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73 章 第七十三章

  三天过去,武祯依旧没找到裴表兄的丝毫踪迹,他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山崖下和附近的官道上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距离他出事毕竟已经过去一段时间,很多蛛丝马迹都没了。武祯寻不到线索,用各种溯寻之法也没用,情况一时就有些胶着。

  不过,武祯对此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紧张,毕竟从来“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裴表兄怎么看都没那么容易早死。临走前,她给裴表兄送的那个小礼物,能把这家伙变成老鼠,少说这状态也要维持几个月,所以说不定他现在是躲在哪个老鼠窝里。

  武祯是见识到他躲藏的本领了,要是他不主动出现,武祯估计自己真没办法简单找到他。

  相比武祯,梅逐雨表现的反而更加焦灼一些。武祯看在眼里,琢磨了两天,这天晚上两人睡觉的时候,武祯就直接跟他说起这事。

  “郎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武祯就这么开门见山的问了出来。

  梅逐雨看着她,嘴里发苦不太想说话睡前刚喝的安胎药。

  他不吭声。

  武祯知道他这人,不想说的时候就会这么憋着,怎么逗都撬不出一个字来。要是两人身体没有互换,她说不定现在还能用美人计试试,但现在,她是用的郎君的身体,难不成用他自己的脸去诱惑他自己?还是算了。

  “唉,真不能说啊?”武祯不死心的发问。

  梅逐雨说话了,但仍旧是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说:“我们要早点离开这里。”

  武祯见问不出来,也没轻易放弃,她本来就是个好奇心过剩,爱刨根挖底的,梅逐雨不说,她就自己试探着问:“上回我们在那山崖底下的山涧,你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东西?”

  “你是不是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我少看你这么凝重的神情,我猜,你是不是认识那东西?是妖怪还是什么,是你的仇人?”

  梅逐雨虽然没有回答,但眼神已经回答了一切,武祯了然的举手:“行,我明白了。”

  梅逐雨无奈的抓下她的手,“睡吧,明日若还找不到人,我们便寻其他办法,会找到人的。”

  武祯不困,她夜里出去玩习惯了,要说以往累了就能睡着,可现在又不累。不过看看自己身体的腹部,武祯还是斟酌着没有闹郎君休息,躺在那百无聊赖的思索什么。

  直到半夜里,武祯才迷迷糊糊的有了些睡意,就在她刚有了些睡意的时候,感觉身边躺着的人悄无声息的直挺挺坐了起来。

  武祯立刻清醒了,她刚想问郎君怎么了,也敏锐的感觉到了不对,不由伸手去抓郎君的手,伸到一半的时候正撞上他探过来的手,两人旋即双手交握,同时起身,警惕的看着房间周围。

  这是城内一家客舍,周围虽然不是什么热闹地方,但夜里也常能听见犬吠和打更人的动静,但此刻,周围很静,静得诡异,似乎连风声都消失了。

  不止安静,还很暗。武祯的目光看向窗户的方向,那里本该有月光映照下来的影子,睡前她还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但现在,月光消失了,一切都沉浸在黑暗里,比夜色更深沉的黑暗里。

  梅逐雨神色冷漠,侧头倾听着什么。武祯注意到他的表情,有些讶异,这样的冷漠,似乎还带着厌恶的目光,她从未见过。

  有什么郎君很讨厌的东西来了?

  嗒嗒嗒的声音在房门外面响起,那声音不像是人的脚步声,更像是什么动物的蹄子踩踏地面的声音。不是牛一牛二那种厚重沉闷的啼声,要更加轻灵一些。

  武祯感觉到了那东西渐渐靠近带来的压迫感,她甚至嗅到了一股若有似无的腐臭味。

  一道影子出现在他们的房门前,嗒嗒声蓦地停了,武祯看到两根布满鳞片的蹄子穿过了紧锁的木门,随即是两根斑驳的鹿角……这东西穿过木门,就像从漩涡里探出身子一般,除了蹄子和角,它的前半个身体也随即出现了。

  然而这出现在两人眼前的小半身体就不像蹄子和角那么正常了,颇有些不能直视。那是腐烂的一团,露出了底下的白骨。

  很丑。

  它探了小半个身体进来,还有一大半身体在门外,武祯见到那一大团的黑影,发觉这东西的整个身体其实很臃肿,与它轻灵的啼声不太相符。

  静静地,有两点闪烁的亮光掩在腐烂的骨肉下,盯着武祯,或者说盯着拥有梅逐雨身体的武祯。

  它说:“找到你了。”声音沉闷,好像是被埋在土中发出的怪异声音。

  武祯被这两点疑似眼睛的亮光盯得背后发毛,她也是第一次单纯的因为别人的目光而产生这种惊悚感。不过她强压下了,眼神闪烁一刻,忽然的倾身往前,想拦在梅逐雨身前。

  那东西几乎是和武祯同时动了,它的速度极快,呼的一下就出现在床前。

  然而梅逐雨是最快的,在他们两个之前,他就仿佛预料到双方的动作,一手止住武祯的动作,并将她往身后推去,另一只手捏诀,插向那东西的双角之下喉咙的位置。

  电光火石间,一切都发生的很快,武祯没有防备梅逐雨,被他甩到床上,看见郎君将手插入那东西的喉咙狠狠一撕,有腐烂的血肉飞溅在她眼前。

  然而,那东西并没有被伤到的反应,它只是猛地张开一个黑乎乎的洞,将梅逐雨整个吞没了。

  武祯瞳孔紧缩,手下一撑,迅速的抬手往前抓去,却抓了个空,迎面拍上了一团飞溅的血肉。

  那东西将梅逐雨吞没后,很快的消失了,身形淡去。

  武祯听到它依旧用那种分不清男女的沉闷声音对自己说:“姓梅的小子,你知道该用什么换回这个人,我在你第一次杀我的地方等着你来交换。”

  武祯眼睁睁看着它消失在原地,忍不住骂了句粗话。

  这东西果然是没有眼睛的,姓梅的小子?姓梅的已经被你自己绑架走了,这里剩下的是姓梅那小子的夫人。

  武祯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突然的发展。这东西的意思好像是让她用什么去交换人,但,要用什么东西交换,只有郎君知道,她屁都不知道,还换什么换,就算她愿意不知道用什么换,去哪里换。

  武祯扯过被子擦了擦手上的血迹,觉得还是自己的身体比较好用,若是她自己的身体,刚才那一下,她绝对能比那东西的动作快,绝不会就任由它这样消失。

  想再多也没用,人都被掳走了。

  武祯坐在床边揉着太阳穴考虑着现在该怎么办。

  去找这东西的巢穴,直接杀进去?还是去找人帮忙?或者说……赶紧找到裴表兄,让他把她和郎君赶紧换回来?

  武祯决定选最后那一种,不管怎么说,她还是自己去做那个被劫持的比较放心。

  一改先前淡定,武祯黑着脸把一大堆召来的小妖怪指挥的团团转。“给我找,不只是这个城,更远的地方都给我找一遍,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裴季雅!”

  武祯自己也亲自出马去寻人,结果她还没找到自己想找的人,先被别人找到了。

  一个身穿道袍的年轻人跟着一只纸鸟找到武祯面前,对她展开一个笑,毕恭毕敬的朝她行了一礼唤道:“小师叔,终于找到你了。”

  武祯:这谁?

  小道士长相清秀的像个小姑娘,倒是挺稳重,见自己的小师叔不吭声,就解释道:“是师祖说小师叔近日有一劫,让师侄来找人,请小师叔回山去见师祖一面。”

  武祯:哦,又是找错了人的。

  小道士没听武祯开口,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很是习惯的样子,有点安心的笑着说:“还以为路上耽搁了一会儿,小师叔会有什么事,现在看到小师叔还好好的,我就放心了。小师叔,现在就和师侄一道回山去吗,师祖已经在等着您了。”

  武祯打量了他一下,仍旧不太确定他的身份,忽然开口发问道:“霜降回观里了吗?”

  小道士有些奇怪她怎么会忽然问起霜降道长,但还是乖乖回答说:“霜降师兄出去许久了,一直没回来,前些时候去长安后本来说要回来的,但半路上似乎遇上了什么麻烦事,又临时改了道,到现在还未回来呢。”

  武祯听面前这清秀小道士喊霜降叫师兄,又想起霜降道长喊自己郎君叫谷雨小师叔,便试探着问,“小雪?”

  小道士回答说:“小雪师弟还在山上。”

  哦,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了。

  武祯:“立冬。”从名字上看,确实是常羲观的同门弟子没错了。

  小道士果然笑了笑,“小师叔有什么吩咐?”

  武祯忽然抬手揽着立冬小道士的肩,对他一笑,在他愕然怔愣的目光下,坦坦荡荡的跟他说:“其实,我不是你小师叔。”

  “实不相瞒,我是你小师叔的夫人。”

  立冬小道士还未从看到小师叔笑容的惊悚感里回过神,听到这话之后身子一抖,半晌才有些感叹的说:“没想到,小师叔下山后,也学会开玩笑了,师父说的没错,山下的红尘果然容易使人改变。”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