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85 章 第八十五章

  武祯又看到了两段不痛不痒的记忆,可她始终没有找到办法唤醒郎君。她试过在郎君面前晃来晃去,在他周围穿来穿去,也试过在郎君耳边大喊大叫,然而全都没有用,郎君还是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她。

  难道就这么干耗下去?武祯想着,忽然发现又换了个场景。这回却是她熟悉的地方,豫国公府,她家。

  看府内张灯结彩的模样,竟然是他们大婚的那日。武祯想了想,干脆不跟着郎君瞎耗了,直接走进府内去寻找自己。既然是他们的大婚,有郎君,那肯定还有一个她自己。

  果然,走到她的房间,武祯看到里面正坐着个身穿青色婚服的武祯。她有种奇妙的预感,几步上前一把抓向武祯,竟然把这个武祯给抓住了。在另一个自己面露愕然之际,武祯忽然变换了猫形,大嘴一张将这个武祯给吞了进去。

  看到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变成了刚才那个武祯穿的婚服,武祯笑了起来,很好,她猜对了。郎君被困的这个地方,别人她影响不了,但她自己能被影响。

  武祯大步往外走,这一回,那些原本对她视而不见的奴仆们都能看见她了,纷纷诧异道:“二娘,时辰快到了,梅家大郎也快来了,您这突然跑出来不合规矩啊!”

  武祯不管她们,径直绕过他们往外走。她牵了自己常骑的红缨马儿,跨上马就这么横冲直撞的闯出了门,一路上引得奴仆们纷纷尖叫。在这一片混乱中,武祯来到豫国公府门口,看到了刚来到门前准备进门的郎君。他穿着大红色的婚服,面色虽平静如常,但眼睛明亮,带着欢喜欣悦。

  看到武祯突然骑着马出现,他也有些愕然,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武祯对他一笑,伸出了手。梅逐雨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看到那只形状优美的手伸到面前,下意识就拉住了。

  梅逐雨被拉上了马,两人共骑一乘,跃出了豫国公府的大门,绝尘而去,任由身后无数声音尖叫阻拦,她都没听见一般,只催着马儿快跑。

  她们穿过长安的街道,又出了城,周围从热闹变得荒芜,最后长长的官道上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梅逐雨终于开口问道:“我们要去哪?”

  武祯笑着大声回答说:“当然是离开这里。”

  梅逐雨有些讶异迟疑,“可今日是我们的大婚之日,你……是不是后悔这场婚事?”

  武祯扭头拉下郎君的脑袋在他唇上啃了一口,“孩子都有了,什么不愿嫁。”

  梅逐雨:“……孩子?”

  武祯:“已经嫁过你一次,第二次就算了吧,而且还是个假的。”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周围没有了其他的声音,鸟鸣虫嘶声都消失了,然后,是那些青山树木,一样样随着他们身下红缨马儿的疾驰,缓缓褪去,最终变成了一片黯淡的灰霾。天地间除了他们和身下的马儿,什么都没了。

  梅逐雨的表情在周围景色改变的时候就已经沉静下来,他默不吭声的握紧了武祯的手。武祯感觉到了,她觉得自己的时间似乎也差不多,于是说:“想起来自己已经有孩子了?”

  梅逐雨:“想起来了。”

  武祯用发顶蹭了蹭他的下巴,夸道:“好孩子,我等你,快点醒来。”

  说完,她的身形也渐渐消失在蔓延过来的灰霾中。

  ……

  武祯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手中握着的那只手也动了动。

  旁边有人在喊着:“醒了,两人都醒了!”

  有惊无险,梅逐雨醒过来之后,他身上那伤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没什么影响了,至少武祯看他早上起来还能没事人一样练剑,只是动作慢了点。

  他们只在常羲观住了三日,梅逐雨就准备带着武祯离开,毕竟是道门,他们不好长留。武祯则在这三日里,见识到了郎君教导观中小道士的魄力,腹部老大一个伤口也丝毫没影响他那能劈天裂地的手劲。

  好几个小道士在小桩上飞来飞去的时候,郎君就背着手冷酷的站在一旁,手一抬就能拍飞那插在土里的长桩,有偷懒耍滑的小道士被他连人带桩都拍飞了出去,挂在旁边的树杈子上嚎啕大哭。

  旁观的除了武祯,还有几个抱着菊花茶的胡子师兄,其中一个摸着胡子感叹道:“还是小师弟会教弟子,霜降那几个被他看着长大的,就懂事听话许多,年纪小小就沉稳,下了山也能很快独当一面,这两年收的新弟子没在小师弟眼皮底下修炼,就有好几个爱偷懒的。”

  “是啊,趁着小师弟这两天还在,让他好好给这些个孩子上一课。”

  “可惜小师弟很快要走,唉……”

  于是一群老头偷瞄武祯,武祯转头对诸位师兄露出个大大的微笑,一摊手大方的道:“下次有不听话的弟子,师兄们直接送到长安去好了,郎君会代为管教的,我也会好好照顾他们,等教好了再遣人把他们送回来,保证出不了事。”

  她一派爽朗大气,惹得胡子师兄们齐齐欣慰的感叹小师弟真是找了个好对象,明明是个不善言谈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追到的人家好姑娘。

  武祯在这边大方完了,瞄着郎君一手一个把小屁孩甩飞的样子,抱着肚子有点为里面那团肉担忧起来。这孩子要是像郎君还好,要是像她,估计生出来以后屁股都要被亲爹打肿。

  她们离开常羲观时,武祯诧异的发现四清道长这短短几日时间,原本黑色的头发和短髯竟然变白了,看上去老态了不少。

  “师父的年纪不小了,人总有这么一天。”梅逐雨很平静的这么告诉她。武祯知道他还有些事没告诉自己,却也没开口问,纵使是夫妻,也不需要知道对方所有的事。

  两人离开常羲观后,又意外的遇见了武祯那位裴季雅裴表兄。他已经恢复了人样,一副贵公子模样靠坐在华丽宽敞的马车里,车前车后站满了裴家的仆从护卫,从他上次失踪,裴家派来保护他的护卫更多了。

  在裴家长辈的眼里,这个独苗裴季雅,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弱郎君,可不得好好保护起来。

  武祯和梅逐雨上了裴季雅的马车,武祯注意到裴季雅身边坐着个小姑娘,她上回也看到这小姑娘了,不过那个时候她一心挂念着郎君,就没有多在意,现在诸事已定,她自然也有那个心情去关注些其他的事情。

  “这小姑娘是?”

  裴季雅给自己倒了杯茶:“我收的徒弟。”

  “喔?”武祯有些惊讶,这表兄是个什么样的人,恐怕这世界上没人比她更清楚,能让裴表兄收徒,还带在身边,这个小姑娘不简单哪。

  裴季雅瞄了眼武祯的肚子,忽然笑道:“分别在即,表兄再送你个礼物如何?”他说着递过来一个木盒。

  武祯用旁边一柄玉茶拨探着打开了木盒盖,露出里面两个眼熟的木娃娃。“又来?”她挑眉。

  裴季雅笑的意味深长,拿过那两个木娃娃,“说不定你们下回还有用得上的时候呢。”

  武祯顿时也眯了眯眼睛,改变主意接受了。

  裴季雅点了点两个木娃娃,“表妹太过小心,我还没给这两个木娃娃安咒呢,就算你现在用手碰了也没关系。”他说着,就当着武祯梅逐雨的面给木娃娃下咒。

  一直没出声的梅逐雨这时脸色一变,神色锐利的看向裴季雅。他不出声的时候没有什么存在感,然而此时,他的气势大变,给人的压迫感就厚重起来。

  “之前,在永福坊原尚书令的旧府荒宅,是你。”梅逐雨突然语气肯定的说出这句话。

  裴季雅愣了一下扶额失笑,“失策,竟然忘记了你看过我出手,被你给认出来了。”竟是毫不避讳的承认了。

  武祯听到这两句对话,猜到些什么,当下问道:“什么事?给我说清楚。”

  梅逐雨便将先前荒宅内出现凶犬和那两个死去的乞丐之事简单说了,武祯顿时脸色一沉,问裴季雅:“你在我的地盘让凶犬吃人?”

  作为猫公,她管理着偌大长安,若是普通人之间的争斗杀害与她无关,但牵扯到非人之物,那便是冒犯了她的权威。如果裴季雅当真驭使凶犬在长安杀人,武祯无论如何也不能姑息。

  察觉到武祯的心思,裴季雅连忙摆手道:“事情并非如此,其实我养的那些凶犬没吃过活人,它们只吃尸体,那两个乞丐早就死了,也不是我杀的,估计是饿死的。”说着他还有两分委屈,“我养着那几只凶犬,一路上为了让它们吃饱,找无主的尸体费了不少劲,长安难得有无主的尸体,好不容易找到两具,才让它们吃了顿饱饭,本来我养的好好的,都快变成妖犬了,结果却被你旁边那位给弄死……”

  武祯这人其实也有点不那么正派,闻听此言,心里觉得还好,左右没踩着她的底限,不过看到旁边郎君的神情依旧冷漠,她咳嗽一声也冷着脸道:“凶犬是能随便养的!如果它们真的在长安杀了人,我一定不会客气。”

  轻飘飘的两句话,没有要从严追究的意思。

  偏梅逐雨这个时候又问了一句:“那想杀我的幂篱男子,是你炼制的分身?”

  武祯这下子脸色彻底沉了下来:“想杀郎君?”她又看向裴季雅,不过这回的目光比刚才森冷多了。

  “表兄,解释一下?”她皮笑肉不笑的说。

  裴季雅脸上笑着,心里咬牙骂了一声。这个姓梅的道士看着是个没心眼的,竟然还有这告状的心机!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