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玄幻魔法 > 万维txt > 万维 > 第二百六十一章:飞地之主?

《万维》 第二百六十一章:飞地之主?

  <br><br>柳元闻言,轻声回到:“前辈客气了,实属我东王府才占领乌凤城不久,晚辈身兼护城大任,不敢有失,这才多问了几句。既然是天清城要布置阵法,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乌凤城大殿,您可自行使用,晚辈即刻便安排人手,将大殿清空。”柳元这段话说的恭恭敬敬,这天清城主田舜已经给足了自己面子,如果再问下去,惹得几人心中不快,后面的事,可能就没这么简单了。<br><br>天清城虽然不问世事,也不插手世俗争端,那可能是因为他们并不屑于插手罢了。如果真的将几人惹恼了,他们也不会真的在乎东王府或者祈天帝国。<br><br>毕竟祈天皇室,即便在最顶峰的时候,也没出现一名尊者大能。反观这天清城,拥有可能不止三位尊者,高端战力相差太多,也让柳元不得不忌惮。<br><br>“如此,还要多谢柳城主了。”田舜闻言,微微一笑,冲柳元颔首,柳元随即回礼,不再说话,而是径直走下台阶,要去安排军士,进入大殿清空物品。<br><br>而柳元这一动,他身后的刘天逸立刻就暴露在三名尊者眼前,他面色惨白,身体虽已不再颤抖,但眼中惊恐之色却未减弱半分,他想跟着柳元下去,但看了一眼那红袍尊者,又不敢向前迈出一步。<br><br>柳元才不管刘天逸如何,此刻他只想尽快将这三尊大神送走才是正途,脚步飞快,径直下了大殿楼梯。<br><br>而就在柳元离去的一刻,红袍老者全身迸出强烈的气息,直指面前站立的刘天逸。<br><br>刘天逸被红袍老者的气息所摄,径直抵抗不住,心中惊惧之情更甚,双腿发软“噗通”一下跪倒在地。<br><br>“尊者……尊者饶命!”刘天逸匍匐在地,根本就不敢抬头去看三位尊者的眼神,光是他们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就让他动都不敢动一下。<br><br>“呵。”那红袍老者轻笑一声,双目直直的看向刘天逸,声音低沉,道:“刘天逸,你做的好事啊。”<br><br>此刻的刘天逸,双膝跪在地上,整个人都快趴在地面上了,此刻全身抖如筛糠,红袍老者的一句话,好似让他坠入九幽深渊,冰寒入骨。强烈的恐惧充斥了刘天逸的心神,他的嘴唇动了几下,但因身体实在颤抖的不行,最终没有说出话来。<br><br>“好了。”就在此时,田舜轻声道:“事已至此,你即便杀了他也没什么用。现在留着他,或许还有其他用处。”<br><br>听见田舜说话,红袍老者冷哼一声,撤去了压在刘天逸身上的气势,刘天逸顿觉全身一松,方才那种恐怖的让他窒息的感觉消失,瞬间让他感觉轻松了不少。<br><br>“多……多谢城主……不杀之恩。”刘天逸跪在地上,声音颤抖。<br><br>“留着你的命,是要让你戴罪立功,你应该清楚,灭杀你,不费吹灰之力。”田舜轻笑着看向跪在他面前的刘天逸,那表情好似不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看一只蝼蚁。<br><br>“小人……小人明白,小人定当用尽全力,为城主<br><br>大人做成此事。”刘天逸颤抖着回答。<br><br>“哼,我看这小子不老实。”一旁灰袍老者阴声道:“不若我在他身上种下几种禁制,日后做起事来,也方便。”言罢,灰袍老者从他宽大的灰袍中,伸出一只手,这只手,形同枯槁,好似死人的手一般,没有一丝血气,皮肤干枯,好似骷髅。很难想象,一个拥有青年面容的尊者大能,他的身躯却是这般模样。<br><br>此刻在这只手上,快速的凝结出一道灰色咒印,隐隐的要向刘天逸飞去。<br><br>而刘天逸听见灰袍老者的话,身体明显一僵,随即全身颤抖的更厉害了。他可知道这灰袍老者禁制的厉害,如果真种在自己身体里,那就是生不如死。<br><br>“哎,不必了。”就在这时,田舜打断了灰袍老者的施法,回头看了一眼这灰袍老者,轻声道:“这人留着还有用,你的禁制若是种下了,会在很短时间内抽干他的气血,变得无比衰老,这个过程也会让那东王府的小辈看到,对我们的计划,没有好处。”<br><br>“嘿,算你小子走运。”灰袍老者目露精芒,笑盈盈的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刘天逸,枯手挥动,那灰色咒印忽然消失,转而没入了他的长袍之中。<br><br>“田老头。”灰袍老者看向田舜,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目露贪婪之色,轻声道:“这小子我并不太欣喜,不过刚才那个,我可是十分喜欢啊。”<br><br>田舜微微皱眉,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身后的灰袍老者,语气平缓的道:“事成之后,随你。”<br><br>“好。”灰袍老者眼中明显露出一丝精芒,好似现在就得到了柳元,可以让他吸干精血。<br><br>这灰袍老者,是天清城内的尊者之一,修炼诡异斗气,这灰色斗气,像是死气,但却又不是死气,更像是普通斗气向死气过度的一个过程。而这灰袍老者,生性残忍弑杀,以吸取别人精血为乐趣,即便吸取他人精血,对他的修为来说,起不到太大作用,但他还是乐于此道。方才他看到柳元,直接就被柳元身上浓厚的气血所吸引。柳元的名号他早就知道,沙场战神,号称柳不休,这种刚猛无比一往直前的铁血军士,正是他最喜欢的。<br><br>“站起来,后面应该怎么做,你心中清楚。”田舜不再去管灰袍老者,而是看向面前的刘天逸,语气平淡。<br><br>刘天逸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即便他此刻身体抖如筛糠,却也不敢不听从田舜的命令。起身之后,冲三名尊者躬身行礼,随即便转过头去,径直进入了身后的大殿之中。<br><br>大殿之后,还住着他的家眷,而这些女眷,面前这三个尊者明显都没有太大兴趣。<br><br>片刻过后,柳元带着两队军士,回到了大殿之中,即刻开始清理大殿之中的物品。其实大殿之中物品并不太多,除却后面刘天逸的寝宫,也就是前殿的议事厅和主殿中有些物品需要清理,两队军士来做,很快便会清理完毕。<br><br>而此刻,三名尊者,缓缓漂浮在半空之中,看着下面的两<br><br>队军士忙碌。那灰袍老者看向柳元的眼神,愈发的贪婪。<br><br>过了约半个时辰,大殿内所有物品均被清理干净,放在乌凤城的广场之上,柳元走到三名尊者面前,抱拳行礼,轻声道:“大殿已经腾空,三位前辈可以进去了。”<br><br>“好!”田舜看向柳元,轻笑点头,并未再说什么,身影一动,化作一道绿芒,径直钻入了大殿之中,剩下的两名尊者,紧随其后,身影飞快,没入大殿之中。<br><br>只是在这个过程中,那灰袍老者回头看了一眼柳元,目光之中透出的贪婪之色根本就不加掩饰,让柳元心中微微一沉。<br><br>“轰!”<br><br>三名尊者没入大殿之内,大殿的大门随即关闭。<br><br>柳元眉头紧皱,方才那灰袍老者看向他的眼神,让他心中十分不舒服。而三位尊者一起布置阵法之事,也隐隐让柳元觉得不妥。<br><br>感受到大殿之内传来微微的能量波动,柳元确定几人已开始动手布置阵法,他安排两队军士守在大殿之外,自己则快步离去。<br><br>进入军营之中,找到之前他交代事情的那名军士,命令这军士小队,立刻将今天的事情告知叶观。几名军士动作飞快,即刻便骑上战马,从乌凤城狂奔而去。<br><br>而柳元,站在军营之内,抬头看向乌凤城大殿,眉头紧皱。<br><br>……<br><br>经过一天的疾驰,傍晚时分,远远的天际边,出现了一座巍峨的城墙。<br><br>皇宇辰,终于看到了黑石城墙,这一日没有丝毫停歇,战马也是全速奔驰,本来一日一夜的路程,他只用了一个白天,便已看到了黑石城墙。<br><br>此刻,皇宇辰归心似箭。<br><br>不单单是为了皇元武的命令,他心中想尽快见到皇元武,将所有事情问个清楚。<br><br>之前见到二哥皇永宁,看着皇永宁有些憔悴的面容,皇宇辰实在问不出口,况且之后二哥还要负责整个飞地的攻伐之事,在沙场之上,也不能分心。如此,皇宇辰才未【】当面向皇永宁求证。<br><br>虽然心中觉得没有可能,但是他还抱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可能父王重伤,秘密回归东王府,对外封锁消息,也说不定。<br><br>皇宇辰实在无法说服自己相信父王已死的事实,这事实对他而言实在太过沉重。<br><br>看到黑石大桥之后,皇宇辰一行人的速度也慢了下来。经过连续的急速奔跑,战马即便耐力再强,此刻也有些撑不住了,一行人放慢速度,在官道之上向前行走,远处的黑石城墙,也越来越近。<br><br>黑石大桥附近,是一片丘陵地带,这里林木极少,放眼望去,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原。<br><br>夕阳西下,将皇宇辰一行人的影子拉的极长。皇宇辰轻轻抬头,看向天边的红云,心中感觉却有些无以言表。<br><br>天边,出现一排飞鸟,映着金黄的晚霞,缓缓消失不见。<br><br>在太阳完全落山之后,皇宇辰,进入了沙绍元的营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