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拔剑一怒txt > 拔剑一怒 > 第302章 枕头

《拔剑一怒》 第302章 枕头

  当“火流星”飞向公子的衣袖时,还有三个人。

  崔老六。

  喻泗。

  水班城。

  他们比“三教九流”的四位帮主慢了一步,就在他们动手时,还没有接近公子,公子就已经击退了艾一旺、狄不仁和卜一笑,只有一个徐文雷的“火流星”还在飞。

  “火流星”即将撞上公子的衣袖。

  这时,崔老六、喻泗、水班城已经逼近了。

  崔老六的手变了颜色。

  金光的手。

  这才是“大罗金仙手”。

  以往,若不是到了紧要关头,他无论如何也不会使出来。因为一旦他的手变了颜色,成了金黄的手,功力也将大增,但这功力也无法恢复。

  哪怕是面对阎九五时,他也没有迫切的毫无保留的使出来。

  不过,当他看到公子轻而易举的就击退了艾一旺、狄不仁、卜一笑三人的攻击,徐文雷的“火流星”能不能破了对方的诡异的衣袖也是未知之术,慕容白因为面对公子先前的反击,他还在退,还来不及返工。

  为了制住公子,崔老六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若不全力出手,倒是怕公子会伤到了慕容白。

  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唯有崔老六不希望慕容白受伤,甚至是在此战中陨命。

  “神剑山庄”还需要他,“七十二门派”也需要他。相比之下,崔老六宁愿自己代替慕容白而死。

  所以,面对深不可测的公子,他催动全身功力,宛如一尊大罗金仙,踏步而来,气势如虹,杀气腾腾,势必要将公子的衣袖一掌摧毁。

  起初,他的手是金光的。

  后来,越接近公子,金光的就扩散一分。

  最后,他的脸也成了金光色。

  而喻泗与他并肩而行,气势一点也不弱于崔老六。

  他被称为“匹夫有责”。

  他自视为一介匹夫,所以一点也不惜命。

  而且,他有责。

  敢于担责。

  是他的,不是他的,他都不会拒绝,更不会坐视不理。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看到韦礼安骑马撞死了一个孕妇,他能够挺身而出,并且在韦礼安表露身份,他也知道“白发三千尺”韦鹤年的武功极高,依旧非要让韦礼安一命偿一命。

  他不怕死。

  生而为匹夫,应当有责。

  作为匹夫,他不珍视自己的命。

  他要活的轰轰烈烈。

  并非建立轰轰烈烈的功业,而是做人就要轰轰烈烈,遇事当迎难而上,宁死不退,无所畏惧。

  所以,他武功或许没有崔老六高,但是他一点也不慢,虽然反应没有崔老六快,却很快就能够与崔老六并肩。

  另外,崔老六怀了私心,而喻泗却一点私心也无。

  他从前和梁卫、解召、水班城劫持慕容白,也是基于不杀慕容白的前提之下,为了报恩,才答应了南宫清幽请求。但是,那也是唯一一次。

  在喻泗身后,就是水班城。

  他抱着枕头。

  而且,他武功并不算高,只是精于机关之术。

  所以,他虽然冲了上去,明显不是以武力与公子一件长短,而是用他手里的枕头。

  他和喻泗结拜为兄弟,彼此之间也很是了解,由喻泗做盾牌,他做使矛的人。

  矛就是枕头。

  奇怪的枕头。

  枕头是木制的,而且是木头原本的颜色,并没有油漆上色。

  枕头不大,水班城抱在怀里刚刚好,如果不是仔细去瞧,没人能够一眼就看出来那竟然是一个枕头。

  枕头是四方形的。

  长四方形。

  枕头上不见孔。

  或许,只有在他动了机括,枕头才会露出它本来的面貌,给人致命一击。

  总之,他们三人就是在只有徐文雷一个人以“火流星”攻向公子时刚刚冲了过来。

  公子眼光一凝。

  但是没人看到。

  他人在袖后。

  这时,“火流星”已经砸在了衣袖上。

  鼓起的衣袖凹陷。

  “火流星”上的火焰还在熊熊燃烧。

  徐文雷看到“火流星”命中目标,心中依旧不敢放松警惕。

  衣袖着火。

  几乎在“火流星”碰到衣袖时,就染起了火。

  火还没旺起来。

  衣袖忽然有一股反弹之力,将“火流星”反射而归。

  “火流星”上还链接着细细的铁链。

  徐文雷脸色大变,就要操控“火流星”转变方向。

  可是,铁链忽然间寸寸断裂,他也被铁链上的一股暗劲崩的虎口裂开,胸口一沉,吐出一口血。

  “火流星”还在飞。

  飞向了崔老六。

  崔老六本来是要以掌劲破袖,这时匆忙之间遇到突变,本能的回掌想要拨开飞来的“火流星”。

  以他如今黄金色的手掌,当然不会畏惧“火流星”发出的火焰。

  火焰不可怕。

  “火流星”不足为虑。

  而是衣袖上的反弹之力。

  “火流星”原本飞来的并不是那么快,半途突然加速,犹如天上坠落的流星一般,一闪即逝。

  ——不见了。

  崔老六心中大惊。

  与此同时,他浑身汗毛直里,扭转身体,一股大力就扫了过去,但是依旧把他撞的滚倒在地。

  喻泗一见崔老六要去拨开“火流星”时,就隐约觉得不会那么简单。

  他大吼一声,双手就扯住了衣袖。

  他的力气很大。

  极大。

  力如千钧。

  千钧之力却如同陷进了沼泽中,那衣袖依旧安然无恙。

  不过,鼓起的衣袖在快速收缩、变小,恢复如初。

  与此同时,公子就动了手。

  ——看不见的手。

  袖里的手。

  喻泗立即飞了出去。

  水班城已至。

  他的前冲之势并非一往无前,而是留有余力,只是将枕头送了出去。

  他送了手。

  他丢掉了枕头。

  枕头里没有暗器射出。

  他擅长机关,既然抱着一个枕头,这枕头里当然不会那么简单。许多人的人设想几乎一致,这枕头里一定有数不尽的暗器。并且,这是“妙手机关”水班城设计的枕头,枕头只是盛装暗器的物事,但是枕头里发射暗器的机关,才是最为令人恐怖的。

  这暗器一定密集,迅疾,来势猛烈。

  公子也以为如此。

  可是,并不是。

  没有暗器。

  这令公子有些不知所云。

  很诡异。

  很异常。

  枕头就这么飞到了公子的面前,他甚至想要忍不住伸手去接下来。

  而水班城转身即走。

  走的比来时快。

  慕容白也没有趁机攻来。

  因为,水班城厉喝了一句:“退!”

  他在退时这么发出警示。

  而后,他在退回时又吼了一句:“卧倒!”

  一声惊雷平地而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