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80 章 第八十章

  梅逐雨一夜未睡,背着那木盒,来到了一处山间的荒宅外。这座宅子荒败已久,墙头倒塌,几乎被野草覆盖比之几年前,看上去更加的残破了。

  几年前,他就是在这里重伤了那怪物。他知道,那怪物等着的地方一定就是这里。

  没有多看,梅逐雨抬脚踏进了宅子里。他一步步缓缓前行,神色冷峻,路过中庭一块斑驳青石时,他的脚步顿了顿。

  那个雨夜里,流了满地的鲜血已经不复存在,只有这块曾躺过两具尸体的石头还在原地。

  站在青石上,梅逐雨抬头四顾,突然间,他的表情凝住了,定定看着右前方一棵枯树。枯树光秃秃的枝桠上挂着一个东西,正在不断的往下滴血。

  那是一具猫的尸体,让他异常眼熟的狸花猫。梅逐雨一瞬间脸色铁青,额上青筋暴突,原本平静的脸看上去竟有些惊心动魄的狰狞。他忽然快步走过去,伸手抓向那猫的尸体。狸花猫被开膛破肚,早已经没了声息,树底下一滩血迹粘稠,红的惊人。

  是她吗?是武祯吗?梅逐雨不错眼的盯着手里的猫尸,心中大恸,几乎不能呼吸。他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这是他来路上心中所设想过最可怕的结果,没想到会这样突然的出现在眼前。

  不、不对。梅逐雨深吸一口气,在纷乱如麻的心绪里勉强找出了一点冷静。用力闭了闭眼,又猛地睁开,口中念了两句,左手双指并拢飞快画了个符用力在自己额心一点,那一瞬间,伴随着额心轻微的痛感,梅逐雨发现自己手里拿着的猫尸变成了一条吐着蛇信的冰冷黑蛇。

  几乎就在梅逐雨睁开眼看清手里那东西真面目的那一刻,黑蛇张口咬向梅逐雨,迅速的像是一道闪电。

  噗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炸开的声音,那条几乎触到梅逐雨面庞的黑蛇炸成了一蓬黑雾。

  梅逐雨的左手上还带着一点蓝色的雷光,他一挥手将手收进袖中,吐出一口气,看向周围的时候,神情变得更加凝重而警惕。

  这黑蛇给了他一个警告,大约从他走进这个地方开始,这里的主人就已经准备着杀死他了,这里不知道还有多少类似那黑蛇的东西。

  正在想着,梅逐雨听到了一个踉跄的脚步声。

  他手一动握住了一把乌沉沉的桃木剑,拧眉扭头看去,那满面的警惕在看到出现的人后变成了惊讶。那个脚步凌乱的人从一道门后出现,原本带着煞气的脸在看到梅逐雨后一怔,随即也变成了喜悦,她喊道:“郎君!”

  这个忽然出现的人是武祯。她看上去情况不太好,脸色苍白,衣衫带血,难得的狼狈,而且她还用一只手捂着肚子,紧锁的眉头表明她正在忍受着某种痛苦。

  梅逐雨看到她衣裙下摆不断有鲜血晕染,她在流血不止,空气里都开始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铁锈味。脸色变了变,梅逐雨终于快步朝她走去,武祯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身体一歪,忽然放松的滑坐在地,“你终于来了。”她有气无力的哼着,脸上有几分忧色:“我们的孩子,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好痛……”

  梅逐雨眼中有担忧心疼,脚步加快来到武祯身边,伸手就要去探她的脉。就在这时,奄奄一息的武祯忽然整个脑袋变成了一张大嘴朝他咬下来。只是那张嘴还未碰到梅逐雨的脑袋就僵在了半空。

  梅逐雨轻轻叹息了一声,反手抽出了自己的桃木剑。就在刚才这东西张嘴的那一刻,梅逐雨察觉到不对,手中的剑比脑子反应更快的插进了这东西的心口。

  随着桃木剑被抽出,这个武祯尖叫着变成一团黑影消散了。

  这里果然有很多的干扰物,恐怕之后他还会遇见其他的武祯。梅逐雨想的不错,随着他往宅子里走,果然又陆续看到了三个武祯。其中一个是尸体,死状异常凄惨,头身分离,四肢俱断,被用尖锐的石头固定在地上。

  哪怕心里猜测这些都是假的,可看着那与武祯一模一样面容的尸体,梅逐雨还是上前了。直到那些尸块变成同样的东西朝他攻击,又被他打散,梅逐雨这才彻底放下心,确定那不是真的武祯。

  还有一个被挂在树上不知生死,梅逐雨上前将她放下,这一回那东西却是个比之前厉害的,露出真面目被梅逐雨一剑斩成两段后,竟然变成两个朝他攻去,虽然最后依旧是被他打散,不过梅逐雨的手臂上还是留下了一道小伤口。

  剩下那个倒是直接,见到他便攻了过来,最后也被梅逐雨打散了。一路走下去,梅逐雨始终没有看到那个怪物的踪影,只有不断出现的,与武祯容貌相同的东西来干扰他的心绪。

  梅逐雨几乎要麻木了,哪怕都是假的,可是不断杀死这些和心爱之人相貌一样的东西,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梅逐雨神情越来越冷,他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按了按背后的木盒,考虑着接下来该如何做。

  就在这时候,他又看到了一个武祯出现在面前。梅逐雨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和之前一样,这个武祯也朝他冲了过来,手里的鞭子毫不客气的对着他甩下。

  梅逐雨挥剑抵挡,一剑斩去,却被她给挡住了。梅逐雨也不知为何,对上她的眼睛,心里忽然觉得有点奇怪,觉得好像不太对劲。

  心中犹豫,手中的剑便也迟疑起来。奇怪的是,那来势汹汹要往他脸上甩的鞭子也好像找不准方向的落了空。那武祯眯了眯眼睛,忽然收起鞭子欺身过来,梅逐雨一凛准备后退的时候,忽然感觉这武祯的手不轻不重的摸到了自己的后臀,然后非常不正经且熟门熟路的捏了一把。

  就这么一下,梅逐雨身子一僵,眨了眨眼,右手的桃木剑和左手蓄势待发的雷符都硬生生的停下了。他用一种不敢置信而迟疑的目光盯着眼前的人。

  而武祯的速度比他更快,她揽着他的腰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口中笑道:“哎哟,竟然是个真的郎君,差点给真的打着了,给我瞧瞧没事吧?”

  “是……真的夫人?”

  武祯点头,“是我,不相信啊?”

  梅逐雨一手往后按住了她捏自己屁股的手,有点无奈,“信了,先不要如此……”

  武祯被他扯着手拉回来,一点也不觉得羞耻,笑嘻嘻的看着他,仔细打量了好一会儿才感叹道:“还是郎君看着好看,我之前用郎君的身体,照着镜子总觉得不对劲,没有那个味道。”

  明明进来时满心的凝重,此时听到武祯这样如常的话,梅逐雨也不由自主的柔和下来,一手还拿着剑,一手紧紧握着她的手问:“你怎么会在这,那怪物如今又在何处?”

  武祯眯着眼睛,打量着四周,说:“那怪物现在在发疯呢,我把他刺激疯了,趁着他发疯的时候搞散了他做的那个结界,结界逸散,我就到这里来了,估计他那个地方就是依托于这里存在的,现在结界没了,那里的东西都乱七八糟散的到处都是,所以这里才会变成这个鬼样子,都是些会窥探他人内心的魔气残留物,杀也杀不完。”

  梅逐雨听了好一会儿没说话,“刺激疯了?结界也没了?”

  他之前在武祯的身体里,也被困在那个结界里,却怎么都没能找到结界的弱点,打破桎梏,武祯是怎么做到的?

  “你能打破结界,果然厉害。”梅逐雨真心实意的夸赞自己的夫人。

  武祯却是闷笑一声,摇了摇头,“你们这些正人君子啊,脑袋瓜都是不会转的,谁说我要自己打破这个结界的?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怎么破结界,我也用不着浪费那个时间去找结界的弱点。”

  梅逐雨:“……?”

  武祯一脸的理所当然:“那结界里面除了怪物,不是还生活着很多妖仆吗?这些小妖没什么杀伤力,可是他们在那里生活了那么久,当然是会出去买东西的,从某种方面来说,他们才是最方便的钥匙。我虽然搞不定那厉害的结界,但我能搞定那些妖仆啊,虽说全部策反有点难度,但策反几个还是很容易的,再厉害的东西从内部都是最容易突破的不是吗。”

  “你看,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太自以为是,那怪物就犯了这个错误,这回栽了吧。”武祯轻描淡写的说。

  梅逐雨竟无言以对。咳嗽一声,他说:“那怪物如今……?”

  武祯:“不知道他疯哪去了。怎么,你要去找他?我说你不会真的那么听话的带来了他要的东西想换我?”就算要换,也得动点手脚什么的吧。

  梅逐雨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难道他的做法不是最正常的吗?

  武祯看着他的表情就明白了,啧声连连,“郎君真是个老实人。”说完她忽然坏笑着伸手摸了一把梅逐雨的脸,“不过我喜欢。”

  梅逐雨:突然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究竟还要不要去找那个怪物?

  “轰轰”

  天上忽然响起一阵沉闷的雷声。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