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66 章 第六十六章

  没过两日,梅四又来找武祯。相比上次的抑郁难解,这回的梅四更显得有些难以启齿。

  最后,在武祯的追问下,他期期艾艾的红着脸说:“我怀疑,柳太真可能……可能看上我了……”

  武祯嘴里的酒霎时喷了一地,小梅四可真能想啊,她放下酒杯,奇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梅四就恼怒的说:“我睡觉,半夜发现她出现在我床边,还摸我的额头,当时我就吓得一阵头晕,都没敢吭声,只能闭眼装睡。如果,如果她不是对我有意思,为什么半夜潜入我房间,又什么都没做,只摸了我的额头。”

  武祯看他那不自在的羞恼表情,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梅四这小子也不是第一天想太多了。

  梅四很是烦恼的抓了抓头发,“我还以为她要来吃我,结果什么都没做就走了,所以我才猜她是不是……是不是对我有……”

  武祯:傻孩子,她那哪是在摸你的额头,是想消除你的记忆啊,估计你那也不是吓得头晕,是受她妖力影响。

  心里这么想着,武祯当然是什么都没说的,她拍了拍梅四的肩,强忍笑意很是坏心眼的告诉他:“这不是正好,你看,既然她喜欢你,你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小命了。”

  可梅四听她这么一说,更是别别扭扭的,“不行,反正、反正不行。”他咕哝着,“柳、柳家娘子,她比我大七岁呢……”

  武祯一巴掌呼到他脑袋上,“我也比你堂兄大,你这话什么意思?”

  梅四看她似笑非笑的,不敢叫痛,立刻抱着自己的脑袋跑了。

  武祯这几日就指着梅四和柳太真的事找乐子,这会儿在梅四这里听了个有趣,立马就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跑去找柳太真分享去了。

  然而当事人之一蛇公,对于这个事情的态度并没有武祯这么愉悦,她黑着脸,难得的有些恼怒,一张俏脸板的几乎能跑马了。

  “好,好一个猖狂的小子!”她怒喝道,气得不轻。

  但也只是一会儿,她很快又重新冷静下来,咬着牙对武祯道:“这事我不管了,既然消除不了记忆,以后你管好他,别让他到处乱说就是。”

  见她这就要把麻烦包袱甩了,武祯心里大呼可惜,她还想多看看热闹呢,于是不嫌事大的劝道:“诶,别这么快就放弃啊,不然多试几次,说不定下次消除记忆就能成功了。”

  柳太真都不想和她说话,拿起桌上一只白玉蛇镇纸砸向武祯,武祯一伸手轻巧的接住,往身边的榻上一放,见她实在是气得厉害,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拽蛇尾巴了,拍拍屁股跳窗走人。

  临走前还不忘说一句:“真不考虑一下梅四?这少年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对不熟的人矜持高傲了点,但熟了之后可是很好欺负的……”

  她没说完,又是一堆东西砸向窗户,武祯果断闭嘴闪人,只留下一阵笑声。

  武祯乐了半天,骑着马挥着马鞭在大街上溜达,想着去哪里打发时间,忽然,一声呼唤传来。

  “二娘子!”

  是豫国公府的仆人。武祯好一段时间没回豫国公府了,从她成亲,父亲就安安心心的在寺里啃青菜萝卜敲木鱼,没有再每月回来,所以现在豫国公府就只有些仆从在每日扫洒,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但来人却是满面焦急。

  “二娘子,总算找着您啦!出事了,您赶紧回豫国公府瞧瞧吧!”

  武祯眉头一挑,出事?

  等她回了豫国公府,在门口就瞧见了个风尘仆仆的脸生中年奴仆,身边还站着两个护卫。这中年奴仆穿着讲究,应当是个身份不低,得主人看重的奴仆。见到武祯从马上下来,他急急忙忙上前,纳头便拜,口中道:“可是二娘子?奴乃是昆州裴家的老奴,平日负责照顾六郎的。”

  他口中的六郎,便是裴季雅,也就是武祯的表兄,昆州这一代本家唯一活到成年的一位郎君。昆州裴家也不知怎么的,娘子众多,个个都能好好活到成年,但郎君却是一个比一个的命薄,前头好几个郎君都病死了,只剩下一个裴六郎裴季雅,虽然也是病歪歪的,但好歹还活着,就这一根独苗,于是他在裴家是地位超然,养成了一副古怪性子。

  武祯听中年奴仆说到裴季雅,心里已经有所猜测,让人将马牵了,自己提步就往府门里走。“有什么事,急的你要站在门口来迎,进去再说吧。”

  中年奴仆连忙爬了起来,“是奴失礼了,实在是慌了神。”

  等在花厅里坐定,武祯这才知道这中年奴仆为什么如此惊惶焦急。

  裴季雅失踪了。

  “六郎先前说要来参加二娘的婚礼,还说要在长安多住两月,六郎性子您也知道,一向不喜欢我们多管,先前我们只以为六郎还好好的在长安住着,一连送了两封家书也没见六郎回,想过来问问又怕惹他生气,从前好几次都是,六郎外出都不爱回家信。眼看着两月都过了,他没还有送消息要回去,家主才让人奴带人来接,谁知到了长安,豫国公府的仆人们却说六郎早已回去了,我们这才发现不对。”

  中年奴仆说完了,便耷拉着眉苦着脸看她。

  武祯敲了敲自己的膝头沉思,裴表兄在她的婚礼前就走了,那会儿是端午前,至今有两个多月快三个月了,昆州虽远,十天半月也能到,如今人失踪了,肯定是途中出了什么事。

  武祯不由得想起自己送的那个小小临别礼,难不成,是因为这个?

  她想着,直接说:“表兄确实早就回去了,你先在府上歇歇,明日我派一队府兵跟你一起,往昆州去,沿途寻找表兄的踪迹。”

  中年奴仆顿时面带感激之色,被一旁等着的仆人带下去休息了。

  武祯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思索片刻,从自己身上拔了两根头发,绕在手指上搓了搓,低声念了裴季雅的名字与生辰,朝头发吹了一口气。

  两根细细的头发丝扭曲着,忽然燃烧起来,落在了地上。武祯眉头一蹙,怎么回事,算不出来?

  还有什么办法能知道他人是不是还活着?武祯想着,眼神忽然瞟到房间一个长几上放着的十几个礼盒。那都是些朋友们送来的婚礼礼物,她搬到郎君那边去之后,很少回来,这些礼物堆在这里就给忘了。

  武祯忽然想到,裴表兄当初好像是留了礼物的,也放在那一堆里面。武祯想到这,走过去翻腾了一阵,找出裴季雅留的那个礼物。想着说不定能找出什么线索,就算没有线索,他沾过手的东西,或许能因此推算出些什么。

  三两下拆开盒子,见里面还放着个更精致的小檀木盒子,锁着一把小金锁。没见着钥匙,武祯瞧了两眼,随手一扯把小金锁扯了开,打开了檀木盒子。

  盒子里放的不是什么贵重东西,而是两个木头雕的小人,十分粗糙,瞧着像是表兄亲手雕的。武祯伸手将两个小人拿了起来,翻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不对,就是两个普通的柳木雕木头小人。

  就在她准备将这东西放回去的时候,她忽然感到一阵眩晕,眼前一黑。

  不过片刻时间,武祯睁开眼,看到一个穿着蓝色官服的小吏站在自己身前几步远,小心翼翼又有点奇怪的问她,“梅郎中,您这是怎么了?”

  梅郎中?武祯发现了不对,她瞧了瞧自己的手,手掌宽大,左手手心上有一个旧疤痕,身上穿着的是一身绛红色官服,腰上系着的一个银香球是她今早上给郎君系在腰上的。

  武祯又抬眼看这个不算陌生的房间郎君在刑部官署处理工作的房间。

  她变成自己的郎君了。

  是裴季雅留下的那两个木头人有问题。武祯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这个,忍不住露出了个阴沉沉的笑。算计她?好,不错,表兄果然不愧是她表兄。

  武祯忽然就不急了,往桌上舒服的一靠,饶有兴致的翻看着自己的手掌,这是郎君的手掌,忽然成了她的,这感觉还真是奇怪。

  那郎君现在呢?难不成,去到她身体里了?他们互换了身体?武祯自顾自的思考着,却不知自己把那小吏吓得不轻。小吏眼睁睁看着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梅郎中正说着事,忽然往前一晃,闭着眼睛缓了一会儿之后,就好像中邪了似得,露出了个可怕的笑容。

  如果梅郎中笑起来如此可怕,那他平日里不笑果然是对的。小吏战战兢兢的看着梅郎中旁若无人的靠坐在那思索什么,神态动作与平时截然不同,仿佛换了个人一般,他想起刑部流传的某个传闻,不禁吓得腿都有些软。

  “梅、梅郎中?”

  听到这弱弱的嗓音,武祯抬头,这才想起这里还有个人,于是她抬头笑道:“这里没事了,你先走吧。”

  被她笑得后背发凉的小吏哪里还敢说什么,捧着没做完的公文赶紧跑了。

  而梅逐雨,他好好的工作着,忽然感觉一阵晕眩,再清醒过来后,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刑部官署,而是在一个略有些眼熟的地方。

  见到窗边那个榻,他才反应过来这好像是夫人在豫国公府的房间。他看到自己手里握着两个木头人,也看到了自己的手,白皙纤细。

  梅逐雨:“……?”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