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69 章 第六十九章

  武祯说要去和蛇公柳太真交待事情,但梅逐雨觉得,交待事情可能是顺便的,她更想做的恐怕是去捉弄朋友。

  就如他猜的那样,两人到了柳家,见到柳太真,武祯捏了捏梅逐雨的手示意他不要说话,自己上前道:“蛇公,我们夫妻贸然上门,打扰了。”

  柳太真诧异的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皱了皱眉,“你们有什么事?”

  武祯装梅逐雨也装不像,规规矩矩说话的时候仍然让人觉得古怪,她板着脸随口胡说:“哦,是这样的,武祯有了身孕,只是胎像不太稳,我们要往昆州去求医,所以长安妖市这边要多劳蛇公照料……”

  柳太真不等她说完,忽然直扑沉默不语的武祯。武祯见小伙伴那毫不留情要打下去的架势,哪里还敢作妖,立即扑过去架住了柳太真的手,与她飞快的过了几招。梅逐雨见她们两个忽然动起手,下意识也想上前,然而看到自己那柔软的手,又迟疑着退后了一步。

  夫人的身体不能受伤。

  “哪里来的妖孽,竟敢在我面前造次!”柳太真冷喝。

  武祯:“不闹了不闹了,怎么还动起手了,我就不相信你没认出来我!”

  柳太真一巴掌将她打开,眼神变得很一言难尽,像是很不想承认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不甘愿的从牙齿里挤出来两个字,“武祯?”

  武祯用着梅逐雨的脸点了点头,朝她露齿一笑。柳太真侧了侧脸不想看她,缓了一会儿才扭回来,将她打量一番,“我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特殊的喜好。”

  武祯看她表情,竟然一时也分不清她是真这么觉得还是在挖苦打趣自己,但她脸皮厚,丝毫不以为意,上前要像往常一样揽着她,又被柳太真躲了过去,“说话站得离我远一点说就行。”

  她这一下子嫌弃了两个人,武祯嘴角一哂,把表兄那个特别的贺礼说了一通,又说起自己要与梅逐雨一同去昆州找人解咒,倒是认认真真的解释了,又好生叮嘱了一番妖市的事。

  柳太真沉默听着,最后只问了一个问题。

  “梅逐雨真怀了孩子?”

  武祯:“你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奇怪呢?是我的身体怀孕了,郎君不过是暂时在我身体里,照顾一下我们的孩子罢了,其实这个孩子主要还是我的功劳,是我肚子里长出来的,知道吧。”

  柳太真:“谁在跟你争论你们夫妻两个谁的功劳大。”

  她又看梅逐雨,“这个人这么胡言乱语,你也不管她?”

  梅逐雨端庄的宛如神女,摇头道:“我管不了她。”

  武祯吭哧吭哧的笑起来,柳太真不想再和这对夫妻多说,只凉凉的对梅逐雨说:“那你好好养胎。”

  梅逐雨:“……”

  除了柳太真,武祯和梅逐雨离开长安的时候没有通知其他的朋友,包括豫国公,都是在他们离开之后,才让仆人去送的信。如果真的当面见了,发现他们不对劲的恐怕又得多上几个,一一解释实在麻烦,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不能说的内情。

  此去昆州路途遥远,武祯本是准备的马车,但官道之后有些小道不平稳,所以又换成了牛车,虽说没有那么快,但更稳些。

  平日武祯和梅逐雨都是不爱带仆人出门的,不过这回因为武祯的身体还怀着孩子,两人商量着,还是带了两个仆人同行。这仆人也不是选的普通人,而是在妖市里找的一对兄弟,原型是牛妖,长得高壮,相貌粗莽,让人一看就觉得像是那种劈山开路找过路人要买路钱的壮士。

  虽说长得差强人意,也没有什么大造化,但好在憨厚老实肯吃苦,听说是为猫公做事,还有那样丰厚的报酬,一路上两人殷切的差点就将那两头拉车的普通牛给扔了,自己变回原型上去拉车。

  选他们二人还有一个好处,便是这牛妖兄弟两,脑袋不太好使,完全看不出来他们的猫公有什么不对劲的。见着猫公没有以往看着那么爱动爱笑,稳稳坐在车中,兄弟两还感叹着不愧是猫公,出了长安后,更显稳重了!

  梅逐雨精心照料着夫人这具身体,不知有多爱惜,生怕磕着碰着了,坐在牛车中也不乱动,而武祯,她开心的骑着马,挥着鞭子,马上还背着弓箭和箭筒,等车子离开官道,进了些草木丰茂的地方,还被她猎了两只兔子,提到马车上给梅逐雨看。

  “若是今日到不了驿馆,咱们就找个地方把这两只兔子叉着烤了。”武祯掀着马车帘子,将兔子提着晃了晃。

  武祯是向来不耐坐马车的,觉得自己郎君待在那马车里颠来颠去难受,隔一会儿就叫他下来歇息一下。

  “你要如厕?我陪你去啊。”

  武祯大喇喇的往树后走,见梅逐雨并不跟上来,奇怪道:“怎么了,过来啊。”

  梅逐雨:“不必,你在一旁等着我便好。”

  武祯:“这荒山野岭的,我是怕你遇上什么东西。”

  梅逐雨指指远处的一块石头,“你坐在那等。”

  见他语气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武祯还是依言坐了过去,只朝着梅逐雨喊:“真不要我陪?”

  梅逐雨头也不回。他始终没有武祯那么适应良好,用着夫人的身体,每次需要清洗和这样的时候,他都不由得有种淡淡的羞愧之感,仿佛自己做了什么不合适的事。哪怕是他的夫人,他也从不觉得自己就能理所当然的触碰这具身体,更不该在看到这具身体的时候想起之前的那些……的场景。

  梅道长万分羞愧。

  武祯毫无负担,新鲜的很,只是偶尔她瞧瞧郎君顶着自己的脸,会有些郁闷的跟他说:“我瞧着自己的脸亲不下去啊。”

  梅逐雨:“……不必亲。”用夫人的身体他就很羞愧了,现在亲近,他怕是更做不到,哪怕是心悦的夫人,真要有这种念头恐怕也会被梅道长一张符纸给定住让她冷静。

  武祯和梅逐雨的身份,可以住在官驿,若是遇不上,两人也不挑,就在荒地里生一堆火将就,歇在马车里。梅逐雨是过惯了不讲究的清贫日子,从前还曾几天几夜不睡,在山林中追杀恶妖,实在累极的话,盘腿一坐闭目养神半个时辰也就够了。

  倒是武祯令他惊讶,武祯在长安的富贵乡里长大,梅逐雨又是看着她平日里种种讲究的,还担心着她出门来后会受不了这简陋的条件,然而如今一看,她也适应的挺好,偶尔叹气抱怨,也只是可惜荒郊野外买不到什么好酒。

  他们两个主人家都不在意,充作仆人的牛一牛二,就更加不在意了,找块石头或草甸随便一趟,就能凑合一夜。

  若是遇上了官驿,两人便进去歇一歇,洗漱换衣,补充食水,梅逐雨还会趁这个时候煎药,就是之前刘奉御开的安胎补身宫廷秘药。

  梅逐雨亲力亲为,将药煎好了,放在凉水中镇的稍凉,便端起来喝了。喝的面不改色,看得武祯面无人色,她在旁边闻着药味都想跑,可她的郎君,竟然如同喝白水一般的淡然。

  喝完见她表情不对,还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武祯干笑,“这东西好喝吗?”

  梅逐雨是个道士,对这方面也略知皮毛,味道他不多评价,对于药效还是肯定的。

  武祯无赖的坐在他煎药的小扎上,嫌弃的把煎药的罐子给踢远了点:“你要是觉得好就现在多喝点,反正之后我是不会喝一口的。”

  梅逐雨知道,并不和她多说这事。真到了必要要喝的时候,就算武祯不喝,他也能压着她喝了。有些事能顺着她,有些事不能。

  武祯莫名打了个寒颤,狐疑的看着正直的郎君。

  正值夏日,烈阳高照,路边的芒草抽絮,远远望去一片白茫茫,野草繁盛,野花同样盛极,鼻端闻到的都是清香,耳中听得则是山间林涛飒飒声响。天空高阔湛蓝,游云绵软雪白,是与繁华热闹的长安不同风貌。

  离长安越远,景致就格外不同,虽然日日赶路,但途中偶尔也会发生些趣事,譬如遇到不懂事的小妖怪捣乱拦路。

  因着两人如今是互换身体,武祯不能用自己的力量,梅逐雨的身体里空有灵力,她不知用法也只能干瞪眼,于是为了让她防身,梅逐雨便趁机教她些除妖驱鬼的手势符咒,等遇上拦路的脏东西,就叫她出手练习一番。

  武祯先前对这些便好奇了,如今亲身体验过,她更加明白,自己这个年纪轻轻的郎君究竟有多可怕,这身灵气浑厚的,寻常人百年也不知能不能积累,哪怕他天资过人,也有些太过。武祯心底猜测他也许是曾遇见过什么奇缘,但敏锐的感觉其中缘由可能并不令人高兴,于是她不问,只跟着梅逐雨学了简单的术法,也过了一把道士瘾。

  武祯在梅逐雨这里学了道法,还想着也教教郎君适应自己身体里那特殊的妖力,结果她说出口,梅逐雨却摇头说:“我自己已有领悟。”

  他在牛车里安安静静的悟了几日,就适应了武祯身体里的妖力,对这份力量的习惯,比对这具身体的习惯快多了。

  武祯再次见识到郎君的惊人领悟力,心中相信了,嘴里却说:“我不太信,你不如证明给我看。”

  梅逐雨:“如何证明?”

  武祯立刻说:“变成猫!”

  被撸过的猫,迟早会撸回去的,梅道长明白了这一点。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