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58.五浮 95

    此为防盗章,v章购买比例:50,防盗时间1小时  费尽心机绑架一车人质,只为一个结果,这不是聪明又是什么呢?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什么是结果,又是什么结果?

    见他和刑从连陷入沉思,宏景高速董事长先生再次忍不住发问:“林……林先生,绑匪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大概是想说,给你们一个小时,找出他想要的东西,否则,他在九十分钟之后就要杀人了。”林辰想端起茶杯,手却被刑从连按住。

    “什么!撕票!!”刹那间,董事长只觉得冷汗要顺着脊背流下来,“这简直是穷凶极恶、丧心病狂!你不是说他不会伤害那些孩子吗!”

    林辰微微摇头,回避过这个问题,他再次拨通了黄泽的电话。

    “怎么样了?”黄泽声音有轻微的紧张情绪。

    “绑匪主动暴露了位置,王朝等会会将具体位置发给你。”

    “什么叫主动暴露位置?”

    “他主动暴露位置,是因为他要求与您随行的记者到场,然后他称我为姜老师。”林辰平静地叙述道。

    “他为什么会喊你姜老师?”黄泽转头看向在车里生闷气的姜专家,心念电转间,他忽然明白了林辰的意思。事实上,今天早些时候,许多记者不约而同要求上高速采访糖果大盗一案时,他就已经觉得有些奇怪。虽然此案备受瞩目,但十几家电视台记者同至似乎又显得太过小题大做。

    “我猜想,绑匪怕是利用了姜哲把这些记者骗上高速,原因很简单,当事情到达最高丨潮时,他需要记者在场。至于他是怎么利用姜哲的,这件事我想你还是与姜老师面谈最好。”

    林辰的话令黄泽一时语塞。

    “那绑匪提了什么要求吗?”黄泽提着电话,向警车走去。

    “他要一个结果。”

    “什么结果?”

    “他没有说。”

    “所以从头到尾,你们都还是没有搞清楚,绑匪的诉求究竟是什么?”

    林辰说:“但我猜想,以那个少年谋篇布局的能力,他大概已经把所有的线索都摆在我们眼前了。”

    然而,关于线索和结果,这些都并不是黄泽关心的问题,他所关心的只是案件会如何解决,而解决之后的结果又是否在可控范围内,所以他并没有追问任何关于线索和结果的问题,他已经走到车边,他对林辰说:“告诉刑从连,宏景特警大队已经在半路上了,让他把绑匪具体位置发给我,再抄送特警大队大队长一份。”

    黄泽说完,挂断电话。

    他看着后坐上满头乱发的姜专家,弯下腰,敲了敲车窗。

    车里,姜哲百般不情愿侧过头,见是他,姜哲眼底又冒出些许期盼的光芒。
ァ看书室ヤ~⑧~1~ωωω.kan~shu~shi.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黄泽主动打开门,坐进了车里。、

    ……

    办公室内。

    黄泽的话止于最后一个音节,林辰握着手机,微微垂眸。

    刑从连很敏锐地察觉林辰在忧虑:“黄督察怎么说?”

    “他让我们把绑匪的坐标位置发给他,还有特警大队队长。。”

    两人对话很短,也很默契地没有再继续下去。

    刑从连心下了然,他轻轻敲了敲王朝的脑袋:“你把位置发给黄督察发去,然后去现场协助黄督察处理案件。”

    “卧槽!”王朝嘴里叼着的笔啪嗒掉下,“我为组织立过功,组织不能这样对我!”

    这时,刑从连没有再与王朝开玩笑,他严肃认真道:“你处理完追踪系统后,有确认枫景学校那辆旅游大巴究竟停靠在哪里吗?”

    “哦,你等等。”王朝说着,切换了另一个窗口,他将方才电话追踪定位的结果与车辆追踪结果两相比对,然后对刑从连说,“诶老大,阿辰刚是不是说,那个刚老司机说他们是在饮川北出口后下的车是吧,果然是个老骗子嘿。”他又把笔重新咬回嘴里,啪嗒啪嗒敲了几条指令,随后,屏幕上准确驶过枫景学校那辆丢失的旅游大巴,王朝顺势切换至下一个高速监控摄像头,大巴却不再出现。

    见状,王朝看了眼两个监控之间的坐标参数,将鼠标移到地图的一个点上:“是在梅村北30公里处,远远还不到饮川。”

    “好,你把失踪大巴可能停靠的范围以及嫌犯具体位置一起发给黄泽,然后让老彭他们特警队派个人接你,一起过去。”刑从连揉了揉他的脑袋。

    “司机是绑匪同伙吗……姜老师也是?”此刻,一直跟着刑从连的客运公司经理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

    刑从连并没有回答,他也这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个一直全程跟随的人:“杨经理,实在不好意思,要麻烦您自己回去了。”

    他说完,很干脆拎起车钥匙。

    这时,林辰也恰好站起,几乎不用语言和眼神沟通,他就和刑从连一起走房门,留下办公室内一群人面面相觑。

    ……

    其实姜哲完全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承认,他是个有贪念的人,他贪图钱财、贪图名声,但他却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他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变成所谓的帮凶。

    可当黄泽满脸铁青拉上车门保险并在他身边坐下后,姜哲才意识到,好像事情真的不受他控制了。

    “姜哲,你知道么,伪造简历并不犯法,但我向你保证,合伙实施绑架却一定犯法。”像黄泽这样职位的人,当然不会像刑从连似地,随身带一副手铐,但他只需翘起腿,保持生人勿近的脸色,再加上一句分量够重的话,就足以把他人吓得屁滚尿流。

    “黄……黄督察……”姜哲开口时,才发现自己的语音正轻微颤抖,“绑匪和林辰说了什么?”

    “绑匪说,希望姜老师您带着记者去与他会和,可问题在于,打电话的人明明却是林辰,为什么绑匪会将林辰认作是你呢?”

    听到这句话,姜哲终于明白,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事实上,从见林辰第一面起,他心中就有不好的预感,正因为有这样的预感,所以他才不断阻挠着林辰参与这个案件,因为这本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而事情背后只是个无伤大雅的约定,由他帮助一个无国界组织完成某种行为艺性质的宣言,对方会在定时炸弹后的谈判中,向他带来的记者做出宣言,然后被他说服、释放人质。

    这是多么皆大欢喜的故事,他从未想过事情会有任何变数,虽然他从未与对方见过面,但对方真得一直在信守承诺并完全按他们预定的剧本操演,除了刚才打电话的人换做是林辰以外,一切都很好很顺利……

    所以,问题都出在林辰身上!姜哲这样想着,心中也仍旧抱有一丝幻想,他对黄泽说:“您知道绑匪把孩子们带到哪了吗,您带我去试试吧,我真的能说服他!”

    黄泽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再说任何话。

    ……

    下楼后,刑从连并没有马上去取车,他楼外的香樟树下站定,靠着树,准备抽烟。

    “有什么在人前不能说的话,现在可以说了。”林辰听见刑从连对他这么说。

    “有没有人告诉你,太聪明不是件好事。”林辰愣了愣,反问道。

    听到他的话,刑从连笑了起来,眼角眉梢有些恣意和潇洒意味:“刚才陈董追问你他会不会伤害那些孩子,你没有回答,但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也有些重要,所以我希望能听到你的答案。”

    林辰声音不大,却非常确信地说:“不会。”

    “怎么说?”

    “你听过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

    “人质对于绑匪产生感情甚至是依赖的某种心理效应?”刑从连心念电转,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那个说谎的老司机斯德哥尔摩了?”

    “我刚才让黄泽做了个小测验,黄泽故意对司机说特警已经找到了绑匪,并且会很快击毙绑匪、解救人质,那时,司机慌张了,他请求黄泽不要伤害绑匪,这不是斯德哥尔摩又是什么?”

    “小兔崽子也厉害得过分了点,这么短时间内,能让人质完全信任他服从他?”

    “这就是他太聪明的原因。”林辰几乎有些感慨,“事实上,如果不是司机说谎,我或许还猜不到他之前一次又一次抢劫大巴、索要糖果究竟是为了什么?”

    刑从连没有接话,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其实,他在做常模。”

    “常模?”

    “常模是心理测量中的一个概念,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是种平均标准,即大多数人面对某件测试时的普遍反应会是怎样……”

    刑从连眉头轻蹙:“他之所以不停劫持客车,是因为他要评估大多数人面对一个劫持者时会有什么反应?所以,他把抢劫当成了心理测试?”

    “进行测试,然评估,再测试,这是非常重要的。在这循环往复的过程中,他要做到让劫持者不仅不恨他、更要信任他、帮助他……”

    “有点疯……”刑从连打开烟盒,发现烟已经抽完,于是他又将盒子塞回口袋,“我承认,他确实很吸引人,他幽默风趣,行为举止端庄良好,而且大部分人都不认为一个抢劫糖果的少年会带来真正的伤害,反而会觉得他很有趣,很可爱……但只是这样司机就能够甘愿为他说谎,孩子们就甘愿跟着他跑?”
ァ看书室ヤ~⑧~1~ωωω.kan~shu~shi.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要完成这项行动,人格魅力和武力当然都不可缺少,但最重要的是说服人质们的理由。”林辰低下头,树根下的泥土,有些微的湿润,“我猜想,他所要的结果也就是他说服所有人质的理由,而这个理由一定非常沉重,沉重到所有人都愿意为他服务。”
陆鸣小说 赵权韩璐免费全文阅读 王者废婿全文免费阅读 岳风柳萱全文免费阅读 叶棠采褚云攀 史上最强炼气期 叶凡秋沐橙 我是一把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