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古今博文txt > 古今博文 > 第二章 原文之彩

《古今博文》 第二章 原文之彩

  楼层再于不高,但是却在于镜像,因为在此之前,是有学校操场的,那些人就那样裂像而出,之所以会有这么一段是为了怒接前文,就是前文过渡的问题。

  他们,用她们了,因为他们之中,他们之中的代表,那一位美女,怎么样的一位美女,就是那一种,张清是记得的,仿佛是那一件事情是与他相关,就是发生在了同期了,也就是那个早上,有人,也就是有人,特意,就是特意等的意思,就是在那个操场上,学校的操场之上和那个入口的交段处,是有说的,就是那些人,那个同桌,那个曾经对张清好的友好的同桌,是在那里的,在人群的那里的,也就是张清的那个(大革)皮鞋,之所以这么去说(好像买大了,就是并没有合适的尺寸,但是却时因为可惜而买了(就是替张清买了)),就是张清的第一双人造的皮革皮鞋,穿在了脚上,因为不合脚,因为怕起皱(就是自如的现象,而少有人穿的意思),就是走路不稳,在张清期间(上学期间,就是不管是上学期间还是走路,课间活动期间,都会被有人注意),那个人就是其中之一,笑了他,然后在那一天的清晨,他带着所有人,意思就是看似在那里玩,但是却是带人来取笑的意思,当然在张清并不介意那么走的时候,就是不完全的时候(也在于夹脚,就是有新鞋夹脚的意思,就是出血的意思),也并不是完全那么地误以为的时候,就是那么去走的时候,就是昨天走昨天的情景的时候,张清突然是正常了,就是在那个点的时候那个准备要取笑的那个点的时候,就是那里,那个刚刚有水泥,起步水泥的地方,他(张清意识,早有意识的过程当中)正常了,而往往是这个点,这个消失的点,那个女孩子出现了,也就是她的学习成绩好,她一直都是班上的骄傲,(常常得到老师的夸),成为了班上的骄傲,而至此,张清是对她有印象良好的意思,也就是说都有一种越境的成份在了,要越界了,就是喜欢了(的那种心里),那个人的大妈来了,就是那个来了,张清道,在那个人,在张清那个视觉查线的过程当中,就是余光之中,看到了她走路的不完整,也就是说,旁侧的人居然也是早有注意,也就是说在此之前,是有,大家都是有知道的。她们就那样裂像而出,在二楼的平台之下(栏杆之下),意思也很明显,也就是说,是一件事情(张清的一件事情,请假条的事件,就是张清的请假条的事件,就是那个字写得不合适,而引起的事件,就是有是这一回事,却是联想到了那么一会儿的事,这里联想到了这里,也就是类似在了这里,也是因为两件事情),也就是说,以她为代表来说,也就是张清是来到了二楼的,以居高的身份前看(往下看),他们说,也就是那个女孩美女说(一种境界美了,也本来就是,也就是说一直都会是,也不包含本身!),说什么,说对不起(呵),把你的请假条交早了的意思,也就是耽误,耽误的意思,也就是耽误一会儿多好(只几天的时间,或者延误的一个礼拜!),那么张清而来,就不用请假了的意思!),张清就那样来到了那个教导主任的办公室,也可以说是校长室,一个大的地方,就是所有人(包括老师,其他的老师,但是都没有到场,也就是主旨他们两个人,其他的老师,有,就是张清有目视那个校长的时候,那边有,是有窗口的,就是那个老师,们会是在上课!)。前面有几个人,那两个人走后,就是比较幼稚的事件问题,在教导主任处理,处理了以后,他们走了,张清,走了过去,就是张清在排队之前,有两个同学(并不指是张清的同学或者是认识的同学),张清到场,就是那个桌子之前,教导主任的教室,桌子之前,并且又问,就必须他管,教导主任管的事情,为什么会去找他的意思,就是为什么张清非得要找他的意思,就是意思也很明显这一切的事情,只要涉及到教导主任的职责事情,就必须由得他管的意思,然后目视,就是张清到场的那么一刻,一个文档,也就是一个档案,类似简历的档案交给他之前,他是那样接过来并处理的,他居然在张清要斜动,要有所前向,弯曲,就是有裂像(就是有趔趄弯倒)的时候,动了一下张清的那个手表,手腕上的电子(手)表,多少钱的也不是一般的儿童也买得起的,而是现实当中的几百块的电手表,按了那一下,在张清的那个失真的趔趄之前,响了一下,并亮了一下,灭了,他说,都没有轮到张清说,有抢之意,就是首先开口的意思,就是说,一般能发明表的人因该也往往是也是聪明的人(有聪明之意),张清说,也就是那一种意境(也就是说张清还没有明白他的前期那个房间,就是维修的房间,是在确定是在维修电脑,还是在发明机器,也就是这个手表的时候,张清是那么去说的),就是说,是啊,你往往冤枉了我,也就是说,前面的意思,那个教导主任的意思,就是你也不会沦落于此,就是事情严重如此,并不严重的严重,就好像有办法,有问题决解的意思,就是替张清决解的这(一)次。张清说是的,事情的起因不是如此,而是因为那个老师,那个老师的疏忽,在那个老师的课堂阅卷,打瞌睡(困惑)之中,批错,改错了张清的,给她的试卷,而当场责问,责罚,责骂,在课堂之上就那样骂(过)了张清,而往往就是这样,就是这一件事情以后,张清一直都是在(就是有一种不可信,也就是张清这个时候说出来,他自己都会认为不可能的事(件),就那样相信了,并且有描绘),就是说,事物(往往)就是这样,是这样(的),是张清每次在填对答案(就是考试的正确结果的时候),往往就在那么一个盹的时间(前面的一个盹的时间),把试卷又拿了回来,偷偷地拿了回来,擅自又打开了答案(就是重写了答案,所以说会是描绘,也就是不可置信的难以置信,有些强塞的故事情节,却是描绘之中产生),也就是这一件事情的一直影响,前期事件的影响至此,张清这样应付,表述。

  解释:

  再,又在的意思。

  却时:就是当时。

  查线的过程当中:就是并不是完全余光,就是有注意,因为都有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