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77 章 第七十七章

  自从郎君被掳走,武祯想象过很多次他可能会有的处境,比如说被那个腐烂的恶妖困在某个黑漆漆的山洞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屁股底下连根稻草都没得垫;或者是被那家伙绑在柱子上,只等着她带上东西去交换,这几日只能吹风淋雨,总之如何可怜的场景遭遇武祯都想象了一遍,越想越是觉得心疼,觉得郎君可遭了大罪。

  但她万万没想到,郎君这过得,似乎,还不错?

  武祯的目光从轻薄软绵的青纱帐,转到脚下铺的织锦花大软垫,又从旁边散发着幽幽香味的黑沉香小几,转到这室内其他精巧华丽的摆设,着重看了几眼不远处桌上摆着的色香味俱全,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最后再次看向围在自己周围的几个妇人。

  住的这么好,吃的似乎也不差,还有几个妖怪化形的仆妇照顾,这怎么看都比她这几天过的舒心多了。

  武祯摸着下巴不言不语,只是笑的奇怪,几个田鼠妖怪化作的仆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苦口婆心的劝道:“夫人,您还有着身子呢,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孩子想想啊。”

  “是啊是啊,夫人既然被主人带来了这里,就好好的在这里过下去吧,主人控制着这里的一切,您是逃不出去的,不要再试图逃跑了。”

  还有一个妇人满眼怜悯试探着拉过她的手,柔声劝道:“夫人也别怕,主人将您带回来,让我们好好照顾,看上去心中对您也是在意的,我们作为仆人的,虽然不知道您和主人之间究竟有什么纠葛,但既来之则安之,您千万不要忤逆他,说不定以后的日子能好过些。”

  要不是身体还是自己的身体,武祯都要以为自己是进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身体里面了,听这些妖怪们的话,怎么怪怪的?

  武祯心想,自己奔波费心想救郎君的这几日,郎君怎么过的宛如一个被恶人强夺金屋藏娇的贞烈人妻……

  她舔舔唇,意味不明的目光慢慢的在身前几个妇人的身上脸上扫过,硬生生把她们几个看的噤了声,再也不敢说话了。

  那几个田鼠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面前这位夫人,好像突然之间就变了个人似得,之前几日被困在这里,冷若冰霜的,对她们也不假辞色,几次想要逃跑,吓人得很,可现在呢,不吵不闹的,还笑的这么好看,就是感觉渗人了些。

  也不知怎么的,先前这夫人冷冷淡淡的对她们黑着脸,她们也不觉得如何可怕,但现在被她带着笑这么一打量,反而后背冷汗直冒,有种好像遇到天敌的惊悚感,她们都忍不住颤抖。

  稍稍显露出些威压把几个妇人吓得瑟瑟发抖,武祯终于稍微舒爽了些,果然还是自己的身体更好用。

  “你们的主人,现在在哪?”武祯试着问道。她觉得这些小妖口中的主人应该就是那抢人的腐烂恶妖了。

  妇人道:“主人从将夫人您带回来后,就又回了那里去,一直没出来呢,您就算想见主人,我们也没办法啊,没有人敢去打扰主人的。”

  武祯:“哦。”她哦了声,也不多为难这些明显听命行事的小妖怪,站起来就往外走。

  几人想拦又不敢,和大土豆似得一串缀在武祯身后。武祯出了门,就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山间的小庄子里,周围群山环抱,抬眼望去一片绿意葱笼。门外还有些奴仆,无一例外,都是妖怪所化。

  若不是有这些非人的奴仆,这里看上去和长安权贵们在山间建的避暑山庄,当真没有什么区别了。而且,她方才在常羲观,明明是夜里,可这儿却仍是白天,可见这里很可能处于另一方天地之中。

  武祯左右看看,身后有妇人诺诺的道:“夫人,您可不能去打扰主人,还是回房间去吧。”她们都以为她是要去见主人,急急忙忙的劝。

  武祯笑了一声,“房间太闷,还是外头好。”说着她发现不远处竟然有个小湖,湖边开满了粉白的莲花,幽香都飘到了这边来。

  这地方风景不错。武祯欣赏了片刻,忽然指了指莲池旁边那一个平台,对身后的几个妇人道:“给我准备榻摆到那边去。”

  这话说得几个妇人一愣,武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给我找个软榻,我不喜欢华木梨的,那个味道难闻。还有,给我点一炉香,这里有没有月合香?”

  妇人傻傻的问:“月……月合香?”

  武祯不甚在意的摆摆手,很好说话的样子:“没有?那就随便,要清淡点的香就行了。还有给我准备些吃的,饿了。哦对了,吃食不要辣味的,不要油炸的,太腻了,上些蒸的水晶丸子三花角,金乳酥和银雪团,鹿鱼脯之类的就行了,最后给我上三坛好酒。”

  说到这,武祯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想起来自己肚子里似乎还有个孩子,于是忍痛改口说:“算了,好酒……一坛就够了。”

  她这些吩咐听得几个妇人一愣一愣的,武祯看她们那样子,也不急,想了想又说:“你们这里有没有会唱歌跳舞的?弹奏乐器的?给我叫几个来解解闷。”

  “愣着干什么,去吧。”她挑眉打了个响指。

  过了一会儿,武祯就舒舒服服的坐在了那莲池旁边的白石台上,那里已经被仆人利索的铺上了软垫毯子,放上了榻和几,摆着一水儿的吃食饮品。一个长得妖妖娆娆的娘子跪坐在她脚边给她斟酒,还有几个身材高挑婀娜的身影在不远处随乐声起舞,那轻薄的裙衫在山风中飘摇如仙,配着此时的乐声和满池莲花,着实是一副美景。

  武祯尝了尝美酒,发现是自己从未喝过的,顿时更加乐滋滋了,靠在软垫上欣赏歌舞品着小酒,惬意的喟叹了一声,一手拿了根筷子,随着乐声击打节拍。这些妖怪们的歌舞,与她在长安常听常看的那些不太一样,很有些可取之处,回去之后,可以给相熟的几位娘子们指点一番。

  “夫人,可要奴为您捏捏腿?”一个浑身散发着莲花香的小妖凑过来笑嘻嘻的问道。

  武祯嗯了声,笑纳了这殷勤,那莲花小妖就坐到一边给她捏起腿来。倒酒的小妖也连忙柔柔的举起酒壶,“夫人,来,奴给您满上酒。”

  武祯啜了一口酒,嘴里哼了几个调子,忽然朝那弹琵琶的妖怪赞道:“这琵琶真不错。”

  那妖怪便站起来朝她行了一礼道:“夫人见笑了,奴是琵琶妖。”

  原来如此,难怪弹得这么好。武祯打量了她一下,有点想把她带回长安去。相信只需要稍稍调教,定能成为当世大家。

  那几个跳舞的也是真不错,比长安海春和吴玉两个舞乐坊里的娘子们也不差。

  “夫人,奴也会唱曲儿呢,奴为夫人唱一曲如何?”

  “好啊,唱来我听听。”

  “夫人,奴也会……”

  武祯摆手,“一个个来。”

  梅逐雨眼前一黑,旋即一阵头晕目眩,他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后,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十分的熟悉。他诧异了一瞬,发现这竟然是自己从前在常羲观中的住处。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手被绑在身后,梅逐雨坐起来,手中一使劲,就将那粗粗的绳子给直接挣断了,他也不管那绳子,眉头紧锁的走向门。门被锁住了,他又是用力一推,门就发出喀拉一声响,半扇门被他直接给扯开了,将门扇摆到一边,梅逐雨神色如常的走了出去。

  外面夜色沉沉,果然是常羲观没错。可是,夫人怎么会到了常羲观,还被绑在那?梅逐雨想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又想夫人可能受苦了,脸色不太好的往外走。

  这里他很熟悉,哪怕周围昏暗,灯光稀疏,他也准确的避过了那凹凸不平的地面,和因为老旧凸出剥落的墙石。

  迎面有两个小道士走过来,见他出来了,忙上来,走到近前发现梅逐雨脸色沉沉眉头紧锁,都是下意识一缩脖子打了个寒颤。

  “小、小师叔?”

  梅逐雨朝他们点了点头,越过他们继续往前走。

  两个小道长看着他走远的高瘦背影,一个傻傻问:“师祖说要把小师叔绑起来,现在他挣脱了,我们还要不要绑?”

  另一个小道长苦着脸,“我不敢去,师兄们说了,小师叔打人可疼了,比师祖打人还要疼。”

  打人很疼的小师叔梅逐雨,就这么靠着冷淡的眼神和表情,一路通行无阻的来到了师父四清道长的门外。

  此时四清道长和几个白胡子徒弟正在商谈梅逐雨的事情。只听四清道长大嗓门在屋内说道:“那人胡说八道不能信,先关两天再说。”

  有一位师兄担忧的说:“万一她说的是真的,谷雨师弟真的遇到了危险,可怎么是好,不如咱们亲自去看看?”

  四清道长大笑了两声说:“怕什么,谷雨徒儿那么厉害,轻易死不了,咱们晚两天,让他吃点苦头也好,等到他危难关头出现,不是更能凸显我这个师父的英勇吗,到时候……”

  门就在这个时候吱呀一声开了,露出门外梅逐雨一张脸。唾沫横飞的四清道长正对上小徒弟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那无比熟悉的神情,瞬时让四清道长带着得意的话卡在了嗓子里。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