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问道红尘txt > 问道红尘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李家姑侄

《问道红尘》 第七百七十九章 李家姑侄

  ,!

  遥远的龙渊城。

  李无仙在皇座上大发雷霆,一叠奏折被她劈头盖脸地砸在地砖上,散落一地:“都给朕滚!朕要不要嫁人是自己的私事,干卿底事?”

  下面哗啦啦跪倒了一地的官员:“陛下,此乃国事!”

  国本问题,确实是国事,不是私事。李无仙历年来凡事都给人英明无比雄才伟略的印象,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在这件事上就是执拗,谁劝都不听。

  国师灵虚替她洗地,说是陛下自己太过优秀,根本看不上世间男子。

  群臣表示理解,然而理解没有意义,没人让你找个看得上的举案齐眉,你就是大开后宫广纳男妾也可以啊,要的只不过是留个龙种,要爱情干嘛?

  “国事?”李无仙在皇座上冷笑:“还不是一个个都馋朕身子,都下贱!”

  “不能这么说啊陛下……”好几个重臣欲言又止,心里都在说你完全可以玩上位,钢丝球鬃毛刷爱怎么玩怎么玩,谁馋谁呢……但这话怎么公然在朝堂说?

  陛下自己发脾气乱说就算了,大臣要体面的……

  人们心中蛋疼无比。以前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女皇,别人都是养男妃自己爽,和那些身强力壮的小奶狗玩起来不要太滋润……不知道为什么唯独这个看似威权极重的陛下,却会有一种是她自己吃亏被曰的念头?这就不该是她看待事物的角度嘛。

  这种念头根植的话,就真的很难劝的,天下谁有资格征伐她啊!

  就算有人飘了觉得自己有资格,也不敢说出口啊,去年有一个胆肥的,现在还在天牢里天天被鬃毛刷子搓着呢,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罪名很是微妙,叫做“意欲行刺”……

  嗯,好像说来没错。

  这种罪名一出,谁玩得起啊!这么一玩,天下皆有罪啊陛下……

  话说回来,这个陛下是真的漂亮,也怪不得她。

  说是快十九,其实在十六那年她突破了腾云,从此岁月凝固,怎么看都是十六岁的美少女。本来就长得七八分像她皇姑,十足的美人胚子,如今英气贵气仙气,各种气质加成在一起,实在馋人。

  那凤目一瞪,下面跪倒的人也不知道有几分是怕的,几分是酥的。

  “所谓国事,无非江山承续。”李无仙冷笑道:“然而朕修道有成,不说千秋万载,也有数百年之寿,这时候急着要什么后代来承续?你们是读死书把脑子读坏了呢,还是那些万岁万岁都只是口头敷衍,内心根本嗤之以鼻,都想朕去死?”

  这话说得可就重了,之前几次君臣争议都还没放出这样的重话,群臣大汗淋漓不敢再说,纷纷叩首:“臣死罪。”

  “知道死罪就好,且寄下尔等项上人头,退朝!”

  李无仙拂袖而去,群臣面面相觑,不管是什么派系平时斗得你死我活的,这回都是同病相怜的的无语表情。在这件事上,群臣基本是共识。

  这与她能活几岁没啥关系,大家也不是读死书……历朝历代没有真正修道有成的皇帝,没有人敢肯定这事到底会往什么方向发展,如果修道根本就是一场骗局不可能活那么长怎么办?又或者修到了一定程度学你传说中南离先祖那样飘然离去了又怎么办?

  这谁心里都没个底,如何安心得下?

  陛下心里应该是犹如明镜的,之前争议起码理解大家的想法,可这几次是越来越凶,这回索性连这种重话都放出来了……

  可能是烦了吧……据说她最近在宫内脾气也不太好……

  是不是该搁置一段时间再说……说不定等她再大一点,自己都想男人了呢?

  那边李无仙回到宫中,还在发脾气砸东西:“一群什么玩意,也不照照镜子!”

  太监宫女们噤若寒蝉,看着陛下抓狂,不敢说话。

  最近她的脾气确实不好,近侍们都知道陛下近期夜里常发梦魇,被折腾得索性都好久没睡觉了。仙家之事,太医什么的显然看不出子丑寅卯,就连国师灵虚都看不出端倪。

  大家还不敢轻易外传,否则一旦被外臣知道龙体染恙,那“定国本”之议就更是要闹大了,恶性循环。可想而知谁外传出去就死定了,哪个内侍和外臣有哪些瓜葛,陛下心里亮堂着呢。

  “陛下。”就在李无仙乱砸东西的时候,外面有太监战战兢兢地禀告:“昭阳王来了。”

  昭阳王,是李青君的封号,本来是一长串的啥啥啥皇太姑,李青君嫌难听,最终就叫昭阳王。

  李无仙立刻收起了抓狂模样,敛容干咳:“还不请皇姑进来……”

  李青君踏入殿中,看了看满地垃圾堆一样的场面,叹气道:“何苦如此。大臣们的忧虑也不是没有他们的道理,你以前还敷衍着,如今怎么连面上功夫都不讲了……”

  关于这件事,李无仙敢对天下任何人发飙,也不敢对姑姑发,相反,看见姑姑她就心虚得想抱头。

  她当然看不上天下俊杰,因为她心中住着姑父呢,这要被姑姑知道了,打死都是轻的。姑姑可不会管你什么劳什子人皇,老娘当年浴血救你,是为了让你绿我的?

  李无仙小心翼翼道:“那个,姑姑你知道的,我们修道之人,都到腾云境界了,清心寡欲,哪有那种念头……”

  李青君面无表情。

  别家之道或许清心寡欲,可你学的谁家功法啊,造化金章嘛,姑姑还能没见过不成?你们这一脉的道,真能清心寡欲就见鬼了,你这话能蒙灵虚,怎么蒙得了姑姑?

  李无仙知道蒙不过去,索性梗着脖子,强行道:“姑姑可别吃不住那些人轮番上门狂轰滥炸,来逼婚侄女,做那反派之事啊……”

  李青君没好气道:“让你自己挑选一个如意郎君传宗接代稳固人心,怎么就成反派之事了,姑姑难道还逼你嫁谁了么?你不喜欢的,姑姑也不可能强求啊。”

  “所以我就是一个都不喜欢嘛。”李无仙撒娇道:“反正我们寿命悠长,我答应姑姑,不会随便撂挑子跑路,总可以了吧?”

  李无仙知道姑姑也是为了社稷责任感,怕江山动荡,只要自己做出这种保证那就好了七八分。至于别人心中不安,那就真没办法……

  果然她这么保证了,李青君微微摇头,并不想强行逼迫侄女,人家是天下主,自有主张,自己这个已经修仙避世之人又何必掺和天家事?

  她也就没去强求这事,反而关心道:“你最近是不是修行出了岔子?”

  李无仙神色微变:“谁在嚼舌?”

  李青君冷笑:“姑姑虽是个纯武修,不通道法,可怎么也是个归腑圆满,真能看不出你心悸魂驰,气血不宁?你连这都想瞒我?”

  李无仙赔笑不答。

  “算了。”李青君叹了口气:“我去了趟万道仙宫,请来了仙宫医宗之主西陵子,让他替你诊断一二。”

  李无仙有些犹豫:“虽然仙宫是很亲啦,可从未闻万道仙宫医道名声,好像不太行啊?”

  “这医宗西陵子,乃是你师父当初建立仙宫战堂之初,带起来的嫡……”

  李无仙转向周围太监:“还愣着干什么,快请人进来!”

  李青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