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二十章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男人的血性!

  不带这样侮辱人的!

  “窦文远,你找死!”大房——不配拥有姓名的庶子提着刀就劈砍了上去,这一刀蓄力十足,竟是照着窦文远的面门劈下去的。

  李晓萱打了个哈欠,“艾玛,可算是打起来了。”不然这俩人磨磨唧唧的,还以为他们有什么“骂死对方”的技能点呢。

  观战了片刻,李晓萱算是看出来了,窦文远这个货色别看还带着伤,可那功夫不知道高明出那个庶子多少,竟然凭借一把匕首在对方身上捅了两个口子。

  也是,本就是嫡庶之分,一个家族对嫡子的培养,又哪里是那些比奴仆的身份也好不了多少的庶出子弟可以比拟的。许多人家里,庶出的给嫡出的当牛做马的也不在少数。

  血腥味儿弥散,让这本就阴沉的夜晚更多了一份肃杀。

  李晓萱眼瞅着窦文远被大房的庶子砍伤了肩膀,却是无动于衷。今天,这是长平侯府大房和二房的战场,她不会插手。顶多,在窦文远被杀了之后替他报仇而已。

  山下火光冲天,显然长平侯府那些人已经点燃了火。

  李晓萱眯着眸子看着山下的火光,眸子里却像是燃烧着一团火,心,却是越来越冷。

  “窦文远,今天不是他死就是你死,你自己选择!”收起一身的慵懒,瞥了一眼已然呈现颓势的大房——不配拥有姓名的庶子,李晓萱飞快的往山下而去。

  那里,还有一堆杂碎等着她收拾呢!

  来的路上,李晓萱并没有弄死所有的死士,想着自家人最终要面对的,李晓萱在每个方向上都留了至少两个杀手,所以这时候山下至少有八个杀手乃至于更多个敌人,也不知道大姐一个人能不能应付的过来。

  不过这种“练兵”的好时刻,李晓萱是不会错过的。

  纵然狠心了一些,可谁不是在这种历练里成长起来的呢。今儿大哥和二牛叔他们的受伤让她知道,她的个人能力终究有限,只有让每个人都武装起来,才能更好的应付未来的艰难险阻。

  好在上官双锁也在,还有二牛婶子,虽然不知道这两位战斗力如何,可是有一清道长在,李晓萱并不担心他们的安全。

  只是看着山下火光冲天,李晓萱依旧担心那个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小家。若是真的被这帮杂碎一把火烧光了.......嗯,那就再建一个更大、更好、更阔气的新家。

  不过这笔账她会记住的,回头在京都也放上一把火,想来也能为京都的夜晚多一个点缀。

  这样想着,就听到后山上一声惨叫,听着不像是窦文远的,李晓萱轻笑一声,突然高声道:“把尸体拖下来!”说话的功夫空间里收起来的杀手被她一路抛出,一个个都是一刀毙命,死的不能再死的那种。

  再一次手刃敌人,李晓萱的眸子里一片平静。

  而与妹妹李晓萱的信手拈来不同,李晓竹手里拎着一把柴刀,费尽了力气劈砍倒一个黑衣人的时候,满头满脸的鲜血,让小姑娘在火光的映衬下竟是一脸骇然,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夜叉!

  第一次杀人的滋味儿不好受,李晓竹拄着砍刀跪在地上一顿干呕,把晚上吃的面条都吐出来了。

  身边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李晓竹绷紧的神经瞬间提起来,下意识的挥舞着砍刀,却在看清来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止住柴刀,小姑娘骇的脸色愈发的可怕,顿时尖叫了一声“啊.......”。

  来人:“........”女人怎么这么可怕啊?

  艾玛,这晓竹丫头看着年纪不大,嗓门也忒高了些,耳朵都要吼聋了!

  “是我,晓竹丫头。”来人只一只手擎住了她的手腕,哪怕后发先至,也是未曾伤了彼此分毫,只这一份手段,就让李晓竹暗暗心惊。

  不曾想,大柳树屯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高手。“怎么是您?”看着眼前这人,小姑娘一直紧绷的神经放开,突然嚎啕大哭!

  来人一下慌了,有些笨拙的哄着。“丫头,别怕,别怕哈!”

  没有嫌弃李晓竹满头满脸的鲜血,来人一手拎着铁锤,一手拍着李晓竹的肩膀。“别怕别怕,就跟杀猪杀鸡是一样的,别怕哈。那个你也是的,咱们大柳树屯的男人还没死光呢,用不着你一个姑娘家拼命!”

  说话的功夫,另一个角落里也有兵器碰撞的声音,来人舞动着手里的铁锤没好气道:“老大你是废物吗,赶紧给我干他丫的!”

  李晓竹“.......”怎么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呢?

  来人迎上小姑娘的目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那个,晓竹丫头啊,别怕别怕啊,我告诉你啊,这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多杀几次就习惯了。”这凡事都有第一次,想当初他第一次跟着父亲杀人,也是吓得险些尿了裤子。

  李晓竹“.......”确定这是安慰人的话吗?

  眼瞅着小姑娘又要哭了,来人忙道:“真的,我不骗你,我家老大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都吓尿了。”小姑娘吓成这样也是他没想到的,想当初李良轩的媳妇没了,这姑娘都没哭的这么惨,却没想到第一次杀人竟然吓成这样。啧啧,果然姑娘家家的还是娇滴滴的,不像是儿子抗祸害。

  李晓竹“.......”您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你家老大?

  “啊.......我杀了你们!”

  正当李晓竹缓和情绪的时候,墙头的另一边,弟弟李晓枫的声音透着一股子凶残,吓得她脸色瞬间惨白。“晓枫!”提着砍刀就冲了出去。

  而此时褚元白的院子里,李晓枫手握着

  老刘大伯挠挠头,“这孩子胆子咋这么大呢。”他显然也听出了李晓枫的声音,也是骇了一跳。

  而另外几个方向同时响起了喊叫,李晓竹甚至听到了李恩铭的声音,“大柳树屯的老少爷们,给我杀,宰了这帮王八犊子,真当咱们大柳树屯没有男人了!”

  而其他方向同时响起了声音,“那还用你说?”

  “不是,这帮子人不是说都是杀手吗,咋这么完犊子呢,这咋就来了这么几个人,我这边这个完犊子了。”

  “我说大牛叔你行不行啊,你那个咋还没撂倒!”

  几乎每个方向都响起了说话的声音,战斗很快进入了尾声。李晓萱早早的就到了,暗中守在自家小哥哥身边,是眼瞅着小少年先是躲在角落里,最后一击毙命的。她甚至看到了自家小哥哥脸上的泪水,却始终躲着没有出去。

  “小哥!”https://wap.kanshushi.com/

  小五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跑出来了,小家伙手里握着一把剪刀,看着火光映衬下满身鲜血的小哥哥和脚下那个死的已经不能再死的杀手,小家伙“哇”的一声哭了,“小哥哥你疼不疼啊呜呜呜......”小家伙一头撞过去,险些没把李晓枫撞倒了。https://wap.kanshushi.com/

  小少年刚刚杀了一个人,那种恐惧和紧张劲儿还没过去,就被弟弟突如其来的打断了情绪。

  “你咋出来了?不是让你跟褚先生躲在地窖里吗?”他搂着弟弟,狠狠的甩了他两巴掌,“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一抬头看到门口站着的褚元白手里也是提着菜刀,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在心头弥漫。

  “先生.......”小少年瘪着嘴儿,被踉踉跄跄跑过来的褚元白紧紧的搂住了。

  “你啊你啊,你要吓死我了。”褚元白死死地搂着两个孩子,浑身都在颤抖。“你胆子咋就这么大呢,还敢出来杀人,你要是有个好歹,让我这个当先生的咋整啊?”狠狠的甩了几个巴掌在李晓枫的屁股上,褚元白那真是下足了力气。

  李晓枫疼的龇牙咧嘴的,可这种疼痛,却瞬间取代了之前那种不真实的恍惚,让他知道,自己还是活着的。“先生我错了,你罚我吧。”李晓枫死死的抱紧了褚元白,仿佛最后的依靠,直到这会儿,小正太才想起来害怕。

  “那还用你说?”褚元白恶狠狠的,却愈发搂紧了两个孩子。

  “我这边的王八羔子死了,特么的,刘家大小子你不讲究啊,明明是我先看到的,你咋一锤子给砸死了?这算谁的?”

  “少整那些没用的,人是我打死的,有本事你再去杀。”

  “我特么的倒是想呢,这上哪儿找杀手去?特么的,不是说都是杀手吗,这特么哪儿过来的,一群娘们唧唧的玩意儿!”

  “我这边宰了一个,好家伙,晓枫这小子竟然也宰了一个,果然虎父无犬子,好样的!”

  “张老三你个完犊子玩意儿,西边不是你负责吗,让你保护好褚先生,你特么的咋让晓枫那小犊子把人宰了?你个废物玩意儿,是不是力气都用在娘们肚皮上了。”

  “张老三向来怕媳妇,你还说啥?”

  “少特么扯犊子,我刚看到人,晓枫这小子就冲上去把人宰了,赖我啊?”骂骂咧咧的,众人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发泄着心头的恐惧。

  四面八方都是大柳树屯男人的声音,那种劫后余生的情绪,让褚元白也湿润了双眼。

  这一夜,终究是不平静的。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