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女帝的绝世仙师txt > 女帝的绝世仙师 > 168 你也配叫陈浩南!?(第三更)

《女帝的绝世仙师》 168 你也配叫陈浩南!?(第三更)

    第二日清晨,李然跟萧婉儿领着圣旨,从皇城北门出发,赶赴东南的雷云州。

    至于南宫骁和蓝雪樱等人,则提前两天便出发了,说是要跟古妖族的后裔,拓拔铁兰相聚,看得出来,这三大古族的关系挺暧昧的啊。

    总之,这一行,女帝共派遣了五百名精锐虹影使,乘骑灵驹,化作民间镖客护送,由虹影坊魏大督主亲自坐镇,队伍浩浩荡荡从帝都出发,一路沿着官道,畅通无阻。

    这一路上,萧婉儿兴致勃勃的听那女鬼花月讲着一些东瀛逸闻,李然倒也是乐得清闲,观光山水,不亦乐乎。

    由于整支队伍都佩戴了上等灵驹,途经流云州、四象州,四省二十一郡之地,只花了六天时日,便赶到了雷云州。

    为了尽快到达沧溟渡口,李然将五百名虹影使遣回,只留下十来名四品高手,抄小道开往沧溟渡,没想到途经一个叫“夜古村”的海边村寨时,见到了奇葩的一幕。

    海滩边,上百名姿色上乘的妙龄女子双手被反绑,跪在地上,嘴里塞着一块黑布,满脸泪痕,哭都哭不出来,场面悲惨至极。

    在她们的身边,则站立着一群,身穿黑衣,虎背熊腰的壮汉,皆是清一色的一品入门武者。

    场地正中央,还有一个巨大的祭坛,上面摆着各类的供品,似乎在做着什么法事!

    李然等人刚一落脚,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一名壮汉一手提着一名少女,如提鸡崽一般,随手扔进了海里!

    远处,数百名围观村民中,两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哭得凄厉无比,想扑上去,却被周围人死死的架住,看样子,应该是这名女孩的亲人。

    “出了什么事?”

    听得响动,萧婉儿掀开轿帘,见到这一幕,顿时骇然大惊,大叫道:“快住手!”

    李然赶紧道:“公主,咱们别管这些闲事了,这一片属于武爵谢无双的地盘,属于宗门附地,这些外家武者也都是他手下的爪牙,按我朝《武律》,江湖事江湖了,他有足够的自治权,便是雷云州的布政使、总兵都拿他没办法。”

    “不行,他们这是在草菅人命!”

    萧婉儿这一次的成语说得意外的溜,她翻身下轿,朝着场上走去。

    其余虹影坊等人,见当朝公主亲自下场了,都是拔刀而起,跟在她身后,朝着那一群山野莽夫走去。

    这十来名虹影卫都是四品入门以上,放江湖上那都是一帮之主,大武馆的馆主、长老一辈的人物,随便一位都能轻易扫荡全场,何况一齐出动?

    很快,对面那群黑衣武者,似乎也是感觉到了这边的杀意,纷纷拔出刀剑,远处的寨楼上,无数弓箭手拉满弓弦,对准了萧婉儿等人。

    “公主,陛下吩咐过了,让咱们低调行事,加之朝廷与「七大武爵」的关系近年来愈发紧张,此行咱们意在烟岛,万万不可节外生枝啊。”一名紫袍男子飞身挡在了萧婉儿等人的面前,正是虹影坊督主魏语虹。

    他这话一说完,十来名虹影使顿时收起了刀剑,站立待命。

    此时,又一名女子被贴上符箓,如同祭品一般,被装进竹笼里,推下了大海,萧婉儿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你们这群狗奴才,亏你们还是朝廷官差,遇到百姓受难,竟然见死不救!魏语虹,先前听李然说你是个色魔变态,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你就是一个不忠不义的懦夫小人!”

    「卧槽,这丫头嘴也太瓢了吧,这些话能随便拿出来说?」

    李然心中无语啊。

    果然,那魏语虹听了这番训斥,虽然仍然跪拜忍耐,但那却狠狠地瞪了李然一眼,眸光之中,满是杀意。

    李然倒是装作“与我无关”的样子,四处看了看风景。

    没想到这时,三名为首的黑衣莽汉,主动走了过来,其中一刀疤脸,满脸y笑,朝着最前面的魏语虹道:“哪来的死娘炮,哟,别说,长得还挺标志,信不信爷今日就将你送给“活佛大人”,上下给你疏通一番,他老人家,可是老少男女通吃呢!”

    这话一说完,另外两名莽汉都是捧腹大笑,笑声猥琐嚣张至极。

    那魏语虹却是个狠人,全程面无表情,对着手下,挥了挥手:“带着主上,咱们走。”

    “主上”自然指的是萧婉儿。

    虹影坊纪律严明,猛听督主发令,几名虹影使咬了咬牙,跪在了萧婉儿面前,不让她再冒进一步!

    “你们让开!你们不去我自己去!你们这群冷血无情,贪生怕死的狗奴才!”

    眼见又一名少女被推下了海,萧婉儿急得眼泪汪汪,不停的踹着为首一名虹影使的肩膀。

    她这个举动顿时引起了旁边其中一名赤身裸体的壮汉嘴里发出一声轻“咦”,看到了一旁的萧婉儿,张大了嘴巴:“哇!好漂亮的小美人!你们快看!我他吗的,这小娘皮绝对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女人了!”

    他这话一出口,另外两名壮汉首领也是发现了什么,目露淫光,猥琐的舔着舌头,朝着萧婉儿走来。

    “老二、老三,这小婆娘,老子今晚睡定了,待我全身上下替先行品鉴一番......再给你们两兄弟了!”其中一名年纪最老,满脸络腮胡的大汉流着口水道。

    “大哥,你可得温柔一点啊!这小娘皮固然貌美,细胳膊细腿的,别向上次隔壁村的举人老婆一样,被你玩残了啊!”那刀疤脸一脸不甘的道。

    被这般猥琐变态的目光死死盯着,萧婉儿果断的怂了,浑身发抖,本能的退后一步,她一双眸子朝后面四处打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

    臭李然!你死哪去了!

    她心里悲声埋怨着,这一刻,她想到的不是旁边的魏语虹,不是高高在上的母帝,而是——那个浮夸不正经的少年!她无所不能的君侍郎!

    见三名匪酋越开越近,魏语虹手握刀柄,目光森寒的道:“三位朋友,我等无意掺合江湖之事,你们既是谢无双的徒弟徒孙,还请给我等朝廷中人一个面子。”

    “小兔儿爷,内力修为看上去挺高的嘛,你既然知道这是谢爵爷的地盘,却还敢冒然闯入,信不信爷就算把你给杀了,骨灰扬咯,朝廷都不敢责问半句!”

    “呵呵,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无名之辈却无畏,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魏语虹冷笑道,眸光中已隐隐有杀意。

    “无名之辈?”

    三名黑衣人对望一眼,都是哈哈狂笑。

    “你听好了,我乃青岚剑宗外门弟子,江湖人称铁剑王的赵山河!”那名身材最矮的黑衣人,拔出长刀,傲然道。

    “吾乃青岚剑宗内门弟子,「玉面修罗」陈浩南是也!”那名气场最强大,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子霸气十足的道。

    “我乃——”第三个刀疤脸,还没开始自报名号,一道雄浑锋锐的金色利芒呼啸而过,直接将他的颈部割裂,头部脱体飞出!

    “李然!”看着忽然出现的俊美少年,萧婉儿眸光一亮,心中的恐惧焦虑顿时少了几分,也是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远处的黑衣人,连同哨楼上的弓箭手,已经倒了一片,全被李然干掉了!

    而所有的少女都被揭开了枷锁,跟亲人拥抱在了一起!

    原来......

    原来他不是不管我,而是帮我救人去了!

    萧婉儿感动莫名,泪光闪动,此刻,只想冲进这少年的怀里,狠狠地.......捶打他一番!

    “抱歉了,大叔,方才你说你叫什么来着,我没有听清楚。”李然手持飞剑,一脸认真的问向那名络腮胡。

    那络腮胡见了这般惊世的剑芒,哪里还敢嚣张,浑身颤抖道:“陈......陈浩南。”

    “草泥马,你也配叫陈浩南!?”

    李然光速变脸,上一秒还儒雅随和,顿时变得杀气遍布!

    咻!

    又是一道剑芒拂过,那络腮胡直接被腰斩为二,鲜血内脏爆了一地。

    另一名仅剩的刀疤脸,轻功倒是了得,三步并作两步,蹿进了草丛之中,大叫着:“兄弟们,贼人来势汹汹,快......快去请卢来佛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