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回到过去当女神txt > 回到过去当女神 > 番外 玉树何处安(五)

《回到过去当女神》 番外 玉树何处安(五)

  南洋诸岛。

  因尼,西爪哇省首府,万笼城。

  一处地下聚居地内。

  嘭

  许纤纤收回拳头,看也不看犹如纸画般印在墙壁上的尸首,转身往外走去,在她的身后,大量的死人横七八竖的躺了一地,血水混合着内脏碎片,将这处毒枭的隐秘藏身所染成了鲜艳的深红色。

  “呼...”

  她一边慢悠悠的向上走,发出一声充满遗憾的叹息声,一边点了根烟,余烟缭绕,萦绕在整个昏暗的空间中。

  许纤纤正走到地面,出口处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跑了过来,一脸兴奋的看着手中的怀表,叫着:“纤纤姐,你比约定时间慢了五秒,我赌赢了!”

  “恩,那这次任务就多分你一百万吧。”

  许纤纤浑然不在意,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往外走去。

  对于她而言,并没有将赌注的输赢放在心上,仿佛这一百万是路边的几分钱,即使丢失也不会弯腰去拾取一般。

  并且还将手中没有燃尽的烟头,往身后的出入口扔去。

  啪

  一点火光在空中划过弧线,精准的落在地底下那早已铺好的汽油上。

  毁尸灭迹,是一个杀手的基本准则。

  没过多久,轰隆一声乍起,冲天的火光和爆炸声,直接将旁边的少女吓的一颤,连忙往许纤纤的身边跑去,以此来获得莫名的安全感。

  其实爆炸是从内而外,从地下往地表,根本就没有波及到她们,但声势却十分的骇人。

  许纤纤没有理会少女的靠近,只是自顾自的往前走着,她身材高挑,外表冷艳,本是不可多得的美人,但其气质冰寒如霜,一脸生人勿近的模样。

  不过她身旁的少女名叫洛映雪,是与她协作了六七年的老搭档,并没有受到这种冰霜气质的影响。

  洛映雪此时笑嘻嘻的跟在许纤纤身后,拿着老旧的翻盖机看着屏幕里的信息,有些兴奋的说道:“这次任务圆满完成,我们能够去度假了...我准备去巴黎转转,上次看中的几款爱马仕限量版包包,我早就想买...”

  许纤纤继续走着,没有理会身后少女的喋喋不休,但她即将走到路口前方时,却突地停了下来。

  背后的洛映月“砰”的一下撞到她的背,不由捂着通红的小鼻子,不满的嘟囔道:“干嘛走一半就停下呀?当地警方估计快要赶来了,我们得早点离开,免得惹祸上身,后患无穷……”

  爆炸引起的冲天火光,周围数百米都清晰可见,远处还有汽车没有休止的鸣笛声,可以预见到很快就会有大批量的警力将此地包围。

  “是谁?”

  许纤纤没有理会洛映月的抱怨,而是往阴暗的角落里一扫,目光竟然明亮一片,犹如耀斑,照耀的整个小巷猛地一亮。

  虚室生白。

  这并非幻象或者障眼法,而是极高的精神境界所致。

  很多外行将这种情况理解为虚室生电,实际上这并非前人创造,而是后人加以编辑,古人只言过虚室生白,最早出自于庄子人间世,与虚室生电只有一字之差,但本质却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虚室生白并不局限于武学境界,更是一种涵盖万物的精神境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精神清澈明朗,心无任何杂念,格物自知,道理自生,智慧常驻。

  于空虚无垠的内心中,迸发出智慧的火花。

  这目光并非武学强大导致的电光,而是智慧之光,而目是心灵之窗,链接内心与外界的最大桥梁,而智慧之光就是从这窗户、这桥梁之中迸射出来。

  所以才导致了小巷内被瞬间照亮的情况。

  即使是黑暗,也无法遮蔽智慧的火光。

  “虚室生白,明心见性,智慧自生...”被目光所照耀的角落位置,一个黑色人影缓缓显出了身形,一个穿着劲装的中年男子,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许纤纤,你果是得了空净大师的真传,虽说现在天意变化,武道之力复苏,但不过区区数年时间,精神境界就已经堪破先天之道,可惜你已堕入魔道,弑师杀兄,因果纠缠,肉身难以突破至真正先天。”

  天意自五年前已有变化,气感复苏,大批曾经被局限于方寸间的武道家们纷纷突破。

  见到有外人出现,许纤纤身后的洛映雪吓了一跳,连忙捂住喋喋不休的嘴,识趣的往后悄咪咪的退去。

  这中年男子看上去就不是好惹的,她可没必要呆在这里当累赘。

  “因果业报,只是佛门说法,我并不信这些。”许纤纤没有在意洛映雪的小动作,而是看着这个中年男子,也不急着动手,只是缓缓说道:“我之道,在于以杀截道,因可杀之,果可杀之,业报可杀之,世间万物,无物不可杀。”

  “肉身是囚牢,精神是枷锁,我杀他们,是给他们从囚牢枷锁中解脱,这是一大幸事。”

  她微微吐了口气,气息在空气中并不散开,而是凝聚成一朵莲花,栩栩如生。

  舌绽莲花。

  只有凝聚道意的先天境界,才能展现的力量,这同样说明许纤纤的道路坚不可摧,没有丝毫动摇。

  “既是如此,你何不自杀,从这囚牢枷锁中解脱,岂不美哉?”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即使是心灵强大如他,也依然被这丧心病狂的话语微震到。

  他见过不少堕入魔道的武者,但至少还保留着人性,不论是恶念还是善念,都是人的一部分精神体现。

  但面前这个冷艳御姐口中,说着如此残忍血腥的话语,但目光却是清澈如许,不见丝毫黑暗污秽,反而一片赤诚,夺夺耀目,这是毫无保留的赤诚之心。

  赤诚之心,即出生婴儿般晶莹剔透的内心,毫无保留,不带任何邪恶。

  但也没有任何善念。

  无善无恶,一视同仁。

  “释门尚且有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更何况是我呢?我甘愿栖身于囚牢,披于铁链枷锁,解救被困锁在牢笼的世人。”

  许纤纤说话之间,露出几分悲悯之色,如玉手指翩翩而出,居然有两把锋利匕首从袖底探出,直直的往中年男子刺去。

  “你也一样,困于这囚牢枷锁之中,就请引颈就戮,从这肉身中脱离出去吧!”

  悍然动手,但却并非雷霆一击。

  而仿佛是春雨绵绵,润物细无声,她脚步如莲,身姿如幽魂,在夜色下近乎化作了一体。

  “狂妄!就你也配自比地藏菩萨?我钱无先今天就替空净大师,报这杀身弑师之仇。”

  中年男子冷冷一笑,他一身武道早已臻至化境,再进一步就是由后天返先天,凝练丹气,光澄澄,黄烁烁,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论精神境界,他不如许纤纤,但论起武道杀伐,却是不遑多让。

  他面对春雨绵绵般阴毒的刺杀,只是怒目圆瞪,作金刚像,深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猛地一吐:“吼!”

  这就是作狮子吼,清啸之下,犹如迅雷疾泻声闻数里,令敌肝胆俱裂,心惊胆战,震慑人心。狮子能够威服众兽一般,而菩萨则能够调伏一切众生。

  在狮子吼的冲击下,许纤纤的刺杀猛地一顿,两把锋利匕首化作的雨花四溅而散,落在钱无先身上星星点点,居然只破了一些衣角,并未真正落在对方身上。

  冷艳御姐攻势受阻,钱无先立马就抓住这个破绽,一把精铁大刀不知从哪里拔出,直接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刀出,在夜色里划过一道明亮的弧线。

  刀气四溢,到处尽是寒霜,这九环大刀沉重犹如一座大鼎,砸的空气中嗡嗡作响,声声闷雷在大刀中滚滚而出。

  鼎乃天下重器,上承天命,下承国运,横扫天下,则为定鼎。而这蓄势一刀,就有着扫清八荒,定鼎一切,镇压邪魔之势。

  “定鼎中原!”

  钱无先竟然要以无匹之巨力,生生将面前这个魔道武者镇死在刀下。

  而许纤纤面对这定鼎一刀,在这生死危机之前,神色丝毫不见慌张,体内骨骼猛地收缩,身子突然一矮,变得极为纤细起来,在无匹的刀光下犹如纤纤柳絮,无根之浮萍。

  刀劈了下来,却并没有劈到许纤纤身上,相反在即将落下之前,猛烈的刀风,居然反向将犹如无根浮萍般的许纤纤吹走,仿佛她整个人没有丝毫重量一般,无处着力,无处下手。

  对于钱无先而言,就好比全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拳未至,棉花却被拳风吹飞,这是对感官极为恶劣的感受。

  横扫天下,定鼎中原,自然是定在大地之上,但地上空无一物,只有无根浮萍飘扬,这鼎同样就落在了空处。

  对方的无根浮萍中,还带着强烈的精神冲击。对方武道同样只是化境,未到先天,但其精神却已提前进入先天之境,能趋吉避凶,化险为夷,甚至反过来对他造成精神影响。

  钱无先强压下这种精神,他早有准备,刀在落下瞬间后,又顺势变化,这时候刀光变得绵软无力,不复之前无匹重压,但却犹如绳索长鞭,肆意扭曲,试图将那朵飘扬的无根浮萍给纠缠捆住,无法再次飘散。

  “法网恢恢!”

  刀光铺天盖地,犹如天罗地网,全数将许纤纤的身影笼罩进去。

  对于这天罗地网,许纤纤继续后退,身形随之更加缩小,宛若一条细小的游鱼,试图从这天罗地网之中钻出去。

  但刀光更加密集,越发紧缩了起来。

  与此同时,小巷侧边又是一道剑光乍起,转瞬间跨过了十数米的距离,就直接往许纤纤后退的位置刺去。

  快!快!快!

  这一剑玄之又玄,恰到好处,如虚空跃迁,了无痕迹。又如荆轲刺秦,图穷匕见,以己血祭天,不达目的誓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