是长得十分可爱?”

  等梅逐雨点头,众娘子便齐声笑道:“即是可爱,怎么不叫二娘给你生一个。”

  梅逐雨当真招架不住这些娘子们,应该说能与武祯交好,多多少少身上都有些不拘小节。他在各种打趣中显得左支右绌时,房内传来武祯带笑的大喊:“你们干什么呢,别欺负我郎君,小心我回头去欺负你们郎君去。”

  众娘子一阵哄笑,连声讨饶,“不敢不敢,我们哪敢欺负二娘的心上郎君。”

  等武祯收拾停当了,一群娘子们带着仆从浩浩荡荡的出了门,梅逐雨宅子所在的常乐坊与东市很近,众人干脆弃了车,步行出门。

  七月七这一日,各坊都摆起了大大小小的乞巧市,就是卖些瓜果鲜花,彩络银针彩锻等女子乞巧用的物事。东市这边临时摆出的乞巧市比一般坊市的大上许多,不仅卖些乞巧物事,还有许多女子喜爱的钗环首饰胭脂水粉等物。

  这一日,就是平日里再忙的娘子们都会休息,与邻里妇人或是交好的姐妹相约出门游玩,逛一逛各处摆出的乞巧市。因此今日的长安格外热闹,随处都可见到脸上带着笑的女子,成群成堆的簇拥在一起,娇声笑语不断,往乞巧市里走一圈,只感觉鼻端嗅到的都是脂粉香味。

  武祯一行人在这些人流中半点也不显眼,从这一家店铺走到那一家小摊,几乎将整个市仔仔细细逛了一圈,跟着的奴仆手中都拿满了东西,一群娘子仍嫌不够尽兴。

  梅逐雨原本在武祯身边,但走着走着,就被挤到了身后。那些拿着精巧钗子,拿着锦缎样子凑到武祯面前询问哪种比较好的娘子们,此时此刻眼睛里什么人都没有,只有那一大堆好看的东西,哪怕她们郎君现在在场,也会被她们一把挥开怒斥不要碍事。

  七夕乞巧市,着实是女人的战场。等武祯脱身寻找梅逐雨的时候,发现郎君手上拿满了东西,走在队伍最后,不注意都看不见他。而他看着周围兴奋莫名的娘子们,眼神中有两分敬畏。在这种拥挤无比的地方,这些娘子们竟然身形灵巧如同游鱼一般,硬生生在水泄不通的地方钻了过去,梅逐雨深觉自己的身法在此都施展不开,实不如她们。

  一行人收获颇丰的回到梅逐雨的宅子,立即着人搬来长长案几与长凳,地上铺了席子,周围挂上帷帐,垂挂驱虫香囊,买来的各色瓜果零嘴摆上案几,鲜花插瓶,更有人寻出武祯藏在家中的好酒,摆出酒筹要玩游戏。

  在场的娘子们只有三位显得性情温柔些的坐在一旁闲聊,其余的已经踩着桌子凳子吆喝起来,其中一个肤色微黑穿着大翻领男装的娘子格外大气,手边单独摆了一壶酒,当水喝。据说这位之前是随着郎君驻守边镇的,小股外敌犯边的时候,她都提刀去杀过人。

  这些人中,梅逐雨只认识一个,就是之前下雨时被武祯带去避雨换衣的那户人家中,叫傅娘子的圆脸娘子。

  众娘子将梅逐雨打量够了,直接将他赶到房内去,说是不许他来掺和女子间的密会,梅逐雨从善如流的避开了,将地方让给这群娘子。不过,他的房间离她们摆开案几的地方很近,只隔了一道墙,他能听到那边传过来的各种笑声。

  梅逐雨翻看书卷,偶尔听到属于武祯的声音,便停下细听一会儿,武祯不出声了,他就认真看书。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梅逐雨忽然感觉什么东西朝自己砸了过来,眼还未抬就伸手一接,接到了个巴掌大红彤彤的桃子。梅逐雨抬头望去,在墙头上看到了一个笑眯眯的夫人。

  她手里抓着个果盘,见梅逐雨抬头往自己这边看来,又抓起一个桃子扔过去。

  “这桃很甜,郎君尝尝。”武祯趴在墙头上笑道。

  梅逐雨依言咬了一口,确实甘甜可口。就在这时,武祯一声惊呼,身子摇摇晃晃,似乎那边有谁抓着她要把她拉下去。见状,梅逐雨往前倾身,下意识想站起来去扶,但武祯已经摔了下去,正在那一边围墙下大骂。

  “好你个王阿蛮!裙子都险些给你扯掉了,你给我等着,站在那别跑!”

  有大笑声和脚步声传来,一人道:“诶,不可如此,说好了今日咱们自己玩,怎么的你就半点离不得郎君,爬墙也要去说话,这可不行!”

  “是是是,祯姐要是再爬墙头,大家就再给她拽下来!”

  武祯骂了两句,之后果然就没有再爬墙了。梅逐雨缓缓坐回原地,把那两个武祯扔过来的桃吃了。

  墙那边始终很热闹,午睡的几个小童醒了之后就更吵了,几岁大的孩童正是不听话的时候,似乎是几个小童吵了起来,哭声此起彼伏,还有娘子们的呵斥声,但并没有什么用,一个男童始终在扯着嗓子哭嚎着,越嚎越大声,几欲震破人的耳膜。

  不过一会儿之后,梅逐雨瞧见墙头上人影一闪,武祯抱着个兀自挣扎不休的男童跳过了墙。

  武祯奔到梅逐雨身前,将暂停哭泣,观察着情况的男童往梅逐雨身前一放,“这小子欺负两个小妹妹,很不听话,又吵闹烦人,郎君你看着他。”说完就跑,完全没有给郎君找了个麻烦的自觉。

  少了这个麻烦精小童,墙那边重新欢声笑语起来。而发现自己被娘亲小姨她们抛弃了的男童,一愣之后就地翻滚起来,一边滚一边大哭撒赖,打定主意要闹个翻天覆地。

  梅逐雨冷眼看他,忽然放下了手中书卷。对于熊孩子,除了上回的武祯小姑娘,他还从未遇见过不能解决的。

  墙那边众娘子们口中说笑,耳朵却都竖着听梅逐雨那边的动静。听到那边男童大哭声,一个娘子皱起眉,她正是那男童的亲娘,她迎着周围同情的目光翻了个白眼,嫌弃的低声道:“真是太调皮了,气死我,都想把他送人去。”

  口中说着把调皮孩子送人,眼里却带着担忧,轻声问武祯:“不然我还是把他抱回来,不然吵着你家梅郎君了。”

  武祯悠然的架着腿,抿了一口酒摇摇头,“没事,等着吧,我家的郎君最会教孩子,放心。”

  就在这当口,那边哭声戛然而止,之后再也没有响起。众娘子面面相觑,有一个问:“怎么了,那小子每次哭起来能掀掉屋顶,要哭上许久才肯罢休,怎么突然就不哭了,不是被你家郎君给打晕了吧?”

  又等了好一会儿,始终没有动静。墙头上慢慢冒出好几颗脑袋,偷偷往另一边看过去,这一看,众娘子瞠目结舌,只见那顽劣小童坐在梅逐雨身前,趴在小几上,抓着一支笔在写字,肩膀一耸一耸的抽泣着。那张玉白的小脸皱着,黑葡萄似得大眼水汪汪,看着非常可怜可爱,而梅逐雨丝毫没有手软的意思,冷声淡道:“坐直。”

  小童打了个哭嗝,努力板起了身子。

  众娘子纷纷扭头看向武祯,齐齐露出羡慕的表情,“原来二娘你不是说笑啊,梅郎君真的会教孩子,他到底怎么做的?”

  武祯笑吟吟:“可能是郎君刑部任职,板着脸太吓人了。”

  一直到众娘子尽兴而归,那小童才被梅逐雨放过,受了天大委屈似得往自己娘亲那边扑过去,抱紧娘亲大腿又想哇哇大哭,但随即想起什么,往后一看,对上梅逐雨看过来的目光,浑似看到了阎王,马上不敢哭了,老老实实贴在亲娘身侧。

  这家伙如此乖巧模样,看的他娘亲暗暗称奇,心中暗爽,盘算着什么时候他再不听话,就把他送过来待一天。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