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历史军事 > 我是大圣师txt > 我是大圣师 > 第201 虎吃狼

《我是大圣师》 第201 虎吃狼

  刘四根家地不少,许多却是来路不明的,如一文钱未给,侵吞了梁老实、刘昌隆家的地,有的地也被他换掉了,最后肯定要清算的。还有的是借助高利贷兼并来的耕地,有的是恐骗恫吓之下用低价买来的地。

  但因为畏惧刘四根,村里暂时没有人敢上告,一旦判决下来,知道刘四根家肯定不行了,必然会有不少村民联手上告,这些地依然保不住。刘四根家将地卖给了刘昌郝,现在村里谁会找刘昌郝的麻烦?

  以刘四根的智慧,自然能看出刘昌郝想继续兼并,于是准备将地卖给刘昌郝。

  “韦二哥子,刘四根是很聪明,然你高估了胥吏的胆量与他们见风使舵的能力。”

  胥吏是很贪婪,然而刘四根的案子不仅是尉氏审问,开封府也在关注,当真要钱不要命?

  “为何他家会卖地?”

  “你明天去县城找孔押司问一问。”

  刘四根家想卖地,刘昌郝确实想买地,但不弄清楚了,刘昌郝也不敢随便买。

  第二天韦小二骑马去了县城。

  故去年曹录事用了小手段,导致刘家中了保马法的招,孔押司很惭愧,也很恼怒,刘昌郝却一直不认为是累赘,刘家真的需要两三匹马。

  下午时,孔押司居然亲自来了。

  他说出真正的原因。

  刘四根想卖地,并不是胥吏勒索,而是曹家。刘昌郝在尉氏医馆躺了五天多时间,陈石二人审了五天多案子,也就要将主要的口供抓住,扫尾工程交给了魏知县。当然,名义是扫尾工程,实际更繁琐,所需时间也更长。不过陈石二人在审理花谷久相关案子的时候,大约有感尉氏乡绅居然敢控制朝廷命官,心中颇有些不平,其他大户未动,但顺手拿曹家开了刀。

  他们是什样的官职,虽是顺手,曹家也惨掉了,三四个人进了大牢,许多产业受损甚至被查封。反正曹家最少折了三分之一的家产,两人回去,曹家大怒,将怒火发泄到了刘四根身上,以为是受刘四根的牵连,曹家才受了池鱼之殃。曹大郎跑到牢房里,让刘四根赔偿他家的损失。

  刘四根未答应,曹大郎运作一番,牢头将刘四根与他几个儿子分别与花家的人关在一间牢房里,花家更痛恨刘四根,打得死去活来。关键他家的案子已经清楚明了,魏知县也不提审,好了,在昏天黑地的牢房里,什么也不能说。

  到了这地步,刘四根也不是以前的刘四根,精神气萎靡不振,最终屈服,似乎他家已经运了几百贯钱补偿了曹家,但曹家损失何止是几百贯,继续逼,大约因此有了卖地一事。

  “买是能买的,然他家的地颇有些麻烦,且你为何买如此多的耕地?”

  “孔押司,由于山林破坏,水土恶化,山溪越来越小,有山塘,无水源,山塘有何用?故我打算将西边诸荒山一起买下来植花木,包括棘岭寨、牛岭寨所有的山林与滩田,黑潭村北边的山丘,伏沟村、朱庄、虎山寨东边的山丘一起买下来,这样,才能护住大棘溪与野狐溪的水土,然想将这些山买下来,一是需要买山钱,二是苗钱,三是建设成本,四也须所托底田。”

  托底田,孔押司是懂的,就如刘家原来的情况,因为坡地下面皆是刘昌郝家的地,便轻松地占有了坡地与四座土山,若是这样,不管占有多少亩耕地,必须从刘家眼下的耕地开始,一直到东南边紫峰口所有临近坡地下面的丁等地,一起圈占下来。

  刘昌郝继续说下去:“此外,托底田虽是很差的丁等地,或丙等地,然只要舍得投入,再将坡地平整,以后依然可以种植,山很难获利,这些托底田才是真正获利的耕地,不然养不起那么多客户。”

  也不是如此,若真的占有了万亩面积……那怕是山,终不是真正的山,只是一个个小山岗子,又全部载了花木,随着技术的解锁,还有一样能获利的东西。

  当然,那比较遥远了,首先得将万亩锦锈的任务完成出来。

  “这得需要多少钱帛啊。”

  “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三年,五六年时间应足矣。”

  “然他家的耕地有些纠结。”

  “主要是梁老实与刘昌隆两家的地,其他人家,或低价强买,或高利贷强买,皆算是搭成了交易,与我无关了。况且从明年起,刘梁村需要的不是多少耕地,而是肥料,肥料跟上来,那怕几亩地,也有不菲的收益。”

  “其他人家种,亦有五百两?”

  “肥料跟上来,四五百两是有的,然,它终是棉花,非是木绵,我估计着,才开始一两可能会有二三十文钱,随后会渐渐下降,一旦正式向全国推广,甚至迅速降到三四文钱。然整个北方皆严重缺少过冬衣被,在这十几年内,三四文钱会是底线。”

  “那也是好的。”

  “当然。”刘昌郝自得地说。

  若是三四文钱一两,一亩地仍有两贯多毛收入。

  但换成棉被,被罩若只是简单的麻布,一床大被子只需一贯钱,对比一下毡毯的价格,多数人家皆能用得起。但现在只是估计,还要看真正的产量如何。如果像另个时空他家的棉花,每亩产量达到了近六百斤,几乎能得两百余斤皮棉,或者折成宋亩几达两千五百两,整个市场供大于求,十几年后可能会跌到三四文钱一宋斤!

  这样算,未必需要细绒棉。刘昌郝想细绒棉,实际细绒棉虽产量更高,出皮棉率也高,绵纤维更好,然细绒棉更娇贵,在宋朝便种植之,种植时会发生很多的问题。

  那个在墨西哥高原上,暂时的,刘昌郝也未想得到。

  不是阴谋诡计,为什么不买,天授不取,反受其咎!但也不是随便买的,他将梁老实的儿子梁得平,以及刘昌隆父亲刘明移叫来。两人来到房间,卟通跪下。

  “得平,明移,你们莫跪,”谢四娘说。

  “起来吧,然你们终须谢我的,”刘昌郝指了指屁股说,离好,还早着呢,并且有的地方开始发炎长脓,天又热,糟不糟心?

  两人千恩万谢。

  “你们打算以后怎么办?”

  眼下,两家子皆从京城找了回来,县里也需要他们的口供。梁得平还好一点,有房子在,刘明移带着孙子只好住在他一个堂兄家。梁得平小心地说:“昌郝,正想问你,能不能要回我家的地?”

  “我到有一个想法,你们不如来我家,做我家的客户。”

  “客户?”

  “做我家的客户收入也不低,”刘昌郝说了基本的钱粮,又说:“还会替你们盖房子,以及若干奖励,如去年年底鞭炮结束,每户发了十贯钱,两匹彩绢,二十四个有功的人,分别发了三到五贯钱。甜瓜结束后,每户发了两十贯钱,两匹彩绢,二十几个表现好的又分别发了六到十贯钱。刘叔父情况是例外,亦能获得一半奖励。”

  论收入,肯定做刘家的客户更多。

  不过有的人或者以为做客户不自由,那也不好强劝。

  “会有这么多?”

  不是多,是必须有这么多,不然有的客户心里还会有些不平,主要甜瓜太暴利了。实际两家子回来两眼茫然,还担心刘四根以后会报复,就是开封府出面,能不能将父子五个全部处死。

  还有呢,刘四根孙辈也冒出来了,除了大娃外,还有四个孙子,三个孙女。故两家的想法,准备将地要回来,再租出去,还是回京城,不过京城也不是好混的,特别他们见识少,这几年过的很艰难,但地要回来了,能可进可退。

  梁得平说:“昌郝,你家不少人了。”

  “未来需要的人更多。”刘昌郝说,一旦万亩吃了下来,棘岭寨与牛岭寨两个村子的人都不够,仍要请许多人:“你们也不要担心未来,花圃里的花苗皆是牡丹花,仅此,未来便能将你们所有人养活起来。”

  “那我们的地……”

  “我买下来,半水田每亩五贯,甲等地四贯,余下是三贯两贯一贯。”

  刘明移今年也不过四十几岁,出事时他才四十出头,不然刘四根婆娘也不会诬告他与儿媳妇有一腿,他不是嫌价低,更不能与刘昌郝以前买地相比,实际与外面地价相比,已经很高了,他说:“然地还在刘四根家手里。”

  “那与你们无关。”

  两人立即同意,刘昌郝立即将刘昌来叫来做保人,即签契约,也立即付地钱,然后让他们上山滩库房里住,并且立即给他们盖房子。刘昌郝又将刘仲臣婆娘叫来,问:“你欲卖地,卖多少,价几何?”

  “你说几何?”

  外面是什么价,刘昌郝是什么价,刘仲臣婆娘不乐意,不乐意就算了,但得将梁老实与刘昌隆家的地交出来。刘仲臣婆娘只好去县城,刘四根在牢房里被花家的人打惨了,说立即卖,刘仲臣婆娘这才卖地。但她还将桑园子与近五十亩半水田留了下来,几乎是刘四根家耕地的精华所在。刘昌郝也不管,据孔押司的说法,刘仲高与刘仲平必死无疑。

  刘四根夫妇虽不判死刑,亦会刺配沙门岛或通州岛,多半能活着进去,抬着出来。顶多刘仲臣、刘仲良能保住一条性命,刘家肯定是完了。这还要看决利早与晚,若判得晚,未等刘四根他们刺配,刘家也会被曹家将地皮都给搜刮走。

  两家玩的是凶虎吃恶狼的游戏,不值得同情,真正惨掉的可能是刘四根嫁给曹家的那个女儿。但也不值得同情,这个小妇人同样是一个狠辣的角色。

  拿到白契后,刘昌郝未换朱契,而是持着白契开始换田。一亩半水田换四亩丁等地,三亩丙等地,甲等地换两亩丁等地,一亩半丙等地,乙等地换一亩丁等地,七分丙等地,丙等地对换半亩丁等地。

  亏了很多,然为了将坡地边所有丁等地与少量丙等地拿下来,只好付出一些牺牲。而且以地换地,也比强行买会更容易。

  有不少人家换了,但有一些人家犹豫不决,且问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你家将河西所有坡地下面的丁等地换走,会不会将大棘溪与野狐溪一起堵上?