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玄幻魔法 > 恐怖广播txt > 恐怖广播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乐山大佛!

《恐怖广播》正文 第六十六章 乐山大佛!

    “这个副作用,比我想象中要严重许多。”陈茹走到苏白面前,伸手放在了苏白额头上,“呵呵,光是那些植被虚弱的灵之意识都能够起到这么大的搅乱效果,如果把你放置在一个古战场上交战,你真的可能会打着打着直接疯魔。”

    植被是有自己的意识的,但它们的意识很微弱,不过在刚刚苏白跟陈茹的交手过程中这一片山腰上的植被都被苏白强行掠夺和吸收了,量上面来说是很恐怖的,它们或许不强烈,甚至有的灵还很温柔,但一个温柔是温柔,千百万个凑在一起温柔那就真的很折磨人了。

    苏白的脸上不断地流出冷汗,脸上的痛苦之色越来越浓郁,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很了解苏白,知道这个家伙如果不是真的痛苦到一定程度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

    和尚跟佛爷两个人踉跄地起身,准备给苏白加持佛法以化解那些灵的意识,胖子这下子也不看热闹了,丢下了烧烤也走到了苏白身边,虚手画符,

    “天君在上,正本清源!”

    一道淡蓝色的符纸就这么落在了苏白额头上,胖子开始念诵道家心经跟和尚以及佛爷一起帮苏白将那些吸收的海量意识给驱散掉。

    就连解禀似乎也不怎么好意思继续在旁边看着了,他强化的是幻术,对于这些灵与意识的东西确实有着很专业对口的处理优势。

    陈茹在旁边看着这一幕,撇撇嘴,说实话,她心里挺失望的,倒不是对苏白失望,毕竟以苏白成为听众的时间来看,这时候就能达到高级听众中阶的境界已经算是绝对的佼佼者了,当然了,这里的所有人,哪怕看似相对比较一般的解禀也是因为有着梁森的提携也绝对是同代听众中的执牛耳者,其他的这些人,都只比他强不比他弱。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团体,如果不是那个世界已经快被征服完了,这一批人完全可以成为一代听众里最耀眼的一个团体,可惜了,在这个后听众时代里,似乎很多东西都失去了其往日的意义。

    徐富贵,这就是你的自创功法么,看起来,确实没什么用呢。

    单纯追求靠掠夺来修复自身的损耗却有着巨大弊端的功法,随便找找都能找到不少吧,这个功法,又有何用?

    陈茹看着那边几个人正在一起帮苏白化解痛苦的画面,觉得很是讽刺,又不是去打拳击赛,谁身边还带着这么多的后援医疗团啊。

    一直到翌日上午,和尚跟佛爷两个人才带着倦容去帐篷休息了,解禀则稍微好一些,毕竟他没有之前贡献自己的灵魂力量。

    苏白脸上的痛苦之色倒是不见了,但是眼眸子里还有着不少杂质,意识是很清晰的,但那种别扭的感觉还是存在着。

    “大白,听和尚刚刚说的了么,徐富贵居然gg了,这货的功法,现在看起来肯定有很大的毛病,咱们还是悠着点吧。”胖子提醒道。

    苏白没做回答,事实上,他是修炼这个功法的人,现在的他也刚刚经历了这个功法的强烈副作用,他对这个功法的体会肯定比任何人都深刻。

    “如果古僵三转能让你再进一步的话,其实也不算亏,等到时候再证道成功的话,把你儿子救出来也就可以了。”解禀在旁边抽着一根烟,“这是父爱如山。”

    虽说解禀的话语里带着一些调侃的意味在里面,但不得不说,确实是苏白心中的所想,在眼下这个环境这个时代,能真的做到的事情和有意义去做的事情,真的不多了,真的退一万步说,自己如果能够将小家伙救出来,也算是没太多的遗憾了。

    这时候,胖子的手机响起,胖子接了电话,“喂喂”了几声,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然后挂断了电话。

    “出什么事儿了?”苏白问道。

    “我小姨刚走了。”胖子伸手摸了一把脸,显然,他的情绪忽然变得很低落,这个小姨对于胖子来说应该很重要。

    苏白一直没怎么听过胖子具体说过他家里的事儿,只知道他爷爷以前是鬼子打南京后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路要饭到了陪都重庆以后就在四川这边安了家,只知道他爷爷跟他爸爸也都是白事先生,但具体的一些细节什么的,胖子也从来没说过。

    “我要回去一下,我小姨家在乐山。”胖子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车票之类的,但想想还是决定开车去,也就将手机收了起来。

    “一起去吧。”苏白说道,“和尚跟佛爷他们留下来休息,我和你去乐山。”

    “你自己不需要休息?”胖子问道。

    其实,胖子更想问你不想留下来陪陪你儿子?但一想似乎苏白留与不留在这里也没有太多的区别和意义。

    “至少是你的长辈,我于情于理都该去看看。”

    “行吧,我也不矫情了,解总经理,你开车,我现在开不了车。”胖子对解禀道。

    解禀有些哭笑不得,说得像是你会因为车祸撞死一样,现在懒得开车直说呗。

    胖子去跟和尚跟佛爷短暂告别了,和尚跟佛爷也清楚自己二人现在的状况确实不方便四处乱走,而且他们距离下个故事世界没多久了,有了之前苏白跟胖子的前车之鉴,所以他们也确实需要好好准备筹划一下。

    陈茹则是找不到她的人影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但这个女人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是众人圈子里的一员,本来苏白还有点担心陈茹会觉得自己还不给她临摹墓碑继续四处跑而愠怒,毕竟她之前算是帮苏白扛过一名大佬,现在倒的确是苏白欠她的。

    现在好了,她人不在,先走了再说。

    车子开出去时,苏白又回首看了一眼山顶上的孤儿院,他忽然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以前的自己也是将小家伙放在老方家里然后自己就出去做自己的事儿,现在自己离开了,小家伙还是乖乖地待在“家里”,只可惜那个家,自己现在进不去。

    胖子的情绪一路都很低落,平时号称听众交际花的他任何时候似乎都想着活跃气氛,但现在轮到他需要被别人安慰时,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承担起这个工作.

    你让苏白去安慰人?

    以苏白跟胖子习惯性地聊天交流方式,不把胖子再气晕过去就算好的了,解禀只顾着开车,也没想着去安慰人,

    当然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胖子也并不需要别人来安慰。

    大风大浪经历多了,生死来去的事儿也见得多了,看不淡但至少能学会释怀。

    乐山距离孤儿院所在的小县城其实并不远,而乐山也是一座坐落于蜀地的小城市,外地人知道这个城市的名字绝大部分是因为乐山大佛。当然了,还要靠《风云》的电影,乐山大佛在那部电影里当了很多次背景,这个感觉,就像是天龙八部之于大理一样。

    不过,和没来过这里的人所想的不一样的是,乐山大佛并不是在乐山城市之外的丛山里,它就坐落在城市之中,一座大佛蹲坐在那里,隔着河面四周都是高耸的现代化建筑。

    “看,佛在看我们呢?”

    解禀伸手指着前面出现的大佛头笑着说道。

    这座大佛之于乐安,相当于兵马俑之于临潼,算是古人留给后人的一笔丰厚的旅游遗产。

    苏白之前还真没来过乐山,解禀似乎也没来过,但看胖子这个样子,二人也不会没趣到说先去景区那里玩玩,先把胖子送到他小姨家才是正途。

    胖子指着路,车子开入了一个叫做“太阳岛”的地方,这里距离市区并不远,跟大佛也就隔着一条河面,但这里的感觉就像是乡间农村区一样,跟城市的对比很是清晰,一条路也就够一辆车行驶遇到会车时还得提前挪让停下来才能让一方通过。

    行驶到最里面后,视线也就豁然开朗,因为这几天下了雨,导致水面上升不少,水流也显得比较湍急,这个区位算是最好的区位了,因为在这里能够隔着河面看见大佛全景,沿线的农户也都自己做了农家乐。

    胖子的小姨家看起来日子过得不错,在家门口的河边场子上也搭了一个大塑料棚,算是开了个茶馆同时大门口还挂着“xx农家乐”的牌子。

    只是今天前面的棚子那里堆满了花圈,进进出出的人不少,感觉乱糟糟的。

    没等苏白跟解禀说话,胖子就拿起不知道何时准备好的白色麻布缠绕在了自己腰上然后直接下了车大吼道:

    “乱糟糟地成个什么鬼样子,哀乐呢,哀乐怎么听不见!”

    “八一哥来了,八一哥,咱这儿靠景区太近了,不让放哀乐,也不让敲鼓打锣。”一个年轻人走到胖子身边递上一根烟说道。

    “啪”一声,胖子一巴掌打在了面前这个年轻人脸上,

    “丢你个怂人样!是你妈死了还是我妈死了,把班子都给胖爷我请上,我姨走了,但我不能让我姨走得这么冷清,那边来人就说我让的,老子替你去坐牢!”

    坐在车里的解禀抖了抖宴会,忽然道,“他是能救人的,有无数种办法给他姨续命。”

    “他看得开。”苏白说道,“但我看不开。”

    “看开比看不开更难熬。”解禀又道,“假如你把你儿子送到哪个寺庙里去,断绝和他的关系,也不会有今天他被别人当作要挟你的筹码这件事了。”

    “我乐意。”苏白随即脑海中浮现出小家伙为了救自己一个人爬向妖穴的画面,“我儿子,也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