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历史军事 > 皇家俏厨娘txt > 皇家俏厨娘 > 第385章 除非余小渔是姑娘

《皇家俏厨娘》 第385章 除非余小渔是姑娘

    第385章 除非余小渔是姑娘

    嘶余小渔避得快,身上倒是没溅到多少没花,可挽起的胳膊却挨了几下,瞬间就红了一片。

    小鱼儿!一边的阿幕吓了一跳,立即从灶后边跑了出来,伸手想拉住她的手。

    评判台上,一直关注着余小渔的凤青毓见状,猛的站了起来。

    七弟。那头的六公主愣了一下,喊了一声。

    暂停。凤青毓绷着脸,没理会六公主,抬手看向了那边的巽十一,沉声说道。

    七弟,这是食赛,哪能说停就停。太子目光微闪,笑得更加欢畅。

    凤青毓沉了脸,没理会他。

    毓儿莫急。嘉萝郡主左右瞧了瞧,笑着起身拉住了凤青毓,劝道,你师弟不会有事,瞧,那姑娘正给他处理着呢。

    凤青毓这才垂了眸,顺着她的力道坐了回去,只是,撑在膝盖上的双手却紧紧的攥了起来,面若寒霜的看着余小渔。

    场面上,学院的朗中已经被请了过来,正急急的往里走。

    黄酒。余小渔抬手看了看手臂上瞬起的一串水泡,眉头也没皱一下,拿起一边用剩下的布条。

    嗳。阿幕不敢多说,连忙倒了一大碗酒。

    余小渔将布条浸在酒中,浸得透透的,然后迅速的把布条缠在了被油红了的地方,一边飞快的说道:加辣椒。

    阿幕忙洗了手,按着她说的一步一步的调香油。

    熬好后,锅中的香料捞尽,油舀到了陶碗里。

    另一边笼屉已经烧热,余小渔缠好了布条,正要洗水,那郎中已经到了面前。

    哪只手伤着了?郎中摆开架式。

    谢谢,我已经处理过了。余小渔指了指手臂,摇头拒绝,径自净手,迅速的取了剁椒,切成了碎末,撒到了鱼头上,上面滴了一两滴女儿红,搁到了笼屉中。

    余小渔郎中转头看了看凤青毓,迟疑的开口。

    时辰还没到。余小渔摇了摇头,没理他,过去接替了阿幕的位置,继续未了的事情。

    凤青毓定定的盯着她,薄唇抿成成了直线。

    她的倔强,他早就见识过。

    可就在刚刚,热油溅到了她的手,他却觉得,油泼入了他心里般,煎得灼灼的疼。

    隐在袖子上的手,紧紧的攥起,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分散心里的疼。

    毓儿,小鱼儿做的鱼好吃么?嘉萝郡主坐在他身边,当然查觉到了他的异样,略想了想,抬手拍了拍凤青毓的手背,笑着问道,待过了今天,你可得使人接他去府里,他会的,全做一遍给我吃,知道不。

    是。凤青毓绷紧的身子这才缓缓的松了下来,侧头冲着她浅浅一笑,点了点头。

    七弟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太子哪里会放过这机会,揪着凤青毓不放。

    七弟,是不是不舒服?昭王起身,快步到了凤青毓身边,轻拍着他的背,靠近之际,他悄声叮嘱了一句,稳住,相信他。

    我没事。凤青毓微垂了眸,唇角浮现一抹自嘲的笑。

    之前他还担心她这次遇到了这么多事,会发挥失利,没想到,先稳不住的人是他。

    七弟,真没事?对面的六公主也紧张的问,若不舒服可莫要强撑着,这儿这么多的评判,少你一个也不少。

    六妹,你不懂七弟的心,他呀,是怕自己离了场,满场的评判就会失了公允,让他的好师弟吃了亏。太子开玩笑般的说道。

    太子哥哥,你是太子,当众说这样的话,未免失仪。六公主微皱眉,压低了声音。

    太子一滞,随即点了点头:还是六妹说的对,确实是为兄欠考虑了。

    真没事,我如今已经好多了。凤青毓此时已恢复了正常,歉意的冲嘉萝郡主笑了笑。

    可别撑着。嘉萝郡主再次拍了拍他的手,没再多劝。

    这只是个小插曲,场中的比试第二题已然接近尾声。

    晋朗已经装盘完毕,正在收拾案桌和灶台。

    而阿幕也已经撤了火,余小渔一只手剑伤,一只手烫伤,便让阿幕帮忙着将笼屉里的鱼头拿了出来,将调好的酱汁撒了上去,又搁上葱丝。

    她手中的鱼肉也汆烫完毕,盛到了一层豆芽一层小青菜铺好的大陶碗里,余下的花椒和麻椒同之前煮好的五香油一起沸开,用漏勺隔着,把热油淋在鱼肉上以及剁椒鱼头上。

    香味四溢,剁椒的酸辣味融合了鱼的鲜香,在场中倏然炸开,萦绕在众人鼻端。

    小鱼儿,过来过来。嘉萝郡主见第二题结束,忙冲着她招了招手。

    余小渔转身,有些迟疑。

    她知道凤青毓一直在看她。

    可现在,她受了伤,要是他当众生气的话,岂不是给太子机会?

    快来。嘉萝郡主却还在热情的召唤。

    余小渔想了想,只好缓步走了过去,脸上带着笑,可是双手却不着痕迹的往后藏了藏,到了跟前,她飞快的看了凤青毓一眼,立即一本正经的朝向了嘉萝郡主:郡主。

    手让我看看。嘉萝郡主伸出手,关心的说道。

    余小渔立即退后了一步,讪笑道:别,这又是鱼腥味儿,又是酒味儿的,别熏着您。

    这孩子,有伤就得治,快让我看看。嘉萝郡主急了,手往前伸了伸。

    余小渔倒是把手拿了出来,不过,却是向他们拱手行了一礼,避开了她的手,笑道:谢郡主关心,只是小伤,小渔已处理过了。

    既然处理过了,让我看看又有什么关系,快过来!嘉萝郡主板了脸。

    无奈,余小渔只好走上前,伸出了右手晃了晃。

    我看看。嘉萝郡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瞪了她一眼,说道,我难道还会吃了你?

    郡主说笑了。余小渔尴尬的笑了笑,微侧了侧头,迎上凤青毓幽深中带着一丝忧色的眸,知道他担心,她忙冲着他微微一笑,俏皮的眨了眨眼。

    啧啧嘉萝郡主撩开了布条的边缘,皱着眉咧着嘴的说道,这全都红了,还一串的水泡,不行不行,这得好好敷药才行,要不然会留下疤的。

    姑婆,男儿怕什么疤?除非余小渔是姑娘。太子闻言,忽然笑着说道。

    余小渔心里咯噔了一下,抽回手放下了袖子,板出生气的脸: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n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