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70 章 第七十章

  武祯想叫梅逐雨变成猫让自己揉一顿。

  梅逐雨本不想从,奈何武祯这人缠人功夫一流,哪怕是比梅逐雨大上几岁,前一段时间还老爱叫他小郎君,如今耍起赖撒起娇来也全无心理负担,抓着他的手不知说了几马车的好听话,哄的梅道长英雄气短,愣是应了她所求,别别扭扭的变成了猫。

  武祯将狸花猫抱了起来,凑近看肚子,看了一会儿后说:“瞧着肚子也没变大嘛。”随即高兴的将猫放在膝上撸了好一会儿毛。

  然而也就这么一次,之后不论武祯怎么说,梅逐雨都不肯再变猫了,因为变回来之后穿衣服,他惨遭武祯调戏,实在经历惨痛。

  两人在路途中也遇到过其他人,有寻常旅人,也有商队,还有在附近村子里生活的寻常农人。

  有一日骑马的武祯忽然合着双手弃马上了牛车,对梅逐雨说:“你猜我手中是什么?”

  梅逐雨看了看她合拢的手,猜道:“是花?”

  这几日,武祯没少做摘花送他这种风流雅事,毕竟这一路上都开着不少漂亮野花,武祯瞧见了好看的就要辣手摧花。

  武祯摇头:“不是不是,你再猜。”

  梅逐雨道:“是什么有趣的小精怪?”

  武祯有个毛病,遇到有趣些的小精怪就要把人家抓来给他瞧上一眼,这一路不知多少懵懂无知的小精怪被她打搅过。

  武祯再摇头,“还是不对。”

  梅逐雨猜不出了,问她:“是什么?”

  武祯还不肯揭晓答案,笑着说:“你闭上眼睛摸一下。”

  梅逐雨在这种小事上是配合的,当下闭着眼睛,伸手摸了摸她手掌中的东西,摸到了个温热毛绒的东西。他睁开眼睛,就见到武祯手中合着一只小小的、毛茸茸的东西。

  “是鸭子?这路上周围也没有人家,哪里来的幼鸭?”梅逐雨奇怪道。

  武祯摇摇手指:“错了,这是鹅,不是鸭。”

  都是嫩黄色的绒毛,红色的嘴,梅逐雨没养过,看不出区别。武祯将小小的幼鹅塞到他手里,靠在牛车窗边架着腿道:“刚才道上有个老丈赶着辆车去城里卖小鹅,我瞧着那一车挨挨挤挤的小东西挺有趣的,就凑过去看了看,谁知这只小鹅凶得很,还敢过来啄我的手指,所以我就跟那老丈买下来了。”

  她这种心血来潮不是一回两回,梅逐雨不以为怪,握着那只毛茸茸可怜可爱的幼鹅,觉得它怎么都不像是武祯嘴里说的那种会啄人的小家伙。

  摸着倒挺舒服。

  武祯见他看那小鹅,笑道:“咱们先养着,等养了几天就给它烤了吃了。”

  话虽是这么说,之后几天她却没有吃这小鹅的意思,每天骑着马,就将这小鹅握在手里,休息的时候还叫牛一牛二抓虫子给这小东西吃。可能是因为赶路的时候没有能逗乐的事,得了这么只小鹅,她也玩的有滋有味的。

  还给这小鹅起了个名字,叫鹅子,听得梅逐雨哭笑不得。

  唯一叫她嫌弃的把小鹅丢给梅逐雨的情况,就是小鹅排泄的时候,武祯提着小鹅的一片小翅膀就给扔进马车里,对梅逐雨喊:“我不要这脏东西了,等晚上就烧水拔毛炖了吃!”

  结果晚上她转头就忘了这事,依旧把这小东西托在手里颠着玩。

  有时候梅逐雨看着她这样折腾,就会不由自主开始担心他们以后的孩子,可以预见,若是孩子出世了,让武祯带孩子,她大概也就是这个模样,喜欢的时候抱着小家伙玩,看他麻烦了又提着脚把孩子扔给其他人带着。

  想着想着,梅逐雨也不知怎么的就摇头失笑。只可惜武祯正忙着训她那鹅子,没看见郎君这个笑。

  这些时日,他们也不只是赶路,还要寻找失踪的裴家表兄踪迹。找到长安的那个裴家仆人带着武祯给拨的一队府兵,也在长安到昆州这一路上寻找裴季雅,他们走得快,武祯这几个人轻车简行,早两日就被他们给超了过去。那一队人不知道武祯也出了长安在寻人,武祯见他们与自己擦身而过,也不上前,只当做不认识。

  一则她和郎君现下这情况不适合与那么多人一起,二来裴季雅失踪之事情况未明,武祯有意把他们那浩浩荡荡一队人放在明面找人,自己暗地里行动反而更方便。

  这一日,在临近昆州的濮州境内,一座名叫塘水的城里,武祯终于打探到了些裴季雅的消息。她这消息是从城内那些鼠妖虫妖们身上得到的,而这些小妖是梅逐雨召来的。

  武祯这身体里有猫公妖力,这妖力与寻常妖物的灵力又有不同,虽说离了长安,猫公这身份没有那么管用了,但驱使些小妖怪还是没问题的。梅逐雨修炼起来无师自通,短短时日已经能将这身体里的力量大致用得自如,在城内找了个舒适的客店歇息之后,就同先前几次一样招来一堆小妖,让武祯来询问。

  这些妖力不强的小妖怪比生活在这里的普通人知道更多东西,有一只机灵些的小妖说:“身体孱弱面容俊美的裴姓郎君,带着一众仆人护卫,这样的我前两月见过一个。他们一行人在前头的陆家客店里歇息过两日,后来就出城离开了。”

  武祯又问他们谁知道出城后裴季雅的踪迹,一众小妖喧哗了一会儿后,一个怯怯的小妖站出来说:“我没见过,但我有亲戚住在城外,也许他们曾见过,我明日替您去问问。”

  武祯满意了,点头应允,从口袋里掏出些东西递给他们,“多谢了,若你们真能替我将这事办好,我还有重谢。”

  武祯送的这东西,是些能助小妖化形或增加灵力帮助修行的药草之类,这东西难得,所以这些小妖们得了好处都殷勤办事,不等第二日,当天晚上先前那小妖就匆匆来回话,说找着了新的消息。

  塘水城地处偏僻,一个小城,宵禁没有长安那么严格,只有前头一个城门关了。武祯将自己的鹅子交代给牛一牛二照顾,自己和梅逐雨两人跟着带路小妖出了城,来到通往泸水的山道。

  小妖往山道下一指,“我那二舅爷说,您要找的人大约两月前经过此处,摔到了这山涧下面去了。”

  这山涧看着还挺深,武祯点头,对梅逐雨道:“你在上面等我,我下去看看。”说罢提着小妖往下跳。

  山壁不是很陡峭,上面还长着各种荆棘丛和小树芒草,武祯在夜色中也能看得清楚,在那些小树树枝上借力几下,安安稳稳落到了山涧里。

  这处山涧不见人迹,看着寻常也是没人来的地方。借由小妖指点,武祯走出去不远就看到了马车残骸,还有马以及人的尸骨,就在山溪边不远处,散发出淡淡腐臭。

  两月过去,这堆残骸没被人发现,但马尸和人尸都不完整,好像被野兽叼食了一些。武祯走近马车,先在那堆马车残骸中翻出了些东西,确定了这是崔家马车,然后便在十几具已经看不清楚样貌的尸体中寻找裴季雅。

  皱着眉翻找一遍后,武祯略略松开眉头,裴季雅不在这些尸体里面。

  “这些尸体不寻常。”

  武祯扭头一看,见梅逐雨不知道怎么的下来了,就站在自己身后。

  “你也跳下来的?孩子不会抖出来吧?”

  梅逐雨:“……不,我是飞下来的。”

  武祯:“讲道理,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能飞?”

  梅逐雨:“我用道术飞的。”

  武祯:“可你现在用的是我的身体,我又不会道术。”

  梅逐雨:“我会。”

  武祯:“不对啊……”

  梅逐雨按着她的肩将她转过去,让她看那些尸体,重申道:“这些尸体不对。”

  武祯终于不再纠缠他怎么下来这事,开始仔细观察这些尸体。这么一看,她也慢慢发现了不对劲。

  刚才她只是粗略看看,见到尸体缺损,以为是被山间野兽咬了,现在才发觉,那些少去的部分并非被咬的,更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融化了一般。

  每一具人尸和马尸都有不同程度的融化情况。武祯也顾不得这臭味,又凑近了些闻了闻,没闻出什么,这才想起自己现在用的是郎君的身体,不是自己的身体,没有那种特殊的嗅觉,闻不出异样,因此她要求梅逐雨道:“郎君,来闻闻。”

  梅逐雨依言闻了闻,在一片腐臭气中,嗅到了一股香味。这香味让他一个恍惚,蓦然眼神发沉。

  梅逐雨低头看不清表情,武祯见他不语,便问道:“怎么,有没有闻到焦臭味?是不是妖物干的?”

  若是妖物做的,这些缺少部分的周围必定是有一种特殊焦臭味的。

  然而梅逐雨摇了摇头,告诉她:“没有。”

  武祯奇怪了,“没有焦臭味,那就不是妖物做的。”

  她那看上去孱弱,实则顽强可怕的表兄,现在不知又在哪里。

  梅逐雨站起身,忽然看向山涧更深处。凝视了黑暗处片刻后,他对武祯道:“太晚了,先回去吧,明日再来看看。”

  “也好。”武祯点头,与他一起离开这里。只不过离开前,她也看了看山涧深处的黑暗,表情不太好。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