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63 章 第六十三章

  两个砸河灯的小孩子被揍得哇哇大哭,吓得眼泪鼻涕流了满脸,被武祯放开后,屁滚尿流一瘸一拐的赶紧跑了,看那惊恐的表情,大概是觉得遇上了坏蛋。

  眼看河里那几个倒霉被砸沉了引路灯的游魂还在水里划拉,武祯嘁了一声,还是到不远处小摊又买了几个河灯点上。

  两人顺着河渠往下走,河渠两旁都有人在放灯,附近里坊富裕些的,那河灯就多些,最多的地方几乎铺满了整个河面,不知是哪家大方的郎君,竟买了那样多的河灯,水道都给堵住了,让奴仆们挥着长杆在疏通。

  武祯好奇多看了两眼,却发现这大方郎君还是个熟人,就是那个前些时候举族搬到长安的白狐白郎君。

  那白郎君原本风流倜傥的站在一旁,与一位满面娇羞的娘子说话,突然对上了河岸这一边的武祯与梅逐雨,虽然两人都戴着面具,但白郎君还是认出了这夫妻两,顿时整个狐狸就是一僵,滋溜一声躲到了旁边一棵大柳树下,把那娘子唬了一跳,整个人都懵了。

  武祯转回头,“说起来,这白郎君之前刚来妖市定居的时候对我还挺殷勤,后来不知怎么的,看到我拔腿就跑,奇也怪也。”

  梅逐雨:“……”想起那时候以为武祯是个普通人,看白郎君接近武祯以为他不怀好意,所以特地前去警告,梅逐雨忽生几分尴尬,于是沉默以对。

  武祯本是随口一提,但抬头看到梅逐雨表情,她忽然一顿,兴味的笑起来,打量了一番郎君,将他看得不自在起来。

  “莫非,郎君你做了什么?”

  “是不是?你肯定做了什么,是不是去吓唬人家了?难道说撞上我们两个说话所以吃醋了!”

  梅逐雨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兴奋,低声解释了两句:“不是,是那时以为你是个普通人,怕白狐特意接近伤害你,就与他说了几句。”

  听到这大实话,武祯叹了一口气,扣着郎君的腰往前走,“你要说是吃醋,我会更高兴。”

  为什么?梅逐雨不是很明白,但两人走出去一阵后,武祯听到旁边传来郎君的低声,“私心也有,他……长得好看,比我好看,怕你喜欢他。”

  武祯是个很难哄的人,以前那么多郎君娘子想哄她高兴,极少人能成功的,相反很多人徒劳无功还惹得武祯烦了。但这会儿,梅逐雨几句话,却把她哄的眉开眼笑,声音都温柔了许多。

  “我看过好看的人多了,但我都不喜欢,只喜欢郎君你。”

  武祯说完,正等着看郎君反应,却见他皱了眉。

  “那些是什么?”梅逐雨肃着表情,拽着武祯靠近河水,一手指向水里。只见花灯下的河面映出好些鱼的影子,那些鱼大约有六寸左右,以梅逐雨的眼力,他能看出这些鱼并非实体,只是幻影而已,在水面下游动的时候竟然没有搅动水流。

  眼看着一条鱼忽然从水中跃起,一口吞掉了两盏引路灯上的游魂,梅逐雨皱眉,手中指诀一捏……捏到一半被武祯握住了。

  她仍旧淡定的瞧着,口中道:“别急,我们先继续说刚才的事。”

  梅逐雨:“……”

  武祯:“好了,你看着吧,没事的。”

  鱼群开始不断的浮出水面,将那些游魂吞下,灯上游魂被吞后,那点起的河灯就会熄灭,而吞下游魂的鱼影则长大一分。

  武祯看得兴致勃勃,半点没有出手阻挠的意思。梅逐雨察觉不对,问她:“你不是要阻止这些东西伤害游魂?”刚才在塔上看灯,她简单说过两句,说之后会有东西想吃游魂,她负责赶跑那些东西。

  武祯笑嘻嘻的走在河渠边沿上,半个身子都悬空在河面上,她看够了才解释说:“我确实要阻止某些东西吞吃游魂,但不是这些魂鱼。”

  梅逐雨这才知道自己是误会了,放下心来,也一起看着那些被武祯称作魂鱼的鱼影吞吃游魂。

  武祯一边走一边跟郎君解释,“中元节的水通幽冥,但不是什么东西下到水里都能去幽冥的,得通过冥河。在幽冥之下,冥河确实是一条河,但在人世,所谓冥河乃是这些鱼影汇聚成的。它们在这里吞了游魂,成群通过水底返回幽冥,连通冥河,就能将这些游魂带回去。”

  “它们是冥河河水所化,虽是鱼形,但却并非是鱼,所以它们看不见也听不见,唯独能感觉到引路灯,因此只有乘着引路灯,才能被这些鱼影捕捉到。”

  梅逐雨细细听着,再看水中,果然那些游魂被鱼影吞噬,都很冷静,他们仿佛明白,这些鱼是将他们通往归宿的路,很多都是迫不及待投入了鱼腹。

  虽然因为出身常羲观,有师父师兄教导,又有前人先辈留书,算得上见闻广博,但梅逐雨还真不知晓这些事,所以听武祯娓娓道来着实有几分意思。

  见他感兴趣,武祯便多说了几句,河中出现的鱼群在吞下游魂后慢慢变成几尺宽,几乎挤满了水面,然后它们不再继续吞游魂,而是缓缓下沉,要消失在水中。

  就在这时,天空上忽然传来一声清越的鸟鸣。

  梅逐雨抬头望去,见天际云层间,落下无数白色的飞鸟。这些鸟羽翼舒展,轻盈如云,白色羽毛优雅而美丽,即使在黑夜中也格外醒目。

  这样多的白鸟忽然从云层中落下,但还在河边的人群浑然不觉,依旧热闹。

  梅逐雨只感觉身边风声忽起,再转眼看去,只见武祯已经消失在原地。

  天空中出现了一只巨猫的影子,这猫影纤长,甚至有些不太像猫,而是什么别的更恐怖些的怪物。她站在河渠上方,一张嘴咬住了几只想要飞到河中抓鱼影的白鸟,直接吞吃了,那飞落的白色羽毛在半空中变成烟雾消散。

  梅逐雨本是打定主意来帮忙的,然而从头至尾,他都没能出手,武祯一人就牢牢的把持住了河渠,没让一只白鸟接近水面。

  那些鱼影一群群下沉,又一波波出现,河面上熄灭的灯越来越多。

  抓不到鱼影的白鸟看上去有些急了,更加凶猛的发起攻击,大猫抬爪不客气的将白鸟拍飞,有一只落在梅逐雨脚下,他见这鸟还在挣扎,便想解决了它,谁知符咒术法皆对它无用,甚至他都无法触碰到这只白鸟。

  大大的猫影还在大发神威,张开大口,像是巨网似得将白鸟全部吞了下去。

  看她如此做法,梅逐雨突然担忧起待会儿武祯是不是会肚子疼,她好像总是喜欢乱吞东西。

  在他思考担忧的间隙,他脚下那只白鸟挣扎着消散了,只剩下一片白烟。梅逐雨伸手探过白烟,忽然有了一个猜测,这鸟,似乎是生气汇聚。

  生气不比邪祟之气,对人类无害,但对于死去的游魂来说,则是危害,而它们之所以想要捕食河中鱼影,大约是因为冥河水所化鱼影带着死气,两气本就相冲,所以才会变成鱼鸟相争。

  发觉自己帮不上忙,梅逐雨也不徒劳了,便站在原地看着。武祯也不需要他帮忙,她游刃有余的对付完了所有的白鸟。子时一过,云层里再没有白鸟出现,水中的鱼影也全部下沉。

  鬼门已关,中元节之夜过去了。

  梅逐雨没等来夫人,等来了一只好像吃撑了,肚子滚圆的狸花猫。

  猫落在他手中,自觉地踩着他手臂窝下了,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嗝。用毛爪子掩着嘴,狸花猫说:“吞了太多生气,肚子涨得慌,你抱我回去吧。”

  梅逐雨摸了摸毛肚子,果然肚皮滚圆的,稍按了按,狸花猫又打了个嗝,吐出一片白雾。

  “别乱按。”拍开他的手,武祯腹诽道,再用点力气,肚子都给他捏破了。

  梅逐雨看了一眼身后河道,果然抱着猫回家,他犹豫问道:“若真难受,或许我可以给你燃一碗符水。”

  武祯一听,果断拒绝,“不,不需要,你再弄那玩意儿,我就不回去了。”

  梅逐雨就不吭声了。其实他觉得符水挺好的,把肚子里这些东西吐出来就轻松多了,但武祯显然不这么想,她只要想起那个恶心的味道就想炸毛。

  没办法,回去之后,梅逐雨不得不给狸花猫揉了一晚上的肚子,力道控制不得当,时不时狸花猫就要吞云吐雾一番。力道一大,狸花猫就要给郎君一爪子,梅逐雨不知挨了多少下。

  这夫妻两个中元节这一日过得倒好,却不知有个人,在这一夜经历了一番难以言说的遭遇。

  中元节刚入夜不久,梅四路过东市,他和赵郎君几个刚吃完酒,正准备回去,想起中元节东市这边有一家店卖杨梅糕格外好吃,家中爹娘都很喜欢,于是脚步一转走进东市。

  今夜的东市比他记忆中往年的东市更加繁华热闹,就好像白日一样,梅四醉的晕陶陶的想,今年中元节夜市,都快比得上正月里的上元节灯市了。

  梅四往前走着,忽然,他发觉了不对劲,因为他找不到那家卖杨梅糕的店了,本来就在这条街尽头的,但那里现在被一家药店给取代了。

  我是迷路了吗?梅四被酒熏得迷迷糊糊的脑子里好久才冒出这么一句话。他慢半拍的发现,自己现在好像不是在熟悉的东市,可明明他是往东市的位置走的。

  茫然的扭头四顾,梅四又发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虽说今夜大家都要戴恶鬼面具,但周围走过去的几个人,似乎不只是戴上了面具,还有人做了假尾巴戴上了?

  为什么还要弄出这种尾巴,难道又是什么新奇的杂戏表演吗?梅四呆唧唧的瞪着路过妖怪的尾巴看。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