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北派二爷txt > 北派二爷 > 第97章 找你有事

《北派二爷》 第97章 找你有事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三更时分。

    凌羽猛然起身,来到窗边,附耳倾听,过了一会儿,才轻推房门,走了出去。

    来到房外,凌羽沐浴在皎洁的月光之下,他忽然觉得自己不像修仙者,也不像高官,更像是江湖人。

    凌羽轻叹一声,他心里非常清楚,修仙才是他的终极目的,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此服务。

    凌羽不再多想,而是看向一侧的院墙之上,在轻笑了一声之后,凌羽没入到夜幕之中。

    凌羽在镖局之中三转两转,轻车熟路般地来到了盖奇卧房的门外。

    凌羽又四下看了一眼之后,才轻敲房门。

    凌羽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应,刚要再敲,卧房里传来盖奇谨慎的问话,“谁?”

    凌羽嘴角一翘,他不介意盖奇是一直未睡,还是被他敲醒,只要醒着就好。

    “我,”凌羽轻声说道。

    “东主?快请进!”盖奇诧异地说道。

    凌羽轻推房门,走了进去。

    凌羽摸黑来到盖奇的床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盖奇见凌羽无意掌灯,有些奇怪地说道,“东主,您是有什么事吧。”

    “你觉得我不应该有事吗?”凌羽低声说道。

    “东主有事尽管吩咐,小人决不推脱!”盖奇说道。

    “怀安是你安排的吧,”凌羽突然问道。

    盖奇心中一惊,承认道,“是小人安排的。”

    “嗯,也好,有他在,就少了很多双眼睛啊,”凌羽微微点头说道。

    “东主果然英明!”盖奇赞道,却听出了些许的弦外之音。

    “打住,打住,英明这两个字我实在是担不起,以后也不要这么说我!”凌羽一想到自己被算计了这么多次,丁传杰还一个劲地说他英明,他就非常地不爽。

    凌羽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原来的那班兄弟,还能找到吗?”

    盖奇想了想,肯定地说道,“能!”

    “很好,”凌羽点点头,沉声说道,“尽量选一些精明可靠的吧,不要太多,明白吗?”

    盖奇本想问一句,思量之下,轻声应道,“属下明白!”

    盖奇明白的是,凌羽已经把他当做自己人,他还想说一句谢谢,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口。

    凌羽对于盖奇自称“属下”,还是很满意的,至少抵消了他之前让怀安暗中“保护”的不满情绪。

    “另外,我还要请你帮我办件事!”凌羽轻声说道。

    “东主尽管吩咐,何须言请,属下照做就是!”盖奇诚恳地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凌羽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过了一会儿,凌羽接着说道,“我要你去帮我找两个人,找到之后,把他们送到福云山庄去!”

    见到凌羽谨慎的样子,盖奇心中一动,小心地问道,“不知东主要找什么人?”

    凌羽看了盖奇一眼,嘿嘿一笑,说道,“找两个盖舵主的老熟人!”

    “盖舵主……”盖奇喃喃重复了一遍,说道,“东主是要找金沙帮的人吗?”

    凌羽摇摇头,笑道,“不是!”

    “这……”,盖奇略有尴尬地说道,“属下实在想不出,还请东主明示!”

    “盖舵主不认识两江门的人吗?”凌羽大有深意地说道。

    “两江门!”盖奇诧异地说道,心中有些画魂。

    “你不必多想,我在两江门有几位故人,”凌羽轻声说道,“他们之前的遭遇与你无关,这一点你不必担心!”

    “东主的意思是……”盖奇好像想到了什么,问道。

    “我的意思是你把他们找到,带回福云山庄,就是大功一件!”凌羽沉声说道。

    “属下明白了,”盖奇连忙说道,“东主可有什么线索?”

    “崔家套河防营,”凌羽轻声说道。

    “啊,东主,你莫不是想找郭子风!”盖奇诧异说道。

    “哦,你知道他在那里!”凌羽意外地问道。

    “小人曾在那里与他打了个照面,只是当时并不知道是他,”盖奇有些遗憾地说道,“此人的确是个人物!”

    “哦,你对他很熟悉吗?”凌羽问道。

    “据小人所知,郭子风是两江门北风堂堂主……”

    凌羽微眯双目,听着盖奇大谈郭子风的过往。

    在说了一会儿之后,盖奇尴尬地停了下来,说道,“让东主见笑了,属下这些年没少听说这位郭堂主的事。”

    “我看你不是听说,而是有意打探的吧!”凌羽说道。

    “东主英……”话到嘴边,盖奇硬生生地咽了下去,轻叹一声,说道,“帮中对北风堂极为忽视,属下不得不多做一些啊!”

    凌羽点了点,盖奇的话应该不假,否则他就不会出现在那一带了。

    “东主,不知另一位是什么人,也是两江门的兄弟吗?”盖奇问道。

    “兄弟?”凌羽对盖奇说出这个称呼有些意外。

    “唉,说起来,属下与两江门素来无过,如果不是帮派之争,根本不会刀兵相向,”盖奇叹道。

    凌羽闻言一笑,说道,“我让你找的另一个人,就是你当日紧追不放之人!”

    “当时,不放,”盖奇挠头细想,忽然说道,“难道是那个年青人?”

    “就是他,”凌羽笑道。

    “东主,你怎么会知道那个年青人?难道东主当时在场?”盖奇原本半卧在床上,此刻却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这并不重要,”凌羽摇摇头,接着说道,“那个年青人叫靳隆,现在只剩一条手臂,行动起来恐有不便,你要小心才是。”

    “属下知道了,”盖奇说道,“既然有准确消息,这件事就容易多了。”

    “这件事的关键在于保密!”凌羽轻声说道,“一定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属下明白了,”盖奇点了点头,说道,“属下有一事要向东主请罪!”

    “请罪?你是说你的身体情况吗?”凌羽笑道。

    “什么,东主,你知道?”盖奇诧异问道。

    “你那一掌是我打的,你吃的丹药是我给的,你的实际情况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凌羽不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