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历史军事 > 皇家俏厨娘txt > 皇家俏厨娘 > 第384章 一鱼三吃

《皇家俏厨娘》 第384章 一鱼三吃

    第384章 一鱼三吃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就如余小渔所料到的那样,三十六名评判匿名投票,余小渔和晋朗毫无悬念的打成了平手。

    不错,一只手还有这样实力,也难为七弟对你如此上心。太子听到结果,也没有半点儿不悦,只看着她,微笑着说了一句。

    太子哥哥数次提到他是七弟的人。那一边的公主终于忍不住好奇,开口说道,只是,太子哥哥,现在是比赛,一直提谁的人,这不太好吧?好厨子难道不都是我们续唐天朝的人么?再说了,七弟掌管宏陌,这余小渔是七弟的人,难道说晋朗就不是了?

    余小渔惊讶的看向她。

    这一番话里,明显的对凤青毓的维护,那么,这位大概就是他那位的嫡亲姐姐六公主了?

    本宫只想着比试,倒是忘记了这茬,还是六妹明理。接着,太子的话就证实了她的猜测。

    其实,这一题明是平局,可较真儿的讲,余小渔还是赢了的。六公主笑笑,温婉却直接的说道,晋朗是食神,掌管着巽京宏陌,而余小渔不过是入学没多久的学生,今日还受了伤,只一手一助厨便能与晋朗打成平手,晋山长,你得多努力了。

    公主说的是,小渔能赢了墨师兄,能赢我也是常理之中,今日还是晋某占了利。晋朗从善如流,立即顺着六公主的话说了下去。

    行了,继续第二题吧。太子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赞着余小渔,脸上没有明显的变化,可眼底的笑意却淡了几分。

    反倒是一边的凤青毓,一直安安静静的坐着,全神贯注的看着余小渔,当他们的话如耳边风。

    这片刻的耽搁,余小渔对第二题,也有了大概的想法。

    第一题已经消耗了不少她的体力,所以这一题,她还是选择最简单的,毕竟,大戏还在最后一道上。

    第二题,题目虽然是一个时辰内做三道鱼,可是,送上来的主食材却是指定的,每人一条大草鱼。

    看到这条约有三四斤重的大草鱼,余小渔心里隐隐的松了口气。

    一鱼三吃,她倒是有几个合适的菜谱。

    二话不说,立即安排阿幕去准备食材,她则开始杀鱼。

    因为一条鱼要三做,所以,她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杀鱼法,开膛破肚,并不用在意鱼的完整以及表相如何。

    刮鳞去腮去内脏刮去了鱼肚皮里面的黑膜去了鱼线,清水冲洗干净之后,她便取了一把轻薄的刀,将鱼身上最中段的两片鱼肉给剔了下来。

    鱼头截了下来,从背上剖开,抹上盐鸡精放到一边腌制。

    剩下的鱼尾和鱼骨,用少许鱼略煎了煎,放到了一个陶罐子里,加了少许的葱姜段,交给阿幕看管。

    大火,记得有浮沫就及时撇了,汤转白色改为小火。余小渔简单的交待了几句,抽了个空,她抬头看了晋朗那边一眼。

    晋朗做的和她差不多,同样是把鱼头鱼身鱼尾分成了三段,只不过,他分段的比较均匀。

    此时,三道菜的配色已经完成,大概也能看得出雏形。

    余小渔猜测,那鱼头应该是炖汤的,鱼尾上方剩余的鱼肉被片成了片,却又没有完全的断开,此时被摆成了开屏的样子,看着应该是蒸的,至于鱼身,他正在打花刀,边上还放了些生粉,估计应该是炸制之类的做法。

    在宏陌,炸炒这样的做法,都是最近加入的,据说,自她第一次来宏陌做的菜,晋朗等人就脑洞大开,尝试了不少不同的做法。

    余小渔心里有了数,转身去处理鱼肉。

    这三道菜,鱼肉才是重头戏。

    她原本想的是酸菜鱼,但,学学院里的各种食材虽应有尽有,酸菜却赶不上她亲手制作的,所以,她才弃了酸菜鱼改做水煮。

    她重新净了手,将两片鱼肉取了过来,双手在鱼肉上细细的按揉了起来,遇上有鱼刺的地方,便细心的一一剔去,直到手掌拂过,再没有一点儿毛刺,她才取了刀,将鱼肉均匀的切成了蝴蝶片。

    切好后,鱼肉放入一个陶碗内,加入少许的盐女儿红生粉,又打了一个蛋清进去,搅拌均匀放到了一边。

    接着,便是制作香油。

    余小渔示意阿幕热了锅,在这空档,她站在灶前慢条斯理的解起了左掌上最外层的布条。

    刚刚又是洗又是切又是给鱼肉按摩挑刺的,最外层的布条早已经脏了。

    说真的,她其实很不愿意做鱼,尤其是这种情况下,鱼腥味可不是洗洗就能去的。

    小鱼儿这是怎么了?她这一皱眉,台上的嘉萝郡主忍不住和身边的凤青毓小声的嘀咕了起来,会不会是伤口裂了?

    不知。凤青毓摇了摇头,实话实说。

    从比试开始,他的眉头由始自终就没松开过,要是可以,他真想现在喊停,可是,他又深知余小渔的性子,这一场比试对她来说,至关重要,她为他们的将来奋战至此,他要是这个时候拖她后腿,估计她又要生气了。

    要不,算了吧。嘉萝郡主看向场中的余小渔,又是心疼,又是自豪。

    在这小子的身上,她似乎又看到了当初那个倔强挺拔的身影。

    余小渔此时已经处理好了手上的布条,重新拿起了锅铲。

    锅中倒入了近两碗的油,花椒麻椒八角小茴香桂皮草果肉蔻香叶依序扔了进去,随着阿幕掌控的灶火窜起,锅中很快就传出了香气。

    余小渔拿着勺子缓缓的搅着,借着这机会,深吸的调节着气息。

    这几段菜都是辣的,接触这些辣椒之类的东西时,被浸湿的布条早已挡不住这些刺激,此时,伤口处正火辣辣的疼。

    她不由有些担心下一题的发挥。

    毕竟,食雕可不像做菜,双手稳不稳,直接影响到整体雕刻是不是流畅。

    现在,她一只手状态越来越差,她还有胜出的希望么?

    小鱼儿,差不多了吧?阿幕看到她有些失神,忙小声的提醒。

    这一类的香油制作,他们之前也有过,所以,阿幕心里对火候掌握大概有个数。

    哦。余小渔猛的回神,才发现油温已经有些过高了,忙示意阿幕改成小火,伸手抓了干辣椒扔了进去。

    一时没注意,她手上还沾了些水,随着这一扔,水不可避免的落到了油锅里,瞬间,噼哩啪啦声响起,整个锅都沸腾了起来。

    油花四溅!

    n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