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回到过去当女神txt > 回到过去当女神 > 番外 玉树何处安(一)

《回到过去当女神》 番外 玉树何处安(一)

    2016年。

    杭城,萧山区,国际博览中心。

    二十国集团领袖峰会,在此地召开。而除了各国领袖以外,还有来自全球各地的商界大佬,共同参与此次盛会。

    “白总。”在奥体中心的网球馆,一位外表儒雅的中年人,笑着冲不远处的丽人背影打着招呼:“现在各大集团还在那边开着会,这种重要的时刻,你怎么有闲心来这里转了?”

    “先生,不好意思,请止步。”

    不过他还没靠近这位成熟丽人的时候,就有几个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走过来,伸手将其拦在五米开外。

    “哟,还拦起我来了?你们白总可是我的老朋友了。”

    那儒雅中年人和他的几个手下被拦住,也丝毫不生气,只是笑着打趣的看着面前的黑衣人。

    而此刻正站在围栏边上,驻足观看比赛的成熟丽人,却是慢悠悠的转过身来,一脸玩味的笑道:“李总,谁跟你是老朋友?”

    不过她的手却是挥了挥,边上的安保人员示意,连忙让出了一个通道。

    “白总就是贵人多忘事,年初才在香江的半岛酒店吃过饭。”

    这位被称作李总的中年男人,只是哈哈一笑,并没有在意对方的语气。

    “行了吧。”白总只是微微一笑,眉眼中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妩媚,“我才到这里不久,你就跟着找过来了,你们李家最近盯得我有些紧啊!”

    这成熟丽人看上去大约三十左右,气质成熟,风姿绰约,但是肌肤白皙如雪,没有丝毫的瑕疵,仿佛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过痕迹。

    除此之外,她看上去颇具威严,这是长年身居高位所养成的气度。

    “说吧,你们李家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要吩咐?”

    白总淡淡的说着。

    “我们李家哪敢吩咐白总你啊?只是家父说要和白总谈谈,说是在英伦那边的产业,你对我李家稍微高抬贵手一下。”

    这儒雅中年人哈哈一笑,目不斜视,只是笑容中透着一股莫名的讨好。

    李家虽然在世界上颇具名望,而且产业遍布全球,但比起面前美人所掌握的集团,立马就黯然失色了下去。

    “商业上的事情,我早已经不再过问了。”这成熟丽人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你找我可没有用,有什么事情找林总去吧,我可以给你她的电话。”

    “我知道我知道,但这林总的事,还不是您一句话就能解决的?”这儒雅中年人继续说着:“我们李家给出的条件,绝对会让白总你满意的。”

    “李总你说笑了,这我还真一句话办不到。”那白总只是转过身,继续看着场内的比赛,她目光沉凝,语气淡淡的:“而且你追着我的行程过来,不只是要谈什么生意吧?”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生意,集团内部很多人都可以谈,没必要花费这么大功夫来找她。

    中年男人哈哈一笑:“还是逃不过白总你的慧眼啊?”

    白总只是摇了摇头,不急不徐的说道:“李总,客套话就免了,咱们有事就说事吧。”

    这李总三番两次被这丽人呛声,却并无半点恼怒之意,只是压低了声音:“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瞒你了,这次我们在英伦的东萨塞克斯郡内,博迪亚姆古堡的地下,发现了关于”

    三十分钟后。

    儒雅男人如一开始来的那般,走的时候也是从容不迫的,很快就离开了这处奥体中心,而且从他临走时的笑容来看,他对这次的谈话似乎是十分满意的。

    而那个白总则是继续站在围栏边,面色平常,静静的观看着场内的网球比赛。

    “本场比赛结束,白安玉胜。”

    随着场内裁判的宣告,整场女子单打比赛宣布结束。

    白安玉年纪不过十四五岁,未施粉黛,但模样极为纯美,穿着运动短裙,扎着高高的马尾,在网球场上不停的摇晃着,散发一股子青涩无暇的美好。

    “安玉,打得好!我看你又进步不少,下次省联赛肯定能拿牌。”

    “谢谢教练,不过这是友谊赛而已,人家让着我呢!我先去找我妈了,她在旁边肯定看累了。”

    此时她放下网球怕,接过旁边教练递过来的湿毛巾,一边往外走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

    赢了比赛,就算不是正式赛事,白安玉这样的少女,也依然会感到开心,她尽力压制着自己的喜悦,但依然会像一只欢快的小鹿般,蹦蹦跳跳的推门而出,然后往旁边的旋转阶梯小跑过去。

    她自然清楚,她敬爱的母亲,从不会明晃晃的坐在观众席上,而是站在赛场的上方观看着。

    “希望这次的表现,能让妈妈满意。”

    白玉安自言自语着,然后在转角正好迎面撞见了走下楼来的母亲。

    不过她知道这不过是奢望罢了,别说一场友谊赛了,就算是全国大赛,哪怕奥运会的金牌,都不一定能入母亲的法眼。

    “妈妈!”

    年仅十四岁的少女,也不顾身上香汗淋漓,直接就扑进那个成熟丽人的怀里。

    母亲的怀抱是非常柔软的,还夹杂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香味,让白玉安恨不得当场睡在里面,这是自八岁起被母亲收养开始,她就最喜欢也是最熟悉的味道。

    “安安你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喜欢在我怀里撒娇。”

    白晓笙摇了摇头,抱着浑身上下有些黏黏糊糊的少女,并没有半点嫌弃,反而露出一脸宠溺的表情。

    她看着只比自己矮一点的少女,突地有些感慨。

    现在的小孩子,发育的越来越早了。

    “不!我在妈妈面前,永远都是小孩子!”

    白玉安在丽人怀里不停的蹭着,像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猫咪。

    好不容易林姨和苏姨都不在,没有人打扰她和母亲安静共处的二人时间。

    “行行行,安安在我面前,也永远只是个小孩子。”

    白晓笙只是轻轻笑着,妩媚的笑容中多了几分母性的光辉,她伸出青葱般的玉指,慢悠悠的梳理着女儿有些凌乱的秀发。

    时间过的真是快,转眼间那个怯生生的小女孩,也长得这么大了。

    午后的阳光从外面洒落进来,夏末中的空气除了有些闷热,还带着几分潮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