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逐仙鉴txt > 逐仙鉴 > 第九百六十章 画莲夫人

《逐仙鉴》 第九百六十章 画莲夫人

  莲花池内。

  柳飞雪看着眼前的那个执笔女子,美眸之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

  因为这个女子可不是自己之前遇到的那些元婴初期或者中期的女鬼,而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元婴后期鬼物。

  而且对方也有一个名字,叫做画莲夫人,是玄阴鬼母当年的四位入室弟子之一,实力强悍,绝非自己能够力敌的。

  “玄阴鬼母当年定下了规矩,如果你能够将这莲花池内最漂亮的一朵莲花给我画出来,那么你就能拿走你要的东西!”画莲夫人手持画笔淡然道。

  说完之后她就看向了身边的莲花池,这一处池子足有数百丈长宽,其内盛开了少说有上万朵莲花。

  看着这池子内盛开的莲花,柳飞雪的美眸微微变色,不明白为何两人实力存在差距,对方居然还如此给自己机会。

  那玄阴鬼母早在当年玄阴宗覆灭时就已经陨落,为何对方还要守这些不知变通的规矩呢。

  不过很快,此女就察觉到了一丝胜算,接着看向眼前这位画莲夫人的神色也变的古怪起来。

  柳飞雪看了一眼莲花池,面纱之下的嘴角轻轻一杨,接着祭出了自己的本命飞剑,然后刺向莲花池内盛开的莲花。

  “嗖嗖嗖”琉璃飞剑化作一张大网,将整个莲花池内盛开着的莲花全都击毁。

  柳飞雪双手掐诀指点着,转眼之间整个莲花池内的莲花已经被毁去了大半。

  从头到尾,画莲夫人都没有阻止对方,只是淡定的站在莲花池边看着眼前女子的所作所为。

  就算是这一池子的莲花被毁,也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最后,整个莲花池之内,只留下了一朵还盛开的白莲花,而柳飞雪则是从旁边拿起一只画笔,在一张白纸之上开始了绘画。

  不多时,这一副绘画完成,白纸之上是一朵和莲花池内一模一样的白莲花。

  “遵照你的规矩,我已经将这莲花池内最漂亮的一朵莲花给画出来了!”柳飞雪画完之后笑意盎然的说道。

  画莲夫人自然知晓对方完成了挑战,整个莲花池内只剩下了一朵莲花,自然是最漂亮的那一朵了。

  一个漆黑的盒子飞到了柳飞雪的身前,此女一把接过盒子之中,从中得到了一枚蓝色的圆形玉佩。

  这个玉佩和雷洛之前得到的两枚制式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但是其中并非是古琴和棋盘,而是一只画笔。

  收好玉佩之后,柳飞雪看了一眼面前执笔而立的女子,见后者没有任何的言语之后,就飞身离开了此地。

  当看到柳飞雪退走之后,画莲夫人是面露一丝冷笑,接着看了一眼身边的莲花池,手中画笔朝前方轻轻一点。

  随着她的画笔点出,一道金色波纹犹如波浪一般扫过眼前的池水,一朵朵莲花居然在池子之中重新盛开了起来。

  不多时,这一处莲花池内又是恢复到了之前莲花盛开的景象,并且花繁叶茂,完全没有刚才被人毁去的痕迹。

  “不错,这下子就是三枚了,等书中仙将玉佩也交出去,玄阴殿就要打开了,我们四个一定要搏一搏这脱困的机会!”画莲夫人嘴里呢喃道。

  天书斋内。

  书中仙和雷洛遥相对立,大殿之内噤若寒蝉。

  雷洛面露一丝古怪之色,一位自己的一般‘诡辩’好像让对方的女子像是吃了什么药一般精神失常了。

  就在刚才,他看到眼前女子时而惊愕,时而狂喜,时而呆愣,时而又陷入迷茫,现在更是神色冷漠并且沉默不言。

  好在这只是一会儿的事情,当雷洛准备开口之时,眼前的书中仙居然先一步打断了他。

  “这位玉书先生一定是当世大才,不过他的回答不代表你过了关!”此女如此说道。

  说完之后她是儒袍一挥,一个黑色的盒子缓缓飞出,最后飘到了雷洛的面前。

  “这一次的答案算是你勉强过关,此物就当做是你获取进士之称的资格吧!”书中仙接着说道。

  说完之后,她是玉手一挥,一团蓝色的禁制是将雷洛全身笼罩住。

  接着就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其整个人都被禁制给送出了天书斋之内。

  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大殿,书中仙的眼中露出一丝仿徨之色,接着又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来的人之中,此人心性最佳,就是不知道对方是否肯帮我了却生前的遗愿呢,就算是离开了玄阴宗,那处地方我们可都进不去!”

  她呢喃自语,眼中不喜不悲,但是语气却说不出的惆怅。

  天书斋大门口。

  一团白光闪过,雷洛的身形出现在了这处地方。

  随着他一起出现的,还有那个黑色的盒子,而盒子之中自然是静静的躺着一枚蓝色的圆形玉佩。

  这一枚玉佩和自己身上的另外三枚玉佩制式一模一样,只是中心处的花纹是一本书册典籍的模样,看起来对应了“琴棋书画”之中的“书”字。

  “咦?”就在此时,雷洛发现了什么,接着打开那个黑盒子,发现了一些端倪。

  之前的两只盒子中,用以存放玉佩的都是红丝巾,而这个盒子的大小比之前的两个要大上少许,并且其内放置了一层白布。

  当雷洛将玉佩收好,并且取出白布时,就发现这不是什么白布,而是一件白色儒袍。

  这件儒袍的款式极为古老,但是却保存完好,在这件儒袍的领口之上,绣有四个娟秀的小字。

  看到这四个小字,雷洛是面露一丝诧异之色,因为这四个小字居然正是“千山书院”四个字,而且看笔迹应该是出自一个女子。

  随着儒袍展开,其中还落下了一本小册子。

  小册子的开口一页写着:济世堂梅君轻启。

  接下来的内容则是一段诗词,雷洛仔细一看后面露一丝诧异之色。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宋代唐婉《钗头凤世情薄》

  这一首诗词的落款则是:百草堂皇甫玉倩。

  雷洛是看的目瞪口呆,这居然是一位女子写给男子的情书,而且是诉说相思之苦的诗词,意境还有一丝凄凉之意。

  不过他也有些古怪了,这皇甫玉倩是谁,这位“梅君”又是什么人呢?

  他脑中灵光闪过,莫非那位书中仙在转修鬼道之前,真名就叫皇甫玉倩,而且这皇甫可是圣天皇朝的大姓,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也有可能是这个鬼物在什么地方得到了这些东西,而那个皇甫玉倩已经被杀死了,但是这些都只是猜测。

  这百草堂和济世堂又是什么地方呢,这是让其感觉到了一阵莫名其妙。

  这两个地方的名字太过于普通了,很多医药医馆都会取这个名字,这一下子要找起来还真的有些费力。

  “算了算了,等将来如果有缘,我在帮你转述那相思之苦吧!”雷洛收起了玉盒,然后摇头嘀咕道。

  就在他准备动身之时,身形突然一顿,体内那股已经消失的感应又再次袭来。

  这一股感应是那么的熟悉,就好像是自己的亲人就在身边一般。

  雷洛不用猜都知道,这就是那位“玲珑”出现了,自己虽然丢失了大部分的记忆,但是这个女子的身影却时常浮现而出。

  “就在那里!”他看着冰川之上的某处,那一股感应就是从那个方向来的。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整个人融入脚下影子之中,接着一只猎豹的影子朝着那远处的冰川冲去。

  就在他冲出去时,天空之上一个白衣人影飞过,正是柳飞雪此女。

  她扫视四周时,美眸之中看到一团黑影从下方疾驰而过,而黑影之中居然是一头丈许大小的猎豹。

  “影遁术,是他!”柳飞雪看到这熟悉的影子之后,自然知晓了对方是谁。

  她同样是催动脚下飞剑,整个人化作一道白虹追击而去,目标同样是变成了冰川之上。

  ……

  依旧是中央处的那一座阴暗大殿。

  这一次,大殿之中雪魈,飞天老鬼和金甲男子此刻都在这里。

  不过金甲男子的腰腹处依旧是有一个大洞,而此刻那位执笔女子居然也来到了这里,并非是使用什么雕塑传讯。

  “金统领,你居然被一个人族伤成了这样,而且还是被对方用蛮力重创打碎了金甲尸的身躯,你当真没有再开玩笑?”画莲夫人不可思议道。

  一边询问之时,她一边用画笔凌空画图,而在其神通之下,金甲男子的身躯开始飞速的恢复着,不一会儿胸膛处的那个大洞就消失无踪。

  “嘶嘶”一阵嘶吼声响起,旁边的飞天老鬼好似要说着什么。

  “你居然也在观战?早就和你们说过不要讲那些道义,一对一打不过那就一起上,我们又不是那些人族伪君子!”画莲夫人接着嗤笑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金某也没有想到那人的实力居然如此之强,如果飞天老鬼出手的话,绝对接不住那人一拳的!”金统领则是辩解道。

  雪魈就在旁边,听到金统领的话后,同样是发出一阵嘶吼之声,就好像是附和一般。

  看来它也记得这个让自己吃苦头的人,不过随着金甲男子的失利,这断臂之仇怕是没什么机会报了。

  就在此时,大殿之外飞来了三个身影,正是琴师,棋圣和书中仙三女。

  “哟,三位可算是来了,姐姐可等了半天咯!”画莲夫人看到三人迟迟赶到后,忍不住调侃道。

  “我等还是谈正事吧,那玉佩你是否送了出去?”书中仙则是看了此女一眼,然后淡然道。

  画莲夫人自然是点头示意,不仅如此,琴师和棋圣也同样是点头。

  “不过让我输给一只小狐狸,这心里上还真有些过不去!”棋圣接着摇头道。

  看起来此女并非是真的输给了小白狐,而是装出来的。

  “乌蛇当初为了掩护我身受重创,白螭更是生死未知,现在我们是否要联系幻鳞,毕竟三只护山妖兽中,此兽可是负责看守玄阴殿的!”琴师同样开口询问道。

  “这是自然要做的,最好提前知会幻鳞那厮,毕竟现在四把秘钥都被我们几人给送出去了,那些闯入者就拥有了打开玄阴殿的资格!”

  “到时候我等在旁边伺机而动,凭借我们的神通实力,加上对玄阴殿内禁制的熟悉程度,要想抢回自己的本命魂牌岂不是轻而易举之事!”画莲夫人得意道。

  说完之后,她是神色示意了一下飞天老鬼,后者发出一声嘶吼之后,就张开翼翅飞出了这一座大殿之内。显然是去通知那位幻鳞了。

  “数万年了,我们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画莲夫人接着神色激动道。

  不止是她,其余三女和雪魈还有金统领,也都面露一丝激动之色。

  “那么那个女子怎么处理,此女可修炼了‘天阴姹女**’,也算是继承了玄阴鬼母的衣钵,是我们的师妹了!”棋圣突然不适时宜的打断道。

  她口中的那个女子自然是碧落仙子手中,那个囚禁于冰晶之中的人影了。

  “哼,既然她送上门来,绝对不能让此女成为玄阴那老娘们的载体,我们可不会再让那女人复活,毕竟当年处处受制于她,到时候我们干脆就……”画莲夫人神色阴狠道。

  她接着和大殿之内的几人开始商议起来,一个计划正在慢慢成型。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