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历史军事 > 皇家俏厨娘txt > 皇家俏厨娘 > 第387章 那个人,才是你的遇哥哥?

《皇家俏厨娘》 第387章 那个人,才是你的遇哥哥?

    第387章 那个人,才是你的遇哥哥?

    虎柱哥,你怎么来了?

    远离了广场,拐进了通入小院的路,余小渔看着虎柱问道。

    她虽然高兴见到他,可是,今天这场面,太子在,蓝子炎也在,万一被他们发现,可不是什么好事,她不想因为她的事,连累了他。

    上次说过的,来看你比试,今天你要踢馆晋食神的事,整个巽京都知道呢。虎柱咧着嘴,好像自己赢了一样的开心,小鱼儿,你真厉害,赢了食神,你就是食神了。

    哪有这样的说话,食神可不是这样来的,后面还有很多的关卡要比呢。余小渔失笑,摇了摇头,你可别出去这样说,惹人笑话。

    我晓得的。虎柱点头,又问,小鱼儿,你们现在住哪?我能去看看婶儿和大寒小寒么?还有小牧哥。

    听到提到余小牧,余小渔才恍然,余小牧就在京里,可今天怎么没看到他呢?

    他们都在晋城的,改日等你得了空,我带你去见他们。

    余小渔下意识的隐瞒了窦氏的住址,笑着说道。

    好在,虎柱也没有多纠结这个。

    对他来说,能找到余小渔,他就开心了。

    公子。回到小院,门口却被两个黑甲卫把守着,看到她,齐齐行礼。

    你们这是余小渔猛的想起,之前刘力才出了事,她这一高兴居然就忘记了,里面怎么样了?

    回公子,我们头儿正在查,还请公子到别的院子歇息。其中一个黑甲卫回道。

    好吧。余小渔也不想进死了人的院子,可是低头看了看身上,她又无奈了,这一手鱼腥一手酒味儿的,总得换换吧?只是,我需要换洗的衣服。

    我也是,累了大半天,又饿又累,饭还好,别处能做,可我们的衣服还在这院子里呢。阿幕紧跟着说道。

    请稍等。黑甲卫想了想,冲着余小渔躬了躬身,转身进院子请示去了。

    没一会儿,陆梓子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两个包裹,递给了余小渔和阿幕:小渔,殿下有令,让你住到他的院子里去,这儿

    说罢,他的目光落在葛根和虎柱身上,说了一半的话也停了下来:这位是?

    这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虎柱哥。余小渔忙介绍了一下。

    虎柱?这是小名吧?不知大名是?陆梓子打量了虎柱一眼,含笑问道。

    大名余小渔愣了愣,看向了虎柱,她还真不知道。

    我爹给我取过大名,叫胡遇。虎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毓?陆梓子愣了愣,瞅了余小渔一眼。

    不会这么巧吧?

    不过,他整个四方村都查过了,这小子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就是遇到的遇,我爹找人给取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虎柱憨憨的笑着,解释道,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我娘希望我能像老虎那样壮,所以就叫虎柱了,你们要是不问,我都想不起来我大名了。

    胡遇余小渔满头黑线,这名字胡乱遇么?

    原来是这样。陆梓子若有所思的又看了余小渔一眼,清咳了一声,小鱼儿,殿下怕是有事要与你说,你这位朋友可能

    没事没事,我就是来看看小鱼儿,这就回去了。虎柱也是机灵人,又当了这么久的家丁,一听就明白了,于是,立即接话道,小鱼儿,你好好的,下次我再来看你。

    虎柱哥,对不住。余小渔歉意的看着他。

    这边一堆乱七八糟的事,还真不好招待他,只是,刚刚她急着将他带离太子他们的视线,一时又因太高兴都忘记了刘力的事。

    小渔师叔,我送虎柱兄弟出去吧。葛根眼睛一转,自告奋勇。

    正好我有事出去,我帮你送。陆梓子紧接着说道,目光淡淡的扫过葛根,葛根,青十一有话问你。

    哦,好。葛根愣了愣,点头走进了院子。

    路上小心些。余小渔没有多想,冲着虎柱挥了挥手,又对陆梓子笑了笑,陆总管,麻烦你了。

    小事。陆梓子摇头,伸手延请虎柱先走。

    虎柱依依不舍的看了看余小渔,才一步三回头的跟着陆梓子走了。

    余小渔倒是没多想,带着阿幕,让一个黑甲卫带路。匆匆去了凤青毓的院子。

    院子里已有黑甲卫守着,却不见凤青毓的身影,一问才知道他还没回来,余小渔也不客气,随意的挑了一间比较大的屋子,让人送了热水。

    阿幕也喜洋洋的找了一眼离主屋比较远的屋子,舒舒服服的泡澡去了。

    余小渔身上有伤,也不敢在水里泡太久,从头到脚的洗干净,便从木桶里出来。

    两只手的布条都已经解除,右手的水泡倒是还好,可是左手的伤口却已发白,甚至还渗着一丝丝的血。

    余小渔皱了皱眉,没办法,只好先披着外袍,准备处理好伤口再束胸。

    就在这时,外面的门被人推开。

    余小渔吓了一大跳,胡乱的缠了缠布条,掩紧了衣襟转身斥道:谁!

    再一次,门被关上的声音传来。

    余小渔紧张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

    来的人居然没回她!

    不会是太子的人吧?

    可是,外面还站着这么多的黑甲卫,太子再怎么样,应该也会顾忌一些吧?

    不然,要是打起来的话,外面还有昭王六公主嘉萝郡主和那个姓蓝的大人。

    可是,她又不敢出去。

    她现在除了外袍,里面可是真空的!

    怎么办?

    她回头四下瞧了瞧,这净室里空荡荡的,除了木桶就只有恭桶以及旁边放衣服的木架子,根本没有藏身的地方。

    余小渔咬着唇,急得一头的汗。

    这时,那人已经缓步转了进来,站在净室的门口静静的盯着她。

    却是凤青毓回来了!

    余小渔看清是他,一颗心顿时落回了原地,长长的松了口气,手按着心口蹲了下去,娇嗔的埋怨道:凰哥哥,你吓死我了。

    凤青毓望着眼前的她,眸光瞬间变得深邃起来,不过,他却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淡淡的开口:那个人,才是你的遇哥哥?

    哈?余小渔一头雾水,仰起脸看向他,纳闷的问,还有哪个毓哥哥?

    n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