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88 章 第八十八章

  平康坊新开了个乐坊,作为经常混迹乐坊的,武祯自然是第一时间前去捧场了,不仅她自己去,还拉着郎君一同去。

  梅逐雨本以为就是个普通的乐坊,不成想刚迈进乐坊他就感觉到了妖气,再看那乐坊里迎来送往的奴仆,和那袅袅娜娜的舞姬,以及抱着琴靠在楼上朝这边殷勤招手的乐坊众人,他愣了愣对武祯道:“他们都是妖?”

  武祯笑嘻嘻的,抓着他的胳膊让他微微弯腰,在他耳边说:“你一定不知道我是在哪把她们弄回来的。”

  梅逐雨还真不知道,他以为是妖市里的妖。他很清楚以自己贫乏的想象力,根本不可能猜到武祯那狂放的思绪,所以也不乱猜,只看着武祯等着她解惑。

  武祯没有吊他胃口,哈哈一笑,将这些妖的来历说了,正是之前她被婴那个怪物抓走时,在那个结界里拘着的一群妖怪。婴死后,她们自由了,武祯就趁机邀了那些她觉得不错的妖怪们,让她们收拾收拾来长安投靠,所以她们其实也就落后了他们几日,两队人马前后脚抵达长安。

  饶是梅逐雨再明白武祯的性子,还是被她这不拘小节的挖墙脚行为给惊了一下。不过他看到武祯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又觉得自己可能是太大惊小怪了。

  梅逐雨很快平静了下来,看到几个有些眼熟的仆妇穿着新衣裳捧着瓜果走过去,是在那结界里负责照顾武祯的田鼠妖妇们。

  原来真的如武祯所说,她把婴那些妖仆都带回来了。

  武祯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郎君脸上的细微表情,看到他经历了一系列惊愕、迟疑、不敢置信、无言以对到平静淡然的情绪波动,不熟悉的人可能只以为他根本没什么反应,但武祯对他越来越熟悉,哪怕他只是眉毛动了动,她都能猜到他现在是什么心情。

  武祯觉得有趣,她就爱看郎君露出各种情绪,心里闷笑,她咳嗽一声继续介绍说:“这宅子,还是我替她们选的,本来想让她们安置在妖市,但她们想唱歌跳舞,便干脆帮她们开个乐坊,也好赚些银钱生活。”

  这作为乐坊的宅子先前荒废了一段时间,因为从前这边也是个乐坊,不过乐坊主人私底下让乐坊里的乐伎舞姬们做些其他生意,逼死了好几个人,后来这宅子就开始闹鬼,一来二去,乐坊倒闭了,这里也没人买,正好,武祯就看中了。

  宅子里确实有几只游魂,生前都是可怜女子,也没害过人,武祯就没管她们,普通人住这里可能会怕,但这些妖怪们住进来,那就无所谓了,还能做个伴。

  乐坊开起来,可能因为先前这宅子的凶名,没什么客人,武祯拉着梅逐雨,作为第一拨客人光临,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不过几句话功夫,就有一大群漂亮的女子涌过来,要将武祯簇拥上楼去。

  只是,没人敢碰梅逐雨,所有的妖怪甚至都不敢正眼看他,这也不怪她们,只因为梅逐雨进来乐坊后感觉到妖气下意识外放了些灵力气息,让所有妖怪都发现了这是个厉害的道士,要不是他由武祯带进来,这些在外过惯了的妖都要忍不住找地方躲起来。就像兔子见了鹰,鸡见了黄鼠狼,都是天性使然,哪怕强忍着,众人的表情也有些僵硬。

  武祯看她们躲瘟神似得躲着梅逐雨,忍着笑肃容说:“来到长安就要守规矩,既然你们喜爱歌舞,那就好好经营这个乐坊,若是不遵守此地的规矩,这位道长首先就不会放过你们,可明白?”

  “明白明白,奴等明白的!”一群妖怪们觑着梅逐雨使劲点头。

  被当做威慑物的梅逐雨毫不在意,全程沉默寡言的和武祯一起在这看了一上午的歌舞。那些风流旖旎他欣赏不来,所以有些走神,武祯忍不住跟他分享这些歌舞的妙处,没办法,梅逐雨只能收回思绪,认真盯着那些唱歌跳舞的乐人们,试图找到武祯所说的趣味。

  结果,他趣味没找着,那些妖怪们先被他虎视眈眈的目光盯得身体僵硬,还有个小貂妖吓得直接变回了原型,瑟瑟发抖的钻进了垫子底下,看到郎君那无奈的神情,武祯被逗得乐不可支拍案大笑。

  不过,这次之后,武祯也没有再拉着梅逐雨去乐坊看歌舞了。而她去了那乐坊三天,之后就也没再去。她去那个乐坊的消息已经传出去,多得是跟风的人,没几天乐坊的生意就正式做起来,于是她这个抛砖引玉的也就能功成身退了。

  秋意渐浓的时候,武祯让奴仆往家里搬了不少的菊花,深红的墨菊,轻灵的白玉菊,冷艳的绿菊,黄菊粉菊,花团锦簇的,摆在屋内各处,廊下也摆了十几盆,只要往附近走过,就能闻到菊香,香味不像桂花那么霸道甜蜜,显得格外绵长清淡,带着一股清爽秋意。

  刚吃过桂花糕桂花茶桂花香丸子,这菊花一开,厨房里又开始做各种用菊花制的吃食,武祯两人早上喝的粥都是菊花粥,中午吃菊花羹,晚上吃完饭还有菊花茶,武祯没两天就吃烦了,又想方设法的找新鲜吃食,很快让人搬回来一大筐蟹。

  “秋日吃蟹,滋味最妙!”

  秋蟹正是膏肥时,武祯带回来的这一大筐蟹个头又格外大,蒸了剥开壳,大团金黄的油膏窝在蟹壳里,看着就让人满口生津,滋味甚是鲜美。

  往年,武祯这个时候都会让府中奴仆采买最上等的蟹,可是今年,她怀着身孕,这蟹是不能多吃了,所以一大筐蟹都归了梅逐雨,武祯只能看着,连酒也不能喝,十分可怜。

  她不能一起吃,再好吃梅逐雨也觉得没滋味,就不怎么爱吃这东西,武祯见他这么不识货,不干了,故意老大不正经的说:“我虽然不能吃,但你吃了,我也能尝个味。”

  梅逐雨不是很懂,为什么他吃了,她就可以尝个味。武祯用行动告诉了他答案,等他吃完扑上去亲了个够,梅逐雨猝不及防被她亲的面红耳赤,脖子上的红遮都遮不住。武祯作势再亲的时候,他就连忙往后躲。

  因为往年武祯都会吃不少蟹,所以她的朋友们每年这时候都习惯了给她送上几筐蟹,今年开始吃蟹后,梅家宅子每天都能收到好些,而武祯的朋友实在太多,东家一筐西家一筐,几乎堆满了梅家厨房,全靠梅逐雨和家中几个仆人吃,就这么几天功夫,梅逐雨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吃胖了一圈,早上起来练剑的时候,他都要多练一会儿。

  武祯对此乐见其成,晚上瘫在床上摸郎君的腰,笑嘻嘻的说:“胖一点好,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太瘦了。”瘦的太过锋利,怪让人心疼的,一看就是个过得不开心的孩子。

  梅逐雨小心翼翼碰一下她开始凸起的肚子,将被子往上盖了盖。武祯噗的笑了,故意抓着他的大手在自己肚子上拍了拍,发出啪的脆响,梅逐雨瞬时缩回手,不赞成的皱起眉,“不要这么拍……”

  武祯笑话他:“干嘛,你还怕吵到他睡觉?”

  梅逐雨就在被子里握了她的手,跟她说:“你最近没怎么好好吃东西。”

  武祯最近胃口不太好,怀孕前期,许多人都这样,武祯自己不在意,什么好吃的她没吃过,少吃几顿也不会怎么样,比起这个,她觉得找些好吃的给郎君吃更有趣些,秋天不正是贴秋瞟的时候吗,总得把人养胖些才不辜负这大好秋日各色美食。

  对于梅逐雨来说,武祯胃口不好,是个大问题,他每天都在担心,可他又不像武祯这样对长安各种好吃的熟悉,想给她找点新鲜好吃的东西都不知往哪找,而且最大的问题是,他不知道武祯想吃什么,这个问题武祯自己都不知道,不然怎么说,孕妇口味刁钻呢。

  整日想着这个问题,梅逐雨在刑部工作的时候都经常愁眉不展,原本看上去就已经够不近人情了,再加上这幅神情,更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夫人怀着孩子,口味大变,每日都要吃王二家的酱菜,我们全家都得陪着她一起吃,吃得我最近一直牙疼……”刑部某个小吏正和同僚大吐苦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打扰一下,你说的王二家的酱菜,怀着孕的妇人都爱吃吗?”

  那小吏一扭头,看到说话的人吓了一跳,竟然是刑部有名的梅郎中,他工作上的强势和他为人的孤僻一样出名。这人往日里除了工作,一句话都不主动和人说,现在突然过来搭话,小吏颇有些受宠若惊,声音都结巴起来,好半天才想起来面前这位刚才问的问题,抓着自己脑袋上的黑纱幞头迟疑道:“啊,啊?对对,酱菜,我家那个妇人喜欢,是不是怀孕的妇人都喜欢,这我就不知道了。”

  梅逐雨决定试试,然后小吏就晕乎乎的在梅郎中的询问中,告诉了他去哪里买酱菜。这一天晚上,梅逐雨抱了一大坛的王二酱菜回了家。

  “这个味道不错啊,很开胃。”吃饭时,武祯果然比平时多吃了些,梅逐雨见状默默松了口气。

  等梅逐雨去洗澡了,武祯脸一苦,灌了一大壶的菊花茶冲淡嘴里的咸味,讲真,这酱菜也太咸了,要不是看郎君最近忧心忡忡的,为了哄他开心,她才不吃这玩意儿,也不知道哪个给他出的这馊主意。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