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荣耀的华娱txt > 荣耀的华娱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渣到深处

《荣耀的华娱》 第二百四十八章 渣到深处

  “唔~”

  早上起来的时候,头有点疼。

  地上两个酒瓶。一瓶空了,一瓶还有半瓶,但是洒地上也不少。

  容耀有点懵,用力拍拍头。

  突然敲门声响起,容耀过去开门。

  容耀自己没怎么醒,迷迷糊糊去开门,看到站在那的刘晓云,瞬间就醒了。但还是有点懵。

  刘晓云神色复杂看他一眼推开他就进去。

  容耀突然觉得有点即视感一般,回到了米脂那一天。

  “哎!”

  刘晓云站在卧室门口长长叹口气。

  容耀走过去,突然愣住。只见韩糖在卧室床上,夹着背睡得正香。

  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自己刚刚开门之前,也是从床上下来的。上面有自己躺着的印记,以及韩糖躺着的部分,都证明旁边曾经躺着另外一个人。除了他还有谁?

  关键这次不需要有那么多印证因为,韩糖背对这边夹着背的样子,雪白的背肩膀,赤果着身子。

  “我……”

  容耀咧嘴,都不用刘晓云质问,他自己都有点腿软。

  刘晓云轻手轻脚将门关上,看着容耀。叹息坐在那里。

  “不是这事……”

  容耀赶忙开口,刘晓云突然走过去叫着张强:“进来吧。”

  张强走进来,看着刘晓云,又看看容耀。

  刘晓云点点头:“这次和上次在米脂不一样。”

  容耀揉着头坐在那,刘晓云询问容耀:“现在你还能臭不要脸说什么都没发生吗?”

  容耀嘀咕:“只是没穿衣服嘛,不代表什么。”

  “张强。”

  刘晓云示意张强,张强摇头:“现在不能打了。”

  “你这什么话?!”

  容耀瞪着他:“讹人是吧?”

  刘晓云瞪眼:“容耀!别不要个脸!你自己做过什么这次你还不知道吗?!谁讹谁?”

  随即看着容耀:“一嘴酒气,一晚上都没消。你这次还能说你滴酒未沾,她喝的酒?”

  容耀摇头:“亲嘴亲的,过给我了。”

  “张强打他!”

  刘晓云都脸红了,气的,也是被他不要脸无耻的。

  张强也不理了,直接就要动手。

  “干什么呢!”

  卧室门推开,韩糖穿着睡衣揉着眼睛:“一大早的……”

  突然看到容耀坐在那,还被张强压着要打。

  抬腿一脚就要给他踹开,只是韩糖突然皱眉捂着小腹。

  刘晓云看着更是感慨,张强也起身。

  容耀看着韩糖,韩糖白他一眼,对着两人:“你俩进来干什么,我又没戏拍!”

  刘晓云看看容耀,对着韩糖:“你们现在这算什么?”

  韩糖开口:“跟你没关系。”

  张强看着韩糖:“你们现在这算是什么?”

  韩糖不耐:“给你没……”

  然而张强却看着她,韩糖语气一滞,询问容耀:“问你呢。”

  容耀点头:“好吧。我其实是找死,只是自己下不了手。所以昨晚我侮.辱了她。现在要么你身为韩糖保镖弄死我,要么你通知龙公子弄死我。”

  然后开卧室门进去:“我等你们结果。”

  关上门,留下几个人。

  刘晓云看着韩糖,轻声开口:“虽然我期待这样的结果……”

  “喂!!”

  韩糖瞪眼呵斥,看看卧室门。刘晓云没说下去,却开口:“现在你这算什么?”

  韩糖白她一眼:“一夜.情行不行?”

  刘晓云轻叹,询问张强:“你觉得行吗?”

  韩糖指着她:“你问他干什么?!”

  张强摇头:“不行。要确定关系。”

  刘晓云忍着笑:“不是已经发生了吗?还需要确定?!”

  “滚滚滚滚滚!!!”

  韩糖拽着两人:“都滚!!!”

  刘晓云和张强一起被推到门口,看着韩糖:“你处理好。我们先滚了。”

  “滚!!!”

  韩糖拿着东西砸过去,两人开门离开。

  韩糖揉着小腹,平复呼吸,转身开门进去。

  结果就见容耀坐在床上,看着床单发呆。

  韩糖看过去,脸颊红了一下,上面一小滩血迹。

  “看什么呢?”

  韩糖过去用被子盖上:“你第一次归我了,流血不正常吗?”

  容耀感慨:“可我不是了啊。”

  韩糖一顿,侧躺着,对着容耀:“那又怎么样?”

  示意容耀:“我不会弄死你的,如果你还想死,去找龙正辉吧。”

  容耀表情怪异:“一觉醒来……我又有点不想死了。”

  韩糖拿起枕头砸过去:“说来说去你就是借酒劲臭不要脸是吧?那我当调剂呢?”

  容耀轻叹,看着韩糖:“上次你喝多了,我没喝多。所以没发生什么。这次我喝多了,你没喝多……为什么让这样的事发生?”

  韩糖惊愕:“你现在也甩锅给我?”

  容耀摇头:“你知道我的意思。”

  韩糖沉默,半响嘀咕:“也没什么吧。什么年代了,我还比你大。”

  看着容耀:“女人总要经历这些的。”

  容耀躺在那,看着天花板:“有点懵啊。昨天和黎若婼分手,今天和你这样。会不会太快了?”

  韩糖没说话,半响推了容耀头一下:“有什么的?我又不是那种逼你做决定的人。昨晚喝多了,就这样了。无所谓的。你能心里过得去就好,我是说黎若婼的事。你之后事业还很长,年纪也不大。别什么事都想得那么多。”

  容耀失笑看着她:“你可以这么想得开啊?”

  韩糖开口:“有什么大不了的?”

  容耀掀开被子看看床单:“这摊红色没什么说服力啊。”

  韩糖嗔怪盖上:“你有点得意啊?果然是个渣男。”

  容耀瞪眼:“知道是渣男还往上冲?还大六岁,没吃过鲜肉啊?!”

  “呵。”

  韩糖笑:“对,黎若婼大你四岁你都往上蹭,到我这就嫌岁数大了。真的是……”

  容耀感慨躺在那:“不想动,身子不想动,脑子也不想动。”

  韩糖起身:“饿了吧?昨天喝酒没怎么吃东西,叫早餐过来?”

  容耀失笑:“你不要这样,我压力好大。搞得跟我妈似的……”

  韩糖疑惑:“你不是没有……不是孤儿吗?”

  容耀点头:“即便如此你居然还是能让我体会到做儿子的感觉,你太神奇了。”

  韩糖开口:“那你贱啊?对你好你压力大?”

  容耀皱眉:“倒也不是……说不出来。”

  韩糖轻哼:“还是嫌我年纪大呗?放心,不缠着你。你自己思想守旧……还总怪别人?”

  说完起身:“别矫情了。我去叫早餐,你今天不去工作吗?”

  容耀沉默:“今天不想去了。”

  说完过去拽着韩糖:“你躺着吧,我去叫东西吃。”

  韩糖愣住,笑着躺在那看着容耀出去。

  许久之后,掀开被子,看着床单,说容耀不要脸,可自己看着,却也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