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81 章 第八十一章

  就在那阵沉闷雷声响起的时候,一阵野兽般的嚎叫也由远及近。

  武祯扭头往那边看了一眼道:“那位快被我刺激疯了的四不像来了。”

  梅逐雨本来严阵以待,然而忍了一下没忍住重复道:“四不像?”

  武祯一摊手:“有角但不像鹿,有蹄但不像牛,有毛但不像虎,有鳞但不像蛇,故称四不像。”

  看到梅逐雨表情,她又添了句,“其实我觉得不只是四不像,他什么都不像,我也看不出他究竟原型是个什么东西。”

  梅逐雨听着那阵阵怒中带痛的吼声,似乎都能感觉得到怪物的愤怒,他真的不知道,武祯是如何将他惹怒至此的,就问了句。

  武祯刚发现了他手臂上那一道小伤口,正抓着他的手臂翻着看,闻言哦了声,很寻常的说:“我先前看他无故发了好大的脾气,就觉得不对劲,所以后面策反几个妖仆的时候,顺便从他们口中打听到了一些往事,知道了这四不像从前有个喜欢的人,连蒙带猜的,后来破他结界的时候就顺口刺激了他几句。”

  其实武祯也没想到能那么管用……不过真要说的话,那几句话的威力没有那么大,反倒是她变成猫和那四不像周旋了一会儿后,四不像受到的刺激更大,总之,他是看到她变成猫的瞬间就癫狂了,追着赶着要杀她,她废了好大力气才躲过去。

  武祯觉得,这四不像要么和猫有仇,要么和爱笑爱唱歌的女人有仇,要么,就是和爱笑爱唱歌又能变成猫的女人有仇。

  脑子里的念头只是转了一瞬间,武祯看向梅逐雨背后背着的木盒,捏了捏他骨节分明的大手,“诶,郎君,这木盒就是四不像要的东西?里面是什么?”

  可能是因为武祯的态度太随意,只要她站在身边,梅逐雨就觉得自己好像怎么都紧张不起来,带着警惕锐利的眼睛转向她身上的时候,又不由自主变得一片柔和。

  “是,我不知道。”眼神是柔和了,话还是很少。

  武祯争分夺秒的在谈正事的间隙里乘机吃豆腐,嘻嘻笑着捏了捏他的手指,“给我看看。”

  木盒是梅逐雨的父亲一直守护的东西,为了这东西,夫妻两都死了,后来就由当儿子的继续守着,可这么多年,梅逐雨从未想打开看看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其中原因,不过是因为他终究心有芥蒂。

  如今武祯要看,梅逐雨只犹豫了一会儿,便单手扣下木盒横托着放到武祯面前。

  说要看就给看,果然是自家甜糯的小郎君。武祯心里美滋滋的夸了郎君一阵,接过木盒打开。木盒子上有一道样子奇特的锁,看上去像是一只团着的猫,严丝合缝也没有钥匙孔,不知该怎么打开,武祯本准备直接用力掰开,谁知道当她的手碰到那小锁,小锁咔哒一声,忽然自动就开了。

  武祯一挑眉,抬起了盒盖。

  出乎意料的,手臂长的木盒里面,放着的是……一只猫。一只和她变成猫时很像的狸花猫,不过比她大一圈,这盒子里放着的猫皮毛光滑,一动不动,看着好像是睡着了。不过当武祯伸手探了探才发现,这保存完好的猫是死的。

  没有在木盒里发现其他的玄机,武祯将猫尸抱了起来,给梅逐雨看:“郎君你看,这猫是不是很胖?”

  梅逐雨没想到木盒里面放着的竟然是这种东西,正在诧异,看到武祯举着猫说胖,他心里又生出那种不知该说点什么好的微妙感。

  而这时,腐烂的比先前更加厉害的四不像,已经赶到了武祯和梅逐雨面前。他应该是在来路上稍微冷静了些,但这会儿一眼看到了武祯手里的东西,顿时又狂躁起来,张开黑洞的大嘴,流着漆黑的涎水,盯着猫尸失态的喊道:“给我!把她给我!这是我的!”

  武祯看看四不像,又看看手里抱着的猫,举起来示意了一下,“哦,难不成是你喜欢的那位?”

  她就随口一猜,没想到猜对了,一直犯狂躁症的四不像竟然找回了理智,开口回答了她的问题,“对,我曾非常喜欢她。”

  曾非常喜欢。武祯从这几个字里听出了其他的意思,她道:“听上去你现在不喜欢了,这么费尽心思的想把这尸体拿到手,该不会是想一解相思之苦,或者想让她入土为安吧。不然你告诉我你要这尸体干什么,说不定我听着觉得理由不错就给你了。”

  四不像的眼睛从腐烂的头骨里面,冷冰冰的看向武祯,但武祯任他这么压迫感十足的盯着,巍然不动。最终四不像轻轻笑了一声,声音第一次显露出几分正常人的轻软,只不过说话的内容一点都不软。

  “只要吃了她,我就不会是这个鬼样子,还能一直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说到这里,四不像语气狂热起来,迫不及待般的,口中流出了更多的涎水,“我找了她这么久,我受够了这样的身体,快,把她给我,只要把她给我,我就答应不杀你们。”

  武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看他恨不得扑过来抢的模样,淡定的摸了摸猫尸的毛,发现手感出乎意料的不错,于是一边缓缓摸着猫,嘴里笑道:“把东西给你,你就不杀我们?怎么,难道我的长相看上去像个傻子,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她露出了个不像好人的恶意笑容,“看样子你还不清楚现在的情况,现在已经不是你威胁我们了,现在是我抓着你想要的东西。”

  四不像的耐心格外少,闻言那庞大的身躯蠢蠢欲动的前倾,满含杀意道:“那我就杀了你们再把她拿回来。”

  梅逐雨一直在旁边沉默着,按照他的习惯和方式,是不可能和敌人说这么多的,一般情况下遇见了敌人二话不说就是动手,是生是死打过再说。这回武祯在旁边,他只好在她的眼神示意下,先在一边守着,默默注视对面敌人的一举一动,周身紧绷眼神专注。

  见四不像有要动手的意思,梅逐雨立即也蓄势待发。不过武祯再度开口打破了这份紧张,她抓着猫尸说:“劝你冷静点,你看着,你想要的东西在我手里,你相不相信只要你乱来,我马上就把这东西给毁了,把她变成一把灰撒出去,到时候难道你要吞了这方圆几里的土?”说着她好像从自己这句话里找到了趣味,瞧两眼猫尸,颇有点跃跃欲试。

  四不像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明显的一愣,怒道:“你威胁我!”

  武祯吊儿郎当的晃了晃猫尸,“聪明呀,我是在威胁你没错。”

  四不像被戳中了软肋,眼睛虽然还狠狠的盯着她们二人,但身上的气势一弱。本该威胁她们的人变成了被威胁的人,梅逐雨也没想到情势会变得这么快,他这辈子还没担当过这种威胁别人的角色,只有武祯很适应自己现在的角色,那模样语气,就是个恶霸无疑。

  梅逐雨迟疑了一下,还是配合着武祯。

  四不像静了一会儿,忽然冷静下来说:“你方才变成了猫,那时我才看出来,原来你便是如今的长安妖市猫公。”

  武祯:“好话不必说,面子我不给。”

  被她堵了一下,四不像大概心情不好,语气更加低沉,“那你应该知道,你手中的,就是妖市第一任猫公,长安妖市,从她而起。”

  武祯还真不知道,难得的愣了下,而四不像继续说:“你旁边那个梅家小子,他的父亲是你上一任的猫公,为了保护第一任猫公的尸体而死,你既然继任猫公,也算她的后人,这样,你还敢说毁她的尸身?”

  比起自己手里提着的是第一任猫公这件事,更让武祯感到讶异的,是另一件事。郎君的父亲,是上一任猫公?她记得父亲说过,郎君的父亲先前是渠州刺史,怎么又变成了上任的猫公?

  武祯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她想起了一些事。她其实是记得上一任猫公的。她那时才几岁,那只巨大的猫给她吃了一颗珠子救活了她,并将她带到妖市,告诉她作为救活她的代价,以后她就是妖市猫公,需要对妖市负责。

  几岁的武祯,只见过上任猫公两次,一次是救她,一次是告别,他好像说过,他不再是猫公,要离开长安,走得很急。但当时武祯又和他不熟,也不在意,一心觉得自己能变成猫怪有趣的,之后时间久了也就忘记了上任猫公的事。这两次见面,对方都是以猫的形态出现。

  郎君曾说,他听爹娘提起他三岁之前,也是在长安的,后来才随着调任的父亲去了渠州,时间似乎也能对上。

  天上又是一个响雷,武祯一惊,又突觉眉心一凉。是梅逐雨伸手按了按她的眉心,他的手指很凉。

  武祯看着他的神情,松开眉头笑着叹了声,“这是不是也算另类的子承父业?原来我这个夫人是你父亲帮你找的,可见他是个有眼光的人,那么早就看准了。”

  梅逐雨听到这话,一愣之下突然笑了起来。武祯还没见过郎君这样笑,不是那种微微弯起眼睛和嘴角的笑,他好像很开心的笑出了声,笑声很好听。这样笑出声的时候,真正像个比她小几岁的年轻小郎君了。武祯也不知道自己随口说的哪一句对上了郎君的胃口,给他逗成这样,但也忍不住跟着露出了笑意。

  他们两个在这边笑得开心,那边的四不像就不那么开心了,虽然他的脑袋烂了看不出脸色,但武祯觉得他可能非常想冲过来,打死他们这两个大敌当前还旁若无人调情说爱的。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