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82 章 第八十二章

  武祯其实是很尊重四不像这个敌人的,虽说他样子看上去寒碜了点,但武祯不得不承认,这怪物确实很厉害,梅逐雨没有出现之前,她稍稍试探了四不像一下,发觉自己硬拼不过,这才躲了出来,要是拼得过,她哪会这么多废话。

  此时她故作不在意的轻松,与梅逐雨笑着说话的时候,其实也完全没有放松,一直在注意着那边四不像的变化与动作。

  现在的情况看上去好像是她占了上风,但武祯心里很清楚,他们是僵持在这里了。此时,就看他们双方谁先沉不住气。

  天上的雷声一直没断,暗云低垂,却始终没有下雨,气氛凝滞紧绷一如他们双方此刻的情势。

  “看来,你们今日当真是要与我作对到底了。”四不像也就是怪物婴冷冷的说,他的眼睛在腐烂的头骨里面幽幽的,那里面一点亮光,好像在跳动闪烁。武祯听出了他不管不顾的讯息,心头一绷,口中还是笑道:“话也不是这么说,只是我们把东西给你了,怎么确定你得到东西后不会杀了我们?”

  婴古怪的笑了声,没有再接武祯的话,他也看出来武祯只是在拖延时间寻找他的漏洞与弱点,就像他根本没有放过这两人的意思,武祯也根本没有交出东西的意思。

  武祯还想说些什么,突然感觉腕上一紧,梅逐雨牵着她顺手将她往后一推,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挥动黑沉的桃木剑往前横扫了出去。只听铿锵一声,方才还在不远处的婴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梅逐雨面前,从身体里伸出的白骨锯齿打在梅逐雨的剑上。

  武祯啧了一声,随手将那据说是第一任猫公的猫尸挂在了腰间,手中一张一甩,握住了一根赤色长鞭。要是可以,真不想大动干戈,毕竟她是真心的怕一不小心把肚子里的孩子给跳出来,听上去就很糟糕。

  武祯有心帮忙,可是在一旁站了好一会儿都没找到间隙插手,不仅找不到间隙插手,这两人越打越轰动,气势节节拔高,破坏力同样惊人,武祯都不得不稍稍退后避开。梅逐雨也好,婴也好,两人都一心要杀了对方,简直是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可不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吗。

  “当年你能重伤我,是因为你得到了你父亲死前的灵力,可现在,你还能做到吗?”婴的声音低而缓,重重叠叠的回荡在梅逐雨耳边。

  梅逐雨充耳不闻,手下动作不见丝毫凝滞,似乎对于他的话全不放在心里。

  婴却又说:“为了得到父亲残存的力量,亲手捏碎了他心脏的感觉怎么样?或许这回你可以再试一次。”

  他的声音里满是恶意,带了几分嘲讽,“你很想杀了我为你爹娘报仇吧,不如和上回一样,去捏碎那边那个女人的心,得到她的力量,或许那样你就能杀了我。”

  一直面无表情的梅逐雨下颌绷了一下,手下动作越发凌厉。发觉他的愤怒,婴颇有几分畅快的笑了起来,“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哪怕你现在再喜欢,迟早也会变的,什么都比不过能握在手中的力量。”

  “当年你能毫不犹豫的捏碎亲生父亲的心,如此冷血无情,真是令我也觉得惊讶,怎么现在反而儿女情长,动不了手了……”

  婴正说着,一道赤色长鞭猛地挟着雷霆朝他面门甩了过来,打断了他的话。武祯手中甩着长鞭,脸色冰冷,一手指着婴的鼻子骂道:“你他娘的真当我不存在了,满嘴屁话!瞎了你的狗眼,看不出他比你这个烂泥妖怪正直千百倍,像你这种在土里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腐尸烂身就该待在土里一辈子,嘴巴就剩一个洞还这么多话,这回老子就重新送你入土!”

  同样被武祯一鞭子给甩出了战场的梅逐雨听着她这一段话,举着剑露出点无奈之色。其实他知道,夫人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会说些粗话,但和他在一起,就尽量避免说这些,显得风雅很多,但现在她大概是真的生气了,都顾不得这些。

  梅逐雨不是第一次和婴打交道,上一回与他打斗,也被他言语挤兑过,只是梅逐雨口拙不善言谈,而且也不想与婴做这些口舌之争,于是只能默默忍受着他那些话。可是现在,武祯在场,她哪里是个会乖乖听别人骂的,就是别人不骂她,她看不顺眼也要刺两句,更何况像婴这样,真是惹怒了她。

  虽然不知道他这种打架还要戳人伤疤的坏习惯是怎么来的,但轮吵架,武祯还没怕过谁。她一边将手中的鞭子狠狠打在婴庞大身躯上,还一边冷笑着说:“看你这满心怨恨郁结的样子,怎么,我们妖市那第一位猫公曾抛弃了你?也不奇怪,像你这幅尊荣,换了我我也要抛弃你。”

  婴终于体会到了曾经梅逐雨的感觉,他只觉得武祯那似笑非笑的话语每一个字都扎在心上,让他想到当年的事,痛极恨极,竟然不管不顾的撕开了大半的身躯,将内里的白骨都化成了骨刺朝着武祯刺去。

  那些骨刺上都带着氤氲黑气,显然若是被刺中,哪怕只是一点,都不会有多好受。武祯向来手黑心狠,见状冷笑一声不退反进,一手扯过手里的猫尸就迎上了那能腐蚀物体的尸液。婴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手,一惊,忙忙收手,生怕毁了自己这最后的药。而武祯就抓着这机会,一鞭子几乎将他的身体抽断了。

  婴飞速后退,发出一声长嘶。但他也不是泛泛之辈,被武祯抓住机会伤了这一下,竟还能反击,一支尖锐白骨角度刁钻的从下而上,几乎划破武祯的喉咙,武祯不得不狼狈后退一步,用手挡了一下。

  手臂上飞出一串血珠,武祯落到一侧,伸手一摸,满手的红,忍不住低声骂了句。她们这一交手不过转瞬时间,梅逐雨看了一眼她的手臂,皱眉道:“不要插手,我来。”

  知道他关心自己,担心她再受伤,但武祯对他这份心不置可否,能两人联手,那就要以多欺少,不然不是很亏很傻。

  “这种时候就不要讲究什么你一回我一回了,又不是比射箭,还有回合制,干脆点一起上,我就不信干不掉这玩意儿。”武祯挥掉手臂上的血。

  梅逐雨看她满手的血,脸色冷的都快结冰了,“不,我一个人可以,你不能如此剧烈动作。”

  武祯却不废话,“我说可以就可以。”说完提着鞭子又冲婴而去。

  婴伤得更重些,不过他愈合的很快,或者说他的身体很奇怪,身体本来就是破破烂烂的,再破了一个大口子他看上去也没怎么不方便,反而从破口里又生出几支奇形怪状的骨刺来,看上去样子更加难以言说。

  梅逐雨只能飞身往前,越过武祯,试图自己正面挡下婴的大部分攻击。

  谁知就在此时,变故陡生。

  武祯手臂上的伤口溢出鲜血,流到了那猫尸身上,猫尸一阵华光大作,竟然变成一团光,直冲到了武祯的身体里,武祯双眼睁大,忽然无力的向后倒去。

  事情发生的突然,三人正战做一团,一根骨刺刺向武祯心口,若她还清醒着自然能挡开,可她突生意外毫无抵抗之力,眼看就要血溅三尺,梅逐雨毫不犹豫手中长剑偏离了原本的轨迹,向右一插替武祯挡下这一击,他自己却是被骨刺穿透了腹部。

  回剑斩断插入自己腹部的骨刺,梅逐雨一手揽住武祯倒退几步。

  婴已经发现了猫尸无故消失,进了武祯的身体,眼看着自己要的东西被他人夺走,他怒不可遏,一声咆哮,浑身的骨刺一瞬间全都竖立了起来。

  梅逐雨一手抱着双眼紧闭的武祯,腹部伤口血流不止,他拿着剑的手没有丝毫颤抖,感受到武祯的呼吸平稳,他呼出一口气,将武祯放到一边的枯树下,自己一手拔出腹部那根骨刺,猛地执剑向天,抬手书写灵符,引雷落下。

  婴疯狂的要杀了夺取猫尸的武祯,然而梅逐雨挡在他身前,不让他靠近半步。两人俱是以命相搏,红色的血与黑色的尸液几乎洒满了周围的土地。雷声隆隆,四周残破的屋子都如同被大风扫过,变得七零八落。

  武祯突然睁开了眼睛,她站起身,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身体。

  梅逐雨首先发现了武祯醒来,他还未说话,就见武祯竟然毫不犹豫的扑向了婴。她笑着对婴说:“时隔多年再见你,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

  “当初我想让你一直活着,后来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婴,比起死,你的生更令我难过。现在,我要纠正这个错误。”

  梅逐雨第一时间意识到,这不是武祯。而婴,他在武祯说出第一句话时,就安静了下来。他好像认出了这是谁,用一种很奇特的目光看着此时的武祯,似乎带着恨和恐惧,又似乎满是怀念和感伤,然而最终都只剩下贪婪和杀意。

  “我是不会死的,我会一直活下去,你既然已经死了,就不要再来妨碍我。”他说。

  武祯不以为意,反倒大笑起来,“那可不行,我不仅要妨碍你,还要杀你呢。”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个疑似第一任猫公的人,确实和武祯有些像。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